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057 四年(求订阅)
    石室之中,闷雷滚动。

    孙恒脚踏大地,身着重达四百斤的重玄宝衣,双手握拳,抖肩下劈。

    狂风呼啸而至,被重拳裹挟,如同巨锤一般,朝着下方的青石地面砸落。

    侧身、拧胯,变拳为掌,掌风呼啸,似巨浪般排山倒海涌来,把远在十余米开外的火把都压倒了下去。

    这是一处巨大的石室,长宽都足有十丈!

    偌大的石室之中,只有烛火燃烧,孙恒一人立在其中,本应显的宽敞辽阔才对。

    而事实却非如此!

    身材修长,不显太过魁梧的孙恒立于石室之内,却如一位擎天立地的巨人一般,一举一动,都让着庞大的石室发出细微的轻颤。

    场中的他,动作缓慢,但举手投足,却仿佛带动了一座大山。

    脚一跺,大地轰隆隆作响。

    手一抖,狂风闷雷般呼啸。

    他的身影,似乎压倒了这巨大的石室,身躯一挺,就如一座山峰拔地而起,高耸入云,气势遮蔽了天日。

    单手下压,宛如苍穹垂落,遍布整个石室的几十把火把,齐齐低头。

    下落的掌劲惊天憾地,至刚至阳,但随着他手腕的一抖,却化作绕指轻柔,舒缓无比的朝着四周散去。

    而那下压的火焰,也随之扭动变形,如螺旋、如利箭,不一而足。

    孙恒的一举一动,都带动了整个房间里的气流,无形的力道,随着他的动作,弥漫整个石室。

    如若有精通拳法之人看到此幕,定然会惊恐欲绝。

    这是把武技炼入骨髓,意境融入拳法,劲力通玄入化的至高境界!

    把拳法练到如此境界,已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即使再普普通通的拳法,在他手中,也能拥有超凡脱俗之力!

    武者常言的劲力入微,已是化作等闲,举手投足之间,再无破绽!

    “嗡……”

    不知何时,石室角落里的云龙宝刀开始轻微颤抖。

    刀身碰撞青石,发出细碎的声响。

    “彭!”

    场中的孙恒脚下一踏,单手变爪,陡然一伸。

    “刀来!”

    “唰!”

    云龙宝刀凭空跃起,化作一道直线,笔直投入到孙恒的掌中。

    “铮……”

    长刀入手,轻声震颤,铮鸣不绝,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叮……”

    一声轻响,长刀碰触虚空。

    场中慢悠悠晃动的身影陡然一晃,原地残影留存,而孙恒已是来到三丈开外!

    身影接连闪动,刚才还气吞山河之势的他,仿佛化作一道魅影。

    身法变换,无声无息,兔起鹘落,迅疾不可捉摸,重达数百斤的重玄宝衣,在此时似乎也跟没了重量一般。

    长刀舞动,寒光闪烁,初而还能看到一些人影,以后越舞越急,只见寒光一片,刀光满场,人影俱无。

    刀影如瑞雪,在石室之中来回翻滚,光影越来越快,最后更是在四周带出丝丝缕缕的白色线条。

    那是裹挟的劲风凝聚而出的风线。

    非是实物,却一样可以削铁断金!

    随着长刀舞动的越来越急,那风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最终宛如丝柳一般,绕着那刀光来回舞动。

    “嘶嘶……”

    风声奇异,没有刚才的巨浪滚滚,但风线所过之处,坚硬的青石地面当即就被划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轰……”

    某一刻,场中刀影一顿,一道白光疾如流星般射向数丈开外。

    其速之快,待它停留之后,还有残影驻留虚空之中。

    “刺啦……”

    刺耳的声音在石室内响起,长刀距离石壁足有丈许,却有一道深深的刀痕铭刻其上,深达数尺!

    迎风一刀斩!

    “呼……”

    宛如清风吹动,长刀刀光连闪。

    那刀光,劈落残风,瞬间连闪,无数道刀痕已经密密麻麻浮现在数丈宽的石壁之上。

    刀痕,不可记数!

    追风乱舞!

    “叮……”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轻响,孙恒身躯一动,手中长刀突兀消失不见。

    只有七道寒芒一闪而逝。

    远在丈许开外的一处烛火陡然一滞,火焰停止晃动。

    “彭!”

    一声爆响,那火把当场爆裂开来。

    逆风七杀式!

    收起长刀,孙恒长长吐气,浑身上下那凌厉刀意,也尽数收敛不见,一双眸子,也渐化淡然,仿佛刚才那憾天之势、斩风之威,只是一场幻觉。

    四年!

    如今的孙恒已经年满二十。

    身量又略微长高了一些,皮肤因功法之故,变得微黄,透着股古拙之意。

    下巴上有了些胡须,面貌也不在青涩,只有眼神还与四年前一样,不改初衷。

    四年来,他多方收拢,遍观流传于陈郡的各种炼体武技。

    拳掌腿肘、刀枪剑戟、斧钺刀叉,不论武学品阶高低,只要能够得到的,他都会在身上一一演练。

    无与伦比的肉身天赋,高深的武学修养,让他能在一日之间把武技修炼纯熟,七日之内融入骨髓。

    上百武技,各种功法,孙恒日日演练,一日不休,希冀着从中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不知何时,孙恒习练拳法之时,突然心头一动,各种功法瞬间融会贯通,往昔所学就如潺潺流水一般,尽数融入肉身。

    自那日以后,他的拳掌变化,再上一层楼。

    如今回首去看那些炼体功法,精微处、不协处、破绽所在,一一尽入眼眸,一览无遗!

    万法尽览,劲入通玄!

    自此,孙恒肉身近战,已是踏入无数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

    至于刀法!

    内气感知的迟钝,功法的融会贯通,让孙恒走出了一个与他人截然不同的道路。

    前世的一句话浮现脑海。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无快不破!

    既然自己在外无法做到内气外放的各种精微变化,何不只追求一点?

    那就是快!

    快到让对手反应不及,快到极限,任你劲气百变,我自一刀破之!

    自那以后,斩风十七式被他改成七式,如今,更是只有三式!

    立于石室之中,孙恒缓慢吐息,快速起伏的胸膛,渐渐平复。

    这些年来,他服丹药、练内气、壮身骨,无有一刻松懈。

    在两年前,他就已贯通了十二正经,开始尝试着冲击奇经八脉。

    现今,有着破脉丹之助,他已是打通了两条奇经。

    进阶二流高手境界,内气的总量并未增加多少,而是变得更加的精纯,操纵起来也越发随心所欲。某些强悍的功法,也只有在这等境界,才可施展。

    奇经八脉,每打通一条,孙恒就感觉自己的身躯轻了许多,对外界的感应,也清晰许多。

    似乎,他的肉身正通过这种修行,开始洗去那后天沾染的污浊之气,一步步的朝着先天境界靠近。

    至于肉身,虽然服用了那十粒血髓丹,肉体强度再增一筹,但依旧没能突破到金身功第六层。

    直至他进阶二流,内气变得精纯,金身功借助内气之力,才自然而然的进阶。

    第六层的金身功!

    四年前只有托天力士冯子午达到,而今,则换成了孙恒!

    陈郡之中,单论肉身之强。

    孙恒自认第二,怕是没人敢认第一!

    沉思片刻,孙恒披上衣服,迈动脚步,单手推开了密室石门。

    门外,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自躬身等候。

    看到门扉打开,他急忙殷勤的迎了过来:“孙护法,你出来了。”

    此人名叫任远,身材干瘦,模样尖嘴猴腮,性子圆滑,是位三流顶尖的人物,现今在孙恒手下做事。

    “嗯。”

    孙恒点头,看向对方:“这么早过来,有事?”

    “是英雄宴的事。”

    任远从怀里掏出一张请帖,双手托着呈到孙恒面前:“帮里选了您当第二关的拦关人。”

    “哦!”

    孙恒眼眉一挑:“那库房失窃案,谁负责?”

    如今的他,已经加入三河帮执法堂,而且领了一个最近两年新出的职位。

    护法!

    等阶位于正副堂主之下,一众执事之上,权势极大,也显出三河帮对他的重视。

    任远拱手回道:“失窃案有衙门负责,有了进度会通知咱们的。英雄宴是扬名的好机会,护法可万万不能错过。”

    “嗯,对了,英雄宴三关,我负责第二关,第三关拦关人是谁?”

    “是阮家的冷剑客阮元香小姐。”

    “冷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