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农园医锦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师徒相见
“不是,一言难尽,待会儿再详细跟师父您说。”顾夜没想到能在这场小聚会上遇见师父,高兴地搀着他的胳膊不舍得放开。江中天也过来,毕恭毕敬地喊了声师公。
天哪!江公子的师公……这位老人难道是江大药师的师父,名满天下的药圣?那位高级药师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他干了什么蠢事?竟然奚落药圣一辈子只能是个九级药师?传说中,药圣的制药术,已经达到了宗师水准。他竟然不知死活地嘲笑他……
他能预见到,自己将来的药师之途多么的悲惨。被奚落、被冷遇,被排挤,还要承受药圣一脉的报复。那位高级药师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师父,你欺负人家小药师了?瞧把人给吓的!”顾夜虽然不喜欢这位药师,对他也没多大的恶感。以他这个年纪,就取得九级药师的资格,自傲一些也是难免的。人嘛,人生太过顺利,未必是好事儿!
药圣哼了哼,道:“我一个行将朽木的老头子,哪里敢欺负人家年轻有为的九级药师?说不得,过几年人家就是大药师了,我这个九级药师,还要对他鞠躬行礼呢!”
“不,晚辈不敢!”那位药师哆嗦了一下,忙向前爬了几步,跪在药圣的面前,“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言语上冒犯了前辈。您大人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晚辈这一次吧!”
“我老头子,向来度量狭窄,睚眦必报……”药圣背着手,哼了哼,一副极度不爽的表情。
“前辈,前辈息怒!”黎国药师会的任长老,得到消息后,匆匆从后院休息处赶来。他的年龄,看上去不比药圣小多少,在药师界的地位却差远了。药圣,在药师界的辈分,无人能够超越,其他人都是以晚辈自称的。
任长老来到要生面前,深深地一揖到底,赔罪道:“前辈,我这个徒孙被我惯坏了,冒犯了前辈您,我替他向您赔罪。请您消消火,别气坏了身子。”
“你不是那个黎国的任……任什么来着?”药圣对他隐隐有点印象。三十年前的一次大药会,两人碰过面,药圣曾经指点过他几句呢。
任长老大喜,频频点头道:“对,我就是任长德。三十年前曾蒙前辈指点,受益终生啊!”
“你说你,这么谦逊的一个人,怎么眼光那么差,选了这么个徒孙!”药圣心中的气儿还没平呢,指着地上跪着的那位药师直撇嘴。
顾夜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师父,徒孙不应该是这位前辈的徒弟选的吗?”
“你这丫头,就爱挑为师的刺儿。如果是老头子给你挑个徒弟,你收还是不收?”药圣死鸭子嘴硬地强辩道。
“收啊!当然收!师父您老人家的眼光老好了,要不然怎么会选了大师兄和我做您的徒弟呢?您帮我挑的徒儿,准没错!”顾夜赶紧给师父顺毛。
“这还差不多!”药圣抚着胡子笑。他这一生,只收了俩弟子。这俩弟子都没给丢脸,尤其是这个小徒儿,将来的成就绝对超越他这个老头子。
他穷这一生,只不过摸到了药师宗师的门槛儿。放眼三国,所有的大药师中,就没有能入他眼的一个,包括他自己徒儿。他那个师侄嘛,如果有所奇遇的话,勉强能够够到宗师境界的边儿。
唯独这个便宜小徒弟,他一直看不出她的深浅来。本以为她已经给他够多的惊喜了,可她还能拿出让他更惊讶的东西来。
牛痘疫苗,简直不得了!如果能在三国普及开来,几十年以后,天花这种可怕的疫症,将彻底消失!那时候,他宝贝徒儿的名字,将载入史册,流芳千年!
关键,他徒儿才十三岁,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啊!他对“宗师水平”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过,他能教出个宗师弟子,死后也有脸见祖师爷了!
药圣刚入门的时候,他的师父告诉他,他们的师门从上古时期流传至今,已经数万年的历史了。据师门古籍记载,他们的师门在上古时期,是一个以炼丹闻明的修真门派,他们门派比现在的大药师还炙手可热,绝对一丹难求。
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更迭,环境的变迁。师门的繁荣与衰败,一切都不可考。药圣拜师的时候,他师父不过是个刚摸到高级门槛的六级药师,直到师父去世,也没能突破高级药师,进入他毕生追求的大药师境界。
师父临死的时候,嘴里依然叨念着师门往日的荣耀,向往着宗师境界那种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妙药。
至于仙丹到底存不存在,药圣不知道,但是他心中明白,大药师之上的宗师境界,将是一个玄妙的,打破生物界限的境界。他这二十多年的自我放逐,其实不过是想追求“破而后立”,希望能够冲破心中最后的屏障,达到理想的境界。
小徒儿的牛痘疫苗,他看过了,无色无味,让人窥不透它其中的成分。他隐隐觉得,或许他所追求的,他的宝贝徒儿能够替他完成……
“师父,师父!”顾夜推了推自家师父,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愣神了?“师父在想什么?莫不是想着,要给我找个师母?”
“滚犊子!”药圣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我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还有什么心思给你找师母?”
“师父洪福齐天,长命百岁!”顾夜嘴甜地应了一句。她看了一眼那对师祖孙俩,老让那小子跪着也不是办法,便好心地道,“师父,您就给这位前辈一个面子,不跟这不懂事的小辈计较了。行吗?”
“不敢当姑娘一声‘前辈’,如果姑娘不嫌我托大,就唤我任师兄吧!”任长老在药圣面前,一向以晚辈自称,跟他徒儿算是平辈。顾夜这声前辈,他实在担当不起。
任长老冲着他不争气的徒孙,斥了一句:“顾小师妹为你求情。还不赶紧谢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