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变身声优少女 > 第34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简单地做了个早点,絮絮叨叨的做着保证,“等过两天有空,我做饺子给你吃,没错水晶虾仁饺子,保证好吃,保证好吃!”

    在做出了再三的保证之后,本来气鼓鼓的长尾纱织就变成了被顺过了毛的猫一样,一双大眼睛闪着精光,还真是简单易懂的人呢!

    “不就是摸了下屁股吗?我都不嫌亏,准备让你摸回来了,你自己不接受,怪我咯?”佐仓一边关门,一边小声嘀咕。

    下一刻本来柔顺的小喵喵立刻变成了大老虎,这是所谓绞杀术吗?话说,你勒的我脖子喘不过起来了,气急败坏的样子:“你还说,你还说,信不信我咬你!”

    被漂亮妹纸从后面袭击的感觉,还真是意外的有感觉,佐仓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M了,一副享受的耸了耸肩膀,“舒服,舒服,你咬吧,你咬了我,我就报警,然后让警察来评评理,罚你给我义务劳动,舒服,看着美少女给自己当牛做马什么的,想一想还有些兴奋,快咬啊!”佐仓伸出了手脖子,“对了,作为从母胎出生开始,就是处男的我,这可是第一口被妹纸亲过的地方,你咬了,我绝对不擦掉口水,我会好好保存到再也看不到的,我决定了,一个月不洗了。”

    “噗~”本来就难为情的长尾纱织彻底笑喷了,“你敢要脸不?你可是大丈夫好不好,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许是词穷了长尾纱织涨红了的脸愣是找不到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佐仓一脸得意,“男子汉,大豆腐,不就是拿来出气的吗?再说了,我只不过是表示珍惜而已,你又不会天天咬我,当我想你的时候,我还可以闻一闻,感受到少女的气息,想一想都兴奋,快咬啊!”

    看着佐仓变态的表情配合那无耻下流的的嘴脸,简直可怕,长尾纱织像看垃圾一样的表情远离了精神污染源,嘴里发出了碎碎念,“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人至贱的无敌,忍者神龟的话,说的真tm有道理。”

    “啪~”一巴掌拍在了神游物外的长尾纱织的屁股上,舒服,嗯哼哼,提着包走了下去,一脸阳光的指了指手上的表:“你也不看一看现在都几点了,快要来不及赶到池袋去了,你不是上午有一场配音吗?对了,需要我帮你复习吗?给我看看台本,说不定我还能出点馊主意哦。”

    佐仓一副我对你很好地,快来谢谢我,然而此刻陷入了别扭情绪中的长尾纱织,决定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地铁口走去,嘴里嘀咕着,“我再理你,我就不叫长尾纱织。”

    没走出百步,佐仓又没脸没皮的蹭了过来,一脸的嘚瑟,“真的不理我了?”跳到另一边,“真的不理我了?”

    跑到前面,转身问:“你确定不理我了?”

    大声喊:“你还真的准备不理我了啊!”

    咬牙切齿,拳头被捏的啪啪响,额头青筋都爆了出来,随后是叹气,似乎燃烧了全身的力气,一副被打败了的表情,“佐仓君,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求你冷静点好不好?你这个样子,简直就像刚刚才能够幼稚园来到了小学的小学生好不好?你不觉得幼稚吗?”

    佐仓又没脸没皮的贴了过来,“幼稚吗?我不觉得,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不觉得有意思吗?”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佐仓看着来电人的名字,脸色一正,将电话放到了耳边,“哎,好的,立花社长你看了我的发给你的企划案了吗?你觉得怎么样?不过,立花社长作为赤裸裸的资本家的女儿,竟然这么早就醒了,这有点不正常啊!”

    本来以为佐仓打电话终于正常了,可是三句话,就原形毕露了,果然还是那个佐仓,脸上挂着坏笑,要脸吗?

    突然佐仓伸出了手抓住了纱织酱的衣领,将她如小鸡一样拎了回来,指了指侧面正不断闪烁,变成绿色的路灯,示意,等一等。

    长尾纱织撇了撇嘴,又走到了佐仓的身边,佐仓的脸上挂着笑意,听着立花社长的指示,“你的意思是,这次的范围想要搞得大一点吗?可是社长你确定要搞的大一点吗?最近贵社有扩大编制的想法吗?我感觉,如果你一下子把摊子铺的太大了的话,可能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我最初的拟定就是考虑到了最近我们在忙着声优的选拔活动,而且还有个三四期,也就是需要花费小半个月时间才能结束的,这种时候再强行开启第二个活动的话,会不会人手不够还有资金流不足的问题?”

    隔着听筒都好像能够听到立花小鸟游欢快的笑声,“不不不,时不我待你不知道吗?而且放着好的点子,让它安静的待在故纸堆里,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作为一个合格的资本家的女儿,我的追求就是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如果今天能够赚一个亿,我绝对不会等到第二天的凌晨,大陆不是有句老家叫做时不我待吗?所以,佐仓君,想要做什么,就放手的去做,我现在觉得让你去上学什么的,有点太浪费了,你有没有兴趣现在就入职我们cf事务所,我可以给你40万每个月的薪资哦,做我的私人秘书怎么样?”

    佐仓下一刻污了,一脸激动的问道:“等等,我先确认下,你所谓的私人秘书是做什么的?是我们大陆文化里,那种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那种私人秘书吗?”

    啪~佐仓感觉到腿被踢了一下,疼痛感顺着脊椎一路跑到了大脑,这种感觉,我能起飞~!嗷呜~发出号角,佐仓觉得自己是要凉凉了。

    他疯狂地摩擦着大腿骨,看着始作俑者一脸好笑的冲着他流露出可怕的微笑,mmp,得意忘形了,忘了不能在女人面前跟另一个女人扯淡,不然的话,现在这条怎么感觉都要肿了的大腿,就是真实的写照。

    佐仓三句话变成了两句,“那个,立花社长这种事情,请恕我事务繁忙,我还是个学生,还需要努力学习报效国家,社长的一番美意,我心领了,如果我有需求的话,会再打电话的,那么立花社长,就这样子,我挂了,我有点事情需要忙。”

    看着一副河东狮样倚靠着电线杆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长尾纱织,佐仓觉得自己貌似做的有点过了,这是开启了里模式,也就是传说中的黑化黑猫吗?

    下一刻,开口跪,“呦吼,我发现就一段时间不见,我的下仆胡闹的本事高了很多吗?所以要不要身为主人的我好好爱抚下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啊?”

    虽然声音很温柔,还挺甜腻的,但是你这捏着腰上那点肉的动作能轻柔点吗?

    揉着泛红的腰,佐仓嘀咕着: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