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少廷听着妈妈齐心月这话,顿时愤怒的言道:“星梦娱乐现在我才是法定人,你无权干涉星梦任何工作。”

    “我是你妈妈!”齐心月当即音量提高怒瞪着齐少廷,“我为了你不难过已经够容忍白娇娇!你要一直执迷不悟下去,就算你是星梦的总裁,我不针对星梦也能让她白娇娇滚出娱乐圈!”

    “你敢!”齐少廷丝毫不退让的看着妈妈齐心月。

    “你看我敢不敢。”齐心月丝毫不退让的强势态度表明一定撑着吴君慧。

    白娇娇望着齐少廷如此庇护着自己,她的内心很暖也感动。

    她不在乎齐心月如此指责她。

    但是,事到如今她必须要给一个退路给自己和齐少廷。

    “齐总,让吴秘书回到星梦吧。”她一双大眼睛巴巴的望着齐少廷,又说:“齐总不要和夫人吵架,虽然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错事让夫人如此讨厌,可我完全不想我的缘故引起你们母子的误会,我恳请齐总同意吴秘书回来。”

    当齐少廷听见白娇娇的声音转头看向她的时候,他的呼吸一滞,因为他眼中的她一双剪水眼眸水汪汪的似是随时都会落泪,勾起他心里对她所有的疼惜。

    “齐总,吴秘书兢兢业业在星梦这么多年,您就让她回来吧。”白娇娇柔柔弱弱的望着齐少廷,她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意有所指:“你不要为我和夫人发生争吵,我不希望你和夫人有半点矛盾,家庭和睦最重要。”

    “娇娇……”齐少廷看着白娇娇神情毫不掩饰的心疼。

    “齐总,我恳请你。”白娇娇找准机会立刻就请求齐少廷。

    此时,齐心月看向白娇娇的,她微眯的眸子里凝满厌恶的锐利。

    面容温和的徐亚彤也看着白娇娇,她眸底一闪而过的森冷。

    吴君慧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虽然还在假装的哭着,哭的特别伤心。

    但她余光看向似是也要哭的白娇娇,她的眼里充满歹毒的看着白娇娇已经开始假装柔弱的犯贱样子去自保,她眼中的得意洋洋。

    就白娇娇这骚|货和她斗?下辈子吧!

    齐少廷一双灰瞳怜惜不已定定地看着白娇娇稍许,他深吸一口气对她说:“好,我答应你。”

    这刻,吴君慧听见齐少廷同意她回星梦的时候,正在假哭的她顿时低下头几乎要笑出声来。

    她忍笑忍的特别辛苦,也恨不得当着白娇娇的面一脸猖狂大笑去嘲笑白娇娇的不自量力。

    赢了。

    她赢了白娇娇这贱人!

    白娇娇逼着她滚出星梦娱乐,今天她又回到星梦,并且她的职位不动依旧齐少廷一人之下,整个星梦都在她的脚下。

    不。

    不对。

    应该说她有一位好妈妈,更有齐心月给自己撑腰,让她赢的如此轻松。

    并且这次她被齐少廷让她滚出星梦再回去,她以后已经不止在齐少廷一人之下,她有齐心月光明正大的支撑可以和齐少廷平起平坐。

    齐少廷身边的女人只有她吴君慧一人,就白娇娇一个戏子连想都别想成为星梦的总裁夫人。

    齐心月听完儿子齐少廷的回答,她嘴角一勾看向白娇娇说:“白娇娇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出去吧。”

    虽然她很讨厌挑拨离间的白娇娇,但儿子齐少廷既然已经妥协答应吴君慧回来星梦,她就不能再继续逼迫白娇娇。

    毕竟她为难白娇娇,到了最后也只是让心疼白娇娇的儿子齐少廷难过不堪。

    故此,她暂时放过白娇娇一马。

    白娇娇丝毫不意外齐少廷答应自己让吴君慧回到星梦,毕竟她算准了他为了她一定妥协。

    不过她没有想到齐心月这么快就要让她,其实她也巴不得早点离开,因为这代表这件事彻底结束,她也一身轻的自由。

    “是,夫人。”她应完就转身递给一直说不上话的李灵一个眼神就要走。

    吴君慧立刻抬眼看向白娇娇,她的眼里带着无尽的嘲讽,她要看着白娇娇狼狈不堪的被赶出病房。

    如此她就可以报复上次她被赶走的狼狈。

    “娇娇别走。”齐少廷当即制止白娇娇的离开,“留下来。”

    白娇娇脚下步子一顿,一张在转身时面露的冰冷面容在她看向齐少廷的时候,她眼眶泛红神情我见犹怜又难过不堪、

    “齐总,我还要和灵姐讨论剧本,今晚就不打扰您和夫人相聚,改天我空了再过来看望齐总和夫人。”

    “娇娇,该离开的不是你,你不要走。”齐少廷很心疼白娇娇,因为在面对妈妈齐心月的一致打压和羞辱,他实在气愤。

    若不是他看到白娇娇担心妈妈齐心月打压逼的影响工作,他根本不会答应她让吴君慧回星梦。

    但她余光看向似是也要哭的白娇娇,她的眼里充满歹毒的看着白娇娇已经开始假装柔弱的犯贱样子去自保,她眼中的得意洋洋。

    就白娇娇这骚|货和她斗?下辈子吧!

    齐少廷一双灰瞳怜惜不已定定地看着白娇娇稍许,他深吸一口气对她说:“好,我答应你。”

    这刻,吴君慧听见齐少廷同意她回星梦的时候,正在假哭的她顿时低下头几乎要笑出声来。

    她忍笑忍的特别辛苦,也恨不得当着白娇娇的面一脸猖狂大笑去嘲笑白娇娇的不自量力。

    赢了。

    她赢了白娇娇这贱人!

    白娇娇逼着她滚出星梦娱乐,今天她又回到星梦,并且她的职位不动依旧齐少廷一人之下,整个星梦都在她的脚下。

    不。

    不对。

    应该说她有一位好妈妈,更有齐心月给自己撑腰,让她赢的如此轻松。

    并且这次她被齐少廷让她滚出星梦再回去,她以后已经不止在齐少廷一人之下,她有齐心月光明正大的支撑可以和齐少廷平起平坐。

    齐少廷身边的女人只有她吴君慧一人,就白娇娇一个戏子连想都别想成为星梦的总裁夫人。

    齐心月听完儿子齐少廷的回答,她嘴角一勾看向白娇娇说:“白娇娇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出去吧。”

    虽然她很讨厌挑拨离间的白娇娇,但儿子齐少廷既然已经妥协答应吴君慧回来星梦,她就不能再继续逼迫白娇娇。

    毕竟她为难白娇娇,到了最后也只是让心疼白娇娇的儿子齐少廷难过不堪。

    故此,她暂时放过白娇娇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