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578章 告状


    北国的两个御医很快就过去。

    “怎么回事?”努尔敦听说娜仁公主不舒服,很快也过来。一进门,他就看到面目皆非的娜仁。此时,娜仁公主因为脸上的红疙瘩太多,已经浮肿起来,原本一张靓丽的脸蛋几乎变成了猪脸。

    “我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就变成这样。”娜仁公主想哭。她怎么这么倒霉,眼看太后就要过寿辰,她又可以见到李元白,哪知道前一天就出了这样的事。

    不行,她今日一定要将脸治好。

    努尔敦阴狠的眼神又落在两个御医身上。

    御医紧张地折腾一番后,终于得出结论。

    “公主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导致发痧。”一个御医站出来禀报。

    “发痧?”努尔敦惊讶地反问。

    御医连忙点头。

    这样努尔敦也不好说什么。北国所言的发痧,其实就是现代的过敏反应。在北国,偶然也会发现有人这样,努尔敦稍微回想一下,发现娜仁公主的症状果然和发痧的人差不多。

    “立刻用最好的药膏给公主涂抹,晚上务必将疙瘩消下去。”努尔敦虽然比较莽撞,但娜仁公主是他亲妹妹,他对娜仁公主还是比较关心的。兄妹两个的关系也比较亲近。

    御医答应一声,连忙退下去抓药熬药。

    发痧的话,既可以开出外用药,也可以用内服的药。御医在这个方面都有经验,倒也不担心。

    但很显然,饶是他们经验丰富,医术高超,设想得还是太乐观了。

    午后过后,娜仁公主不但喝了两遍汤药,而且脸上和身上也涂抹了好几遍的膏药,就这样的内服外敷折腾了好久,可是娜仁公主身上的问题却一点儿也没有得到缓解。

    相反,到了傍晚时分,娜仁公主身上的疙瘩起得更大,脸也更加肿胀,夜色降临的时候,她一张脸肿得只剩下一条缝。

    “不是说只是发痧吗?吃了药,敷了药,怎么半点儿好转也没有?”努尔敦见娜仁公主痛苦不堪的模样,气得摔碎了桌子上一套茶具。

    “下官用的药对发痧十分管用。但臣也不知为什么,汤药和药膏对公主殿下不管用。”一个御医满头大汗辩解。

    “下官斗胆问一句,公主早上吃了什么?或者是用了什么怪的东西?”另一个御医提心吊胆地问。

    “你们无能,还为自己找借口?”娜仁公主红肿的脸色一片狰狞。

    “下官不敢。”两个御医连忙否认。

    娜仁公主刚要冲着他们发怒,她忽然想到,自己今日是遇上霍七七身体才不适的。霍七七懂医术,允许自己身上的古怪和霍七七有关。

    只要一想到自己遭到了霍七七的暗算,娜仁公主就恨不得直接冲到护国公府去找霍七七算账。

    “霍七七,本宫要杀了你。”她愤怒地骂起来。

    “你怀疑是霍七七背后捣乱?”努尔敦也反应过来。

    “不是她还能是谁。”娜仁公主流着泪回答,“早上我还好好的,和她遇上回到驿馆后,我身体就不适,不是她下手,又有是谁和我过不去?”

    努尔敦没有说话,说实在话,他倒是不怎么相信娜仁公主身上的毛病和霍七七有关。

    娜仁公主和霍七七发生冲突时,他其实就在对面的酒楼中。他选择的座位临窗,大街上发生的一幕,他看得很清楚。

    他可以确定,霍七七一直没有机会靠近娜仁公主。

    要说有人故意对娜仁下手,他倒是怀疑李元白。

    李元白身边不乏能人异士,谁知道李元白今日身边那群侍卫中有没有高手藏在其中。

    更重要的是,李元白对霍七七势在必得,对霍七七十分维护。

    娜仁挑事在先,李元白为了霍七七而对娜仁下手,也有充分的理由。

    “你别怀疑,一定是霍七七背地里下毒。”娜仁公主咬牙切齿地说,“不行,本宫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你想如何?”努尔敦皱着眉头问她。

    “本宫要进宫找皇上讨个说法。”娜仁公主不愿意吃哑巴亏。

    努尔敦闻言,略一思索,也没有阻拦她。

    不管是不是霍七七或者李元白对娜仁公主,娜仁公主在大云国内出事,大云国就该负责。当然,如果能给霍七七和李元白找点儿麻烦,努尔敦更加乐意。

    于是,悲催的皇上在快入寝的时候,又被太监催着出来见客。

    “努尔敦、娜仁,这么晚你们进宫来为了何事?”皇上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气,语气有些威严。

    明日是太后的寿诞,宫中所有的宫女太监几乎都得熬夜准备东西,他这个皇上为了尽快将手里的国事处理干净,也忙得腰酸背痛。好不容易,他可以歇口气,谁知道不懂事的北国崽子又进宫来挑事,他好想打人的说。

    对,在皇上看来,努尔敦和娜仁公主就是故意到宫中来挑事的。

    “皇上。”娜仁公主为了给皇上一个大刺激,主动摘掉头上的帷帽。

    一张红肿布满红疙瘩的脸顿时出现在皇上面前,皇上果然被吓了一跳。他惊讶地看着娜仁公主,“公主的脸?”

    “霍七七对本公主不满,给本公主下毒,还请皇上为本宫做主。”娜仁公主咬牙切齿地告状。

    “霍七七?”皇上听到霍七七的名字,心里一惊,不过他面上不显。

    他本来看北国人就不顺眼,加上霍家的关系,他对霍七七本来就比较偏向。在皇上看来,就算是霍七七对娜仁公主下毒,那一定也是因为娜仁公主有错在先。

    不错,皇上就是如此偏心,没有道理可见。

    但上位者,对于面子工程还是比较在乎的。皇上故作惊讶地看着娜仁公主,“公主亲眼看到霍七七下毒?还是公主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霍七七对公主不利?如果证据确凿,朕一定让霍七七给公主一个交待。”

    努尔敦和娜仁也不是蠢蛋,兄妹两个一听就明白,皇上想要偏袒霍七七。

    努尔敦冷笑,“皇上,皇妹今日在街上和霍七七发生冲突回到驿馆后,她的身体就发现了不适。此事,绝对霍七七绝对逃不了干系。”

    “霍七七懂医术,她想配点毒药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本宫可以确定,就是因为她的靠近,身体才会中毒。”娜仁公主更是一口咬定霍七七就是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