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190章 冲突


    赵贤昆是个记仇的人,而且他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

    这样的人给王少柏出主意,自然出的不会是好主意。

    王少柏回到府里,直接去找了母亲王夫人。

    这些天,随着王少杰认真读书,以及他露出的天赋,让王詹士对王少杰终于少了一些嫌弃。而这一点儿恰恰是王夫人母子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王夫人认为,她辛苦地为了这个家付出一切,府里的一切就该属于她的儿女。在这种思想下,王少杰和王若曦在她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什么继子继女,而是敌人,两个碍眼的人。

    王少柏带回来的消息,顿时得到了这个贪婪的女人的支持。

    “老爷,我有事情要你商议。”晚上的时候,王大人就歇在王夫人房里。

    王夫人比王大人小了八九岁,她平时又注重保养,虽然儿女都那么大了,但王夫人的皮肤依旧细嫩白皙,容颜也保持得像三十来岁。

    王大人十分宠着她,王夫人选择在夫妻生活开始之前说事,此时王大人正是浑身滚烫的时候,自然她说什么,都胡乱答应了。

    王夫人要的就是万无一失,所以半推半就地顺了王大人的意思。结束后,她又认真地叮嘱王大人,“夫君,虽然说,赵家那位是庶出的,而且死了夫人。但我听说,这位庶出的是赵太师最宠爱的表妹所出,那边老夫人十分看重不说,就是赵太师对他也多几分宠爱。将若曦嫁过去,也不算亏。”

    此时的王大人,脑子已经清醒。

    他细细一想,慢慢摇头,“不成。刚才我没有听仔细了,如果你说的是赵贤泽,这门亲事就得好好商量一番。若曦是嫡女,而赵贤泽再得宠也只是个庶出。更何况他还是续弦,传出去,我们王家还要不要脸呢?”

    “夫君嘴里说喜欢我,心里却是一直在嫌弃我。续弦怎么呢?当初,我进门,也是以嫡女身份当了夫君的续弦。我一直仰慕夫君,从没觉得丢人。可轮到若曦头上,续弦反倒成了丢人的事。我……”王夫人一边说,一边小声的哭诉。

    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在烛光下,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好了,别哭。我不是看不上续弦的身份。只是因为赵贤泽是庶出,身份上到底是差了一点。”王大人小声解释哄着她,“你嫁入王家,我什么时候看不上你?每日里,我可不是恨不得将心都把给你,你呀,就是一个小没良心的。”

    “虽然他是庶出,但他和别的庶子不同,在赵家得宠呀。赵太师为一品官员,父亲的官品才是三品,夫君在从五品的位置上已经多年,就不想动动?”王夫人停止哭泣,小声问,“赵家那边话里话外可是透出点那么点儿意思了。”

    “赵家真的这么说?”王大人顿时变得精神起来。他在鸿胪寺少卿的位置上已经待了好几年,再不升迁的话,也太不像话。

    指望他爹,好像没有多大希望。

    京官就那么几个位置,而等着升迁的世家子弟数量却不少。僧多粥少,难呀!

    赵家不同,赵太师是文官之首,只要两家成了姻亲的话,不怕赵太师不给他面子。

    更何况,赵家后面站的是皇后,大皇子就是皇后所出,皇后……

    他越想越兴奋,“好,你暂时先别急,找个机会探探赵家的口风。如果赵家真的露出口风,这门亲事,就不算亏。如果赵家半点儿表示也没有,这门亲事就作罢。反正以若曦的容貌的身份,想找个好人家,并不难。”

    王夫人闻言,心里暗暗冷笑。找个好人家?做梦去吧,有她在,王若曦注定找不到好人家。

    夫妻两个说定以后,这才吹灭蜡烛睡下了。

    第二日,王大人特意去书房找了王詹士,将赵家想联姻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詹士听完,也是同意先去赵家打听一下,别到时候落个空欢喜的下场。

    王若曦兄妹并不知道长辈们对她的算计,各自安分地各自的生活。

    也合该王若曦走运。王夫人算计她的事,本来八字还没有一撇,她又有心瞒着王少杰兄妹两个,因此这件事显得十分隐秘。

    王夫人想的很好,只要将亲事商量妥了后,就算王若曦兄妹知道,也无法改变。毕竟上面还有王詹士和王大人以及老夫人压着,和她半点儿关系也没有。

    这件事计划得好,可偏偏就有人坏了她的事情。这个人还不是别人,就是王夫人的宝贝闺女王若云。

    按理说王若云也巴不得王若曦倒霉,她从王夫人那边得到消息后,心里就得意万分,并没有去背后告王若曦的意思。

    只是,一天晚上,王少杰从庄子里带了几个甜瓜,又从霍七七铺子里拿了几个甜甜圈回来,闹出了事情。

    王若云先在府里遇上他,作为兄妹,王少杰本来将手里的好东西分一半给她才对。

    但王少杰一向看她不顺眼,别说分一半给她,就是看她一眼都烦。

    王若云和王少柏一样,都是被宠坏的主子,为人又十分傲气,哪里受得了这个气。

    于是,气急之下,她立刻冲着王少杰吼起来,“成天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模样给谁看,命再好,还不是给人做填房的料。”

    “你再说一遍。”王少杰急了,他对王若曦这个唯一的妹妹,一向护得紧。哪里忍受得了王若云这样的挑衅。

    “哥,你别冲动。就是你不对,妹妹小,你有点心和果子,就该先紧着妹妹才对。”王若曦怕他冲动将事情闹大,连忙拦住王少杰。

    “呸,谁爱吃他手里的破点心。现在护得紧,到时候有本事闯进赵……”

    “若云,你在胡说什么。”没等他说完,王少柏冒了出来,他严厉地喝住王少云,又转脸冷冷地看着王少杰,“不过是点吃食,你也护着,让外人看到了,只会笑话我们府里没规矩。”

    “说得我好像有规矩似的。”王少杰冷笑反击,“规矩,是对你这样的才子所言。”

    “哥,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弟弟说得对,你就是没有规矩。”王若曦差点儿被他气哭了。

    “好,合着府里所有人都看我不顺眼,连妹妹你瞧不上我。行,我离开,不碍你们的眼总行了吧。”王少杰一把将怀里的点心和甜瓜全都摔在了地上,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