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天阴沉沉的,北风呼啸着略过冰封的土地。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小北风刮在脸上好像被鞭子抽了一下。坚硬的雪粒子,更是让人苦不堪言。整个脸火辣辣的疼,喷出的白气甚至可以遮蔽人的视线。

    “该死的鬼天气,驾!”豪格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咒骂着这鬼天气。就算是在辽东,也没有刚立冬就这么冷的。这时候的大雪,应该是跟鹅毛一样。飘飘扬扬从天上洒下来漂亮极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豪格都会让自家厨子炖上一锅上好的羊肉。带着几个侍妾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漂亮的雪景。尤其是大雪落在雪松上面,深绿色的雪松顶着一头白雪。配上冻得泛绿的湖水,那景致要多漂亮就有他娘的多漂亮。

    哪里像现在看到的场景,到处都是烧毁的村庄。到处都是冒着烟,或者已经成了焦炭的房舍。一路上别说抢东西,甚至连口完好的水井都没有。

    好容易找到一口水井,拴着绳子的铁桶扔下去,却打不到水。仔细一看,里面居然被扔进去好多尸体。有人的,有猪的,还有两只活着的鸭子站在尸体上,“嘎”“嘎”叫着望向井口。

    豪格气得脑袋冒烟,实在是没时间。不然他很想把这两只鸭子弄上来烤着吃!

    从紫荆关到京城,一路上都在坚壁清野。这一次汉人做得比辽东更绝,毕竟这里不是当年地广人稀的辽东,这里是直隶是大明都城边上。这里市镇云集人口密布,好几次路过小县城的时候,豪格都想吩咐攻城。这小县城里面,一定有很多好东西。

    可是不行!老爹的命令是坚决的,让他直插京城。务必要在明朝皇帝逃走前,把明朝皇帝堵在城里,等待后面的大部队攻城。

    只要堵住了明朝皇帝,再攻破京城抓住了他。那……!女真人就可以凭借手里的皇帝,号令所有汉人。包括那个该死的李枭!

    只要搞定了李枭,皇太极就打算带着从京城抢掠的财货回到辽东。

    数十万乱民,让皇太极脊梁有些发冷。他实在是搞不定这成千上万人的吃饭问题,这个问题还是让汉家皇帝来解决比较好。自己只是留在关外,把汉人的财富像韭菜一样,一茬接着一茬的收割比较好一点。

    “贝勒爷,前面就是京城了。您看,前面有好多人似乎在逃难。”遏毕龙指前面灰乎乎的天空。

    凭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黝黑的城池。京城高大的城墙在漫天风雪中,犹如一条洪荒巨兽。黑黝黝的绵延数十里,十数丈高的城墙隔绝了一切视线。豪格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高大最宏伟的城墙。

    以前觉得辽阳城墙就够高的,可现在远比辽阳高大的城墙连京城的一半儿都比不上。

    远处的雪地里面,一长串儿黑黝黝的人群在蠕动着。风雪中人人都臃肿得像是头熊,富贵的人家有马车。平民老百姓只能抱着孩子,拉着老婆。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拖家带口的行进。他们行动的方向很一致,那就是向南。不管是东南还是西南,反正向南走就对了。

    终于到了,豪格狞笑一声就抽出了马刀。对于屠杀平民他很在行,在抚顺干过,在沈阳干过,在辽阳也干过。

    “正黄旗的勇士们,发财的机会到了,跟我冲!”手中马刀一挥,四千正黄旗的精锐骑兵,风一样冲向了正在逃难的人群。

    只要是逃难的人群,身上总是会搜到金银。难民在正黄旗骑兵的眼里不是人,而是一个个会走的钱袋子。大老远的出来,玩了命的狂奔,不就是为了钱。

    大股的骑兵,荡起冲天的雪沫子。路上艰难行进的逃难者,像是被狼袭击的羊群。一下子就炸了锅,人们尖叫着四散奔逃。驾着马车的家伙,也不顾路上到处是人。紧挥马鞭纵马狂奔,也不管马撞倒了人,也不管车轮下面孩子的哭嚎,反正就是快些逃命要紧。至于别人死不死,关老子屁事儿!

    豪格心里畅快极了,这一次出兵每天都跟穷得连衣服都穿不起的乱民在一起,一丁点儿好处都没捞到。现在,终于闻到银子的味道。

    “驾!”一声吆喝,豪格把马速又提高了一些。战马在雪地里面快速奔跑非常危险,因为天知道白雪覆盖下,有没有坑或者石头。如果这时候摔跤,不死也得是个残废。

    遏毕龙赶忙也加快了马速,可不敢让这位贝勒爷出事儿。他是大阿哥,或许就是将来的大汗。

    身子刚刚超过豪格,遏毕龙就大声的喊:“贝勒爷,跑慢些。汉人的两条腿,跑不过咱们的四条腿儿。”

    轰鸣的马蹄声完全压过了他的吼声,遏毕龙空灌了一嘴的雪沫子,豪格那边一丁点儿都没有听见。正想着靠近一些的时候,忽然间身边的一个骑兵脑袋瞬间炸开。紧接着,尸体就栽倒在了马下,被漫天的雪尘覆盖。

    “有埋伏!”遏毕龙大喊一声,可除了再灌一嘴雪沫子之外,没人听得见。

    “啪!啪!啪!”枪声好像炒豆子一样的响起来,刚开始还能听得清楚个数。后来干脆连个数也听不清楚,只能看到正黄旗骑兵接二连三的坠落到马下。

    豪格猛的一惊,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埋伏。仔细一看,豪格笑了。

    沿着冰封的护城河,冲出了两队骑兵。每一队只有百人左右,正飞马冲向自己的侧翼。

    这队明军是在作死,仗着自己有火铳,两百骑兵就敢冲击自己四千精锐正黄旗,找死!

    调转马头,豪格决定先解决掉这些讨厌的臭虫。不要以为,有两杆火铳就了不起。

    “散开!”祖宽举起手,然后握紧拳头上下的伸缩胳膊。虽然知道士兵们听不见自己的口令,可还是习惯性的喊了一嗓子。不过他立刻就后悔了,战马荡起的雪沫子灌了他一嘴。

    手下骑兵连立刻散开呈战斗队形,骑兵的散兵线散得非常开。不像是正黄旗骑兵,他们的冲锋阵型还是保持着传统的紧密。

    “啪!啪!啪!啪!……!”长管左轮火铳连续发射,虽然战马上十分颠簸不方便瞄准。但对方阵型非常密集,这让命中率提高了很多。

    另外一边的祖承训也做着同样的事情,两个骑兵连两百骑兵形成了一个宽大的正面,那长度比正黄旗骑兵四千人的军阵都要长。

    “后撤!”看到后金军被自己吸引过来,祖承训和祖宽不约而同的举起手臂,然后疯狂的摇晃。

    战马的速度迅速减慢,然后整齐的向左调转马头,玩了命的往回跑。不能再往前跑了,再近一些就是后金军弓箭的射击距离。这帮王八蛋,弓箭可以射得很远。

    一边跑一边装弹射击!

    “停下来,是辽军!”听到连续不断的枪声,再看到他们整齐的调转马头。

    豪格亡魂大冒,这他娘的不是普通明军骑兵,而是他娘的辽军骑兵。他们不是应该在大凌河和阿敏打得难分难解,怎么跑到京城来了?

    豪格的吼声被马蹄的轰鸣声彻底淹没,连个泡都没冒出来。正黄旗骑兵,仍旧疯狂的追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