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崛起1646 > 第704章 插翅难逃
    余新这边正战得血透重衣,握刀的手臂几乎已失去知觉之际,忽听到侧后方沉寂许久的大炮再次发出轰鸣,四周来自建虏的压力顿时为之一松。

    他提起一口气,从早已嘶哑的嗓子里高喊一声,“虏贼要败!大家加把劲!”

    右翼的明军士兵自然也都听到了那炮声,当即如同打了强心针一般。众人也不知从哪儿生出的力气,伴随着第二轮火炮巨响,一齐怒吼着将上千支刺刀拼命递出,竟将始终占据优势的清军逼得连退数步。

    另一边,弗拉基克刚转身跑出百余丈,便看到多铎将旗附近一片混乱,那些巴牙喇兵虽死撑着没有崩溃,却显然已无还手之力。

    东侧一条墨绿色的“人墙”每次向前推进十多步,一轮火枪齐射,而后再次前进,眼看距离那杆白色龙旗越来越近。

    他慌忙喝令手下士兵跑步去救——若这个清国的皇子战死,莫说什么雅克萨城,恐怕整个东方世界都会彻底变天!

    四百余名罗刹佣兵匆匆将焦头烂额的镶白旗巴牙喇挡在身后,弗拉基克暗自嘀咕了一声,“这些东方人简直是废物……”

    迎面一阵火铳齐射打断了他,那些布里亚特兵刚排成方阵,便被明军凶猛的火力射杀数十人,方阵当即就变得摇摇欲坠。

    弗拉基克看着身旁助手被一发子弹击毙,惊得张着嘴再说不出半个字来。又过了片刻,才有沙俄军官高喊,“发射!”

    然而俄国方阵中刚稀稀拉拉地放了几枪,就被对面又一轮齐射打断,那些雇佣兵们都缩着脖子惊恐地向后退却,一时间竟无人再敢继续开枪。

    这也不怪他们,以往面对面的“排队枪毙”拼得是勇气,俄国人训练出来的部队在这方面颇有底气,但那是建立在双方杀伤力接近的基础上。

    对面一次齐射就能击毙自己超过一成的兵力,这还打个屁啊……继续对射下去根本不是打仗,而是自杀!

    多铎被自己的护军和罗刹佣兵一同挤着向后退去,不禁心下大急,指着逼近的明军喊道:“不许退!杀敌一人者,赏银五两!不,十两!!”

    正在此时,却闻南面发出轰然闷响,如同大水决堤一般,随后黑压压的人群哭喊着向他这边涌了过来。

    “败了败了,跑啊!”

    “南军主力来了!”

    “有数万明军,快跑……”

    多铎一愣,“是关宁军?”

    随即有骑马的祖润泽所部军官从旁跑过,转头看到镶白旗大纛,忙向这边高喊,“西侧有大股南军杀来,韩大勋部已溃,大将军快逃吧!”

    多铎手中马鞭啪地掉落在地,脖子如同生锈一般艰难地转望四周,到处都是尘土和硝烟,又能往哪里逃呢?

    他浑身猛地一阵战栗,心中只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这是天要亡我大清……

    张家玉翻身下马,向朱琳渼敬礼道:“末将参加陛下。末将来迟,还请陛下降罪……”

    朱琳渼看了眼怀表,道:“不迟,比预计早了半个多时辰。立刻率部击敌……对了,莫要将虏贼都向北赶,余新那边压力太大。”

    “是!”张家玉又敬了个礼,却道,“末将与邓将军在西南侧留了缺口,并遣千余步军在三里外设伏。”

    果然是参谋司的一把手,朱琳渼满意点头,恐怕他刚才在路上就已经做好了多种预案。

    张家玉见天子身旁仅有四五百人护持,忙对身旁传令官道:“宋通,去调步军三营前来护驾。”

    “是!”

    朱琳渼正要拒绝,便见又有数骑从南侧疾驰而来。马上之人片刻到了近前,高声禀道:“报!靳武靳将军率部赶到!”

    “余振余将军所部已到二里外!”

    朱琳渼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如此一来已然五面围拢,多铎必插翅难逃!

    他对张家玉道:“战局便交给元子了!”

    “末将遵旨!”

    又过了半个时辰,大队虏兵在四处碰壁之后,终于发现西南侧有个不到一里宽的洼地没有明军防守,当即如蒙大赦般从这里疯狂涌出。

    张家玉正指挥战斗,便收到麻山方向送来的急报。他看了一眼,皱眉来到朱琳渼面前,将那张纸递上,“陛下,李定国未遵预案,仅派了两千人马前来。”

    “嗯?”朱琳渼皱了皱眉,“剩下的人呢?”

    “回陛下,李将军见郗明山示警,担心余将军支撑不住,便带了三千迅捷营往北侧的杜山附近布防……”

    “这个李定国!”朱琳渼将军报丢还给张家玉,“回去治他违令擅行之罪。”

    他虽是这么说,其实心里知道李定国这事急从权的做法是对的。毕竟余新要面对近十倍的建虏,万一防线被攻破,李定国还能在九里外的杜山阻滞多铎,合围大军还有机会追上敌军。

    不过违令就是违令,他做得对的地方要奖励,错处还是要罚的。

    一直到天色渐暗,郗明山附近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

    御营士兵手举火把,簇拥着朱琳渼步入战场。

    空气中一股宛如实质般的血腥味,与屡屡硝烟缠绕在一起,使人连呼吸都有些吃力。

    朱琳渼率先看到了被几名士兵抬着的余新,忙快步走了过去,轻声道:“创之伤势如何?”

    余新挣扎着要起身,却被天子一把按住,只得费力点头道:“谢圣上体恤,末将没事,多是皮外伤,只是……瑞庭他们……”

    朱琳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又吩咐一旁医兵,“仔细为余将军疗伤,他可是大明的功臣!”

    此次能将多铎主力尽数狙击在郗明山下,余新可谓居功至伟。

    “是!”两名医兵抬手敬礼,其实他们自己也是一身伤口。

    等一行人将余新抬入帐内,朱琳渼转问一旁张家玉,“焦琏,他怎么了?”

    瑞庭便是焦琏的表字。

    张家玉垂目揖道:“回圣上,焦将军为冲散虏贼楯车阵,重伤不治,已殉国了……”

    他又接道:“还有步兵指挥李英,亲临步兵线列杀敌,身中十枪二十一刀,捐躯沙场。另有一营营总牛同祭、五营营总丁志、副营总石玉书也都……此役,连总及以上将官共三十一人战死……”

    朱琳渼沉默不语,心中悲怆已极,无论什么用的语言也都难以告祭这些为大明献出生命的英雄。好一会,他才终于沉声道:“回到南京之后,国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