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崛起1646 > 第19章 抢富户
    于武最担心的就是那个“富户”逃到宁化甚至更远。清流是个穷县,虽然能提供大量的香民,但是可抢的大户实在有限。

    师父说了,这次举事先要控制汀州,进而夺取整个福建。

    但要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得有大量银子才行。兵器粮草他们事先准备了些,但仅够数百人用的。白莲教从来不缺人,有银子就有刀枪弓铳,很快便能武装起上万人的队伍。

    福州府那个皇帝的位置或许就由师父他老人家坐了,自己也混个什么亲王当当。

    若这次能从那“富户”身上搜出个几万两银子来,大事可成!

    为保险起见,他还专门派了二十人,骑快马先去通往宁远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如果遇到“富户”经过,就死死缠住他们,再上大队人马杀之。

    其实若非王顾反复说那“富户”的家丁悍勇,他都打算丢下这些步行的香民,自己带几十匹马冲上去开抢。

    到接近黎明时分,他们总算到了王顾等人遇到苏承羽的地方。

    赵黑翻身下马,昨晚逃跑时他的驽马还没出树林就累脱力了,他是靠腿一路跑回清流的,差点儿没累晕在路上,心中恨透了半路“偷袭”自己的车队!

    他几乎是趴在地上搜寻,很快就兴奋地高喊道:“这儿!车辙印在这儿!”

    于武是上过战场和官军交过手的,河南、广东闹事的时候他都随师父参与过,经验可谓丰富。

    他听说找到了车辙,立刻命令熄灭火把,先派两匹马头前探路,然后将队伍铺开,由白莲教弟子约束香民,沿车辙跑步追击。

    追出了七八里,探马回报,说六辆马车就停在数里外的河边上,周围还有不少篝火、火把。他们怕打草惊蛇,便没抵近查看。

    于武大喜,忙催促手下加快速度。

    临到他远远看见河边的马车,估算还有一百二三十步的距离,就被王顾一把拉住,“师兄,不可再近了,他们火铳了得。”

    于武从谏如流,下令箭上弦铳装弹,而后一声令下,众弟子驱使香民鼓噪着冲了出去。

    然而他们预料中的猛烈抵抗根本没出现,一直冲到了马车前二十步左右,于武才借着黎明的光亮看清楚,马车四周根本没人!

    他心中一凛,立刻想到自己中埋伏了,高声喝止众弟子、香民,弓铳朝外小心戒备。

    “银子!”忽然间,马车那边传来惊呼。原来是有跑得快的香民已冲到了马车旁,从车窗向里张望,“成堆的白银!”

    那些香民们根本就是一群密信的乌合之众,听到有银子哪里还把持得住,呼啦一下围拢过去。于武忙命令众弟子严加约束,这才没让众香民把马车拆了。

    他让王顾负责戒备,自己带了几个人凑到马车旁,确认四周没人,这才探头看向车厢里,只见一大堆银锭和散落的衣物、书籍等行李混在一起,咋一看能有上千两!银堆里还半埋着一只银箱。

    虽然于武没想到发生了什么,但明显这是“富户”慌忙逃跑时落下的。

    他退后几步,让手下去打开车门,却未见什么机关暗算。

    他走上前去,伸手抄起一锭银子,咧嘴大笑道:“妈*的,这下发了!来人,给我搬银子!”

    他跳上马车,正要伸手去拿地板上的银箱,就听到咔嚓一声,支撑两轮马车的木架折断。车子整个向他这边倾斜,车辕高高翘起,系在车辕上的三根细绳被猛地抽紧。

    于武最后听到的是旁边车厢里传来嗒嗒几声轻响,紧接着三个巨大的火球将他夹在正中,再后面的事情他就没机会知道了。

    王顾正吆喝着,“都警惕着点,看到有人靠近就放箭发铳,等回去了……”就听到身后几声巨响,昏暗的黎明被映得透亮。

    所有人都吓得瞬间转身,有几个没管住手的还朝马车放了铳。

    王顾被吓傻了——刚才还兴致勃勃去取银的于武不见了,听他招呼去搬银子的十几名白莲教弟子被炸得横七竖八,早已没了生气。

    此外离马车最近的那三四十人也都满身是血,躺在地上不住惨呼。

    他眼前有三辆马车的上半部分消失,车板和轮子炸得漆黑。

    苏承羽听到巨响,立刻挥手,“上!”

    石霖带着早就做好准备的侍卫们从马车南侧的土丘后面,跟着苏承羽冲了出去。

    朱琳渼作为世子自是会骑马的,苏承羽继承了他骑马的知识,但肢体技巧却很不熟练。他经过昨天的突击训练,现在基本是能骑着跑了,不过仍是很生涩。

    苏承羽将全部的五十七匹马都集中在了一起,当他们一直冲到距离乱民们二百步的地方,被巨响震得耳朵嗡嗡响的白莲教众依旧没听到马蹄声。

    王顾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最先从爆炸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转头就看到侧后方一排骑兵直冲而来。

    他拼命吼叫,但成效不彰,又跳到众弟子面前,连喊带比划,这才让他的人注意到了冲过来的那队人。

    王顾慌忙组织反击,他已看清楚对面不过五六十骑,自己这边足有四百人上下,只要稳住定能获胜。如今于武死了,抢回去银子自己就是头功!

    一时间铳、箭齐发,只是距离太远了些,根本够不到石霖等人。

    石霖作为一名神射手对距离把握得极为精准,待到距离乱民百步处,他立刻按照昨天苏承羽要他们演练的方式,勒马停住。

    苏承羽大声命令所有侍卫下马举铳,开火!他自己骑术不佳,就一直坐在马上以便随时指挥。

    对面几百人站得密密匝匝,总有倒霉的吃到铅弹,顿时就有十来人惨嚎翻倒。

    苏承羽这边好整以暇,装弹,举铳,开火。很快又有十多名白莲教众应声而倒。只是侍卫们一如明军传统,随意发铳毫无齐射概念,否则杀伤效果肯定要好得多。

    昨天苏承羽也试过让他们齐射,但这不是一时半会能练会的,眼下只能先这么打了。

    王顾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距离自己的铳够不到别人,而人家能打着自己!

    他慌忙让白莲教弟子驱赶香民向前冲,顿时喊杀声响成一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