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放心怼
    “也不是,就是昨天出了件案子,我看了一夜的卷宗。话说你今天这么早的找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猜你会这么一脸懵逼的问我,我的镇国公爷,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十月三十?”

    “是啊,十月三十,难道没人告诉你今天是大朝会的日子么?”沈凌一脸被你打败的样子。

    “我要去上朝?没人告诉我啊。”

    “京城二品以上的官员都必须上朝,其他的视职能有无必要上朝,你呢?几品?”

    “极品!”

    “呵呵……快点吧,现在去洗洗还能有时间吃个早点。”

    还好有沈凌带着,要是换了陆笙自己估计也是一脸懵逼。什么进谏的礼仪啊,上朝的规矩啊,启奏的姿势啊。都是有讲究的。

    边说边走,几乎卡着点的进入宫门。大朝会召开的地点在乾清殿,但需要在偏殿等候。直到皇上准备完毕,由太监传唤之后文武百官才会进入乾清殿。

    太息殿,便是文武百官等候的偏殿。而今天,太息殿中的文武百官格外的沉默。就算偶尔有交流也是低声说话。

    不过他们的眼睛却都没有闲着,四处扫动着似乎在找什么。直到陆笙和沈凌结伴而来的身影出现,文武百官中出现了一阵骚动。

    在上朝这一块,陆笙可能是新人。但在场的各级官吏谁也没敢把陆笙当做新人。几乎在万众瞩目之下,陆笙踏入了太息殿,此时此景,南陵王沈凌都已经成了陪衬。此刻要放一段BGM的话,当是应景。

    “陆大人——”一声深情的呼唤,差点激起陆笙一身的鸡皮疙瘩。难得装个逼,竟然还不让装完。

    抬头望去,那一头雪白的银发很是醒目。满朝文武,白发的占多数,就算不是全白的,至少也是斑白的。

    但满头白发的品质能如贺行之这么高的,陆笙一眼看过去一个都没有。要说白发,那必定和苍老和干枯挂钩的。但贺行之的白发,却白的那么绚丽,白的那么优秀。

    就仿佛洁白的陶瓷闪动着荧光一般。

    无论谁看到这满头白发都无法和苍老,行将朽木画上等号。

    而贺行之满脸红光的精神状态也侧面证明了这家伙是越老越精神啊。时隔多年,能在此见到贺行之陆笙是很高兴的。但就是他饱含泪光的双眼,陆笙有点不忍心看。

    “贺阁老……”

    “陆大人,您还叫我阁老?你若叫我阁老那我是不是该称你为公爷?”

    “岂敢岂敢!”

    “陆大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郑阁老,这位是李阁老,这位是苏阁老,还有这位白阁老……”

    内阁有六位阁老,年龄和贺行之差不多。而这六个人,就是宰相男团。满朝文官加起来的分量还比不上他们六个。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可比性,本身就是级别最高,最高行政命令也都必须要有阁老表决才能下发执行。

    陆笙和几个阁老商业互捧,周围一圈等级稍低的官吏也不敢凑上来。原来还想在陆笙面前刷个脸熟,最好能抱个大腿的也就一直没有机会。

    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太监传唤传来,皇上上朝,文武百官进殿。

    沈凌把陆笙送到太息殿就跑开了,倒是忘了告诉陆笙该站在哪里。陆笙也没问,直到进殿之后发现文武百官都有各自的站位,唯独陆笙一脸踌躇不知道该站在哪里。

    “陆大人,这边!”贺行之招了招手,陆笙连忙走过去。可贺行之指的地方却是左手位第一个,左边文官,右边武官,而左手第一个,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陆笙连连摇头,“使不得使不得!”说着,站到了贺行之的后面,屈居在内阁六位阁老之下。

    无论按照官衔还是爵位,陆笙都当得起第一个。可这里毕竟是政治会议,陆笙不懂政治也不想懂。甚至到了现在,陆笙都感觉治理民生离他很远很远。

    站定之后,随着太监一声皇上驾到,姒峥身后跟着沈凌大步的从侧门走来。

    和姒峥也有五六年没见了,五六年来,姒峥的变化真的很大。以前头发仅仅是斑白,而现在,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不仅仅是头发白了,就连脚步也变得虚浮无力。

    陆笙可是知道的,姒峥的武功修为不错。在几年前,就算先天之中也算得上顶尖高手。可是在区区几年之间,姒峥已经尽显老态。

    没有什么山呼万岁的戏码,更没有满朝文武齐刷刷的跪倒在地。

    在这个跪天跪地跪父母的时代,无论文臣武将很少下跪。除非是重要的祭祀,或者皇帝下达指令的时候。

    等皇上坐定之后,沈凌站在姒峥的身边。与姒峥对视一眼之后,沈凌大步上前,“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这声音,学的很到位了,让陆笙不禁犀利的盯着沈凌的裆下。儿子都生了,应该没什么意外吧?

    “启奏陛下!”话音刚落,文臣中有人大步走了出来,“今天夏汛,黄河流域多次出现决堤,趁现在尚未入冬,臣恳请皇上恩准治理黄河淤泥,若再不治理就得等到来年开春。万一明年雨水多出预计可能会发生涝灾。”

    “这件事朕这些天也有考虑,上次治理黄河应该是五年前。是时候再治理一下了,你下去之后写个详细的章程出来,如何治理,需多少银子,能保几年安全都要详尽。”

    “臣,遵旨!”

    “启奏皇上!江西节度使上奏,山西今年大旱,虽然在地方官民的共同努力下引水灌田,但江西今年的收成依旧不足去年的三成。江西百姓已经出现了恐慌,江西节度使徐赵飞恳请皇上救济赈灾……”

    “江西……等退朝之后督查院和吏部各派一人去江西做个暗访,如果是实情那么朝廷一定不会坐视不理,调粮赈灾。”

    “臣遵旨!”

    那人退下之后,朝堂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还有别的事么?”

    这时,武将一方缓缓走出一人,“启奏皇上,五皇子已经于本月初一拔营回朝,预计在下月中旬班师回京。”

    说到姒宇,姒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朕知道了。”

    “皇上,五皇子这一战一具灭掉数百年来屡次挑衅我大禹的百列国。百列国虽然是南疆小国,但他仗着山高林密,一直不将我天朝放在眼里。历代君王都曾被他气过。

    这次五皇子能一劳永逸,可谓我皇朝近百年来少有的大功,更是我朝三百年来第一次灭国之功。如此盖世奇功,理应厚赏。”

    “张参将可是真积极啊,五皇子人都没回来呢,你就急不可耐的先替他邀功了?”一人阴阳怪气的喝到。

    “五皇子征战有功,难道不该厚赏?”

    “就算要厚赏,那也是等五皇子班师回京,你这么猴急做什么?怕拍不到五皇子的马屁么?要说李参将这么闲的发慌,倒不如关心一下民生大事。

    就在前几天,京城正南面一座大山平白无故的倒了,压了两座村子,八百百姓死于非命。我听说那天玄天府在陆大人的带领下清理现场,挖掘被害百姓,而李参将的人似乎自始至终都没出现吧?”

    陆笙刚刚有点瞌睡,瞬间一个激灵。莫名的,怎么有种躺枪的感觉。

    “我的职责是守卫京师,又不是去开山挖人。”

    “那么,替五皇子请赏也是守卫京师么?”

    好吧,一个武将和文官斗嘴,基本没有悬念。不过显然,眼前的两个是站在不同阵营的。李参将的意思很明白,这么大的功劳怎么也得奖励个太子吧?而那个站出来的不知名的官员就是阻击这次的请赏。

    哪怕不能改变皇上的想法,也得延迟下去。

    “竟有此事?京兆府为何没有奏报?”

    果然,姒峥的注意力被成功的转移了,李参将狠狠的瞪了那个官吏一眼,不甘心的自觉退下。

    姒峥的话音落地,贺行之走出人群,“启奏皇上,京兆府虽然没有向皇上奏报,却已经向内阁奏报了。

    就在前天夜里,突然间雷雨大作,而后南山村南一座山倾塌,吞没了两个村子。原本京兆府韩琦是要结案奏报的,但此案却被玄天府接手了。所以……京兆府只是上报了内阁却没有御奏给皇上。”

    “山体倾塌本属天灾,就算死伤八百百姓那也不该玄天府接手啊?对了,陆笙不是来了京城么?他来上朝了么?”

    这时候,陆笙才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启奏皇上,臣在。”

    “你怎么站在那了?你是当朝镇国公,理应站中间!算了算了,南山村的的事是什么情况?”

    “回皇上,臣亲自去南山村看过,南面无名山峰倾倒看起来不像是天灾,反倒是人祸。”

    “笑话!”顿时,人群中响起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武官之中,位列前排的一人冷笑一声,“山体倾倒不是天灾是人祸?你是不是以为人力有办法把一座大山给推到么?”

    陆笙眉头一皱,这货谁啊?

    这时,耳边传来了沈凌的传音入密,“此人为云泽候,是三皇子的支持者。而且前不久你办的董家似乎也是云泽候扶持起来的,听说董必成是云泽侯的亲表弟,在京城门阀之中,他家排第九,势力很硬,放心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