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槐夏记事 > 第五十八章:安利一个新学的美妆小窍门
    女鬼不说话。

    她当初看中周珏,就是觉得她每天光鲜亮丽的,化妆学校的工作又不重,上课也只是教些涂涂抹抹,没事儿就去试验各大品牌的新品……天,哪个女人不羡慕这种生活?

    这才一时心生嫉妒,附身到那个耳钉上。

    当然了,她也是看过小说的,曾经尝试过想要附在周珏身上,可惜没能成功,这才退而求其次,几番辗转,到了她轻易不会摘下的耳钉上头。

    但是因为能力又不够,所以如果附身,就只能听一听每天发生的事儿,看是看不太清楚的。

    本想着慢慢攒点精力,让这些有钱人也试试一下丑陋的感觉的,没想到目标还遥遥无期,自己就先交代在这里了。

    这会儿周珏问这问题,她虽然不回答,但是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周珏并不算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会儿面对一个险些害了自己的女鬼,就更加不客气了:

    “我最烦你这种人、这种鬼,每天无所事事,明明有大把的时间,却偏偏不肯学习。”

    “现在渠道那么多,你变成了鬼,应该比人还要更随意,随便哪个商场柜台,随便哪节美妆课,想听不就去了?偏偏走这些歪门邪道,动不动就怨天尤人,说什么都是没钱没钱没钱——”

    她好歹也当老师多年,此刻发起飙来仿佛教导主任,一般学生轻易招架不住!

    卢芳芳都忍不住悄悄挪动了一下,更别提那个没什么本事的女鬼了。

    在周老师的咆哮下,女鬼此刻怂得仿佛一只鹌鹑,再也看不出之前那嚣张的气焰。

    然而周·教导主任的教导才不会这么简单就没了:“没钱影响你减肥吗?脸上有痘痘,你不会戒糖不熬夜多喝水吗?网上视频那么多,没逼着你去健身房吧?少吃一块甜点什么抗糖口服液你喝都不用喝了吧?”

    “看看你这一层皮肉底子,年纪轻轻的糟蹋的连我都不如,你哪来那么大脸说用点好的护肤品化妆品就能比得过我们,你比得过谁呀你!”

    女鬼:……(′?皿?`)

    她就算是坏心眼,可不代表脸皮能跟心眼相匹配,此刻已然是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转了。

    这种学生周珏见的多了,不给她来个狠的,她就记吃不记打,转头两天又能恢复原样,更别提这女鬼原本就有害她的意思:

    “没钱买护肤品不会多做功课吗?多看多问多尝试,小姑娘年纪轻轻的钱不够又何必充大头非要买贵的?你刚不是觉得我脸上的妆好吗?我用的粉底多少钱你知道吗?打完折八十八!”

    “怎么可能?!”

    女鬼这会儿鼓起勇气:“你别以为我真的一点知识都不懂,你脸上的粉那么服帖,底妆肯定用的好的——要不然、要不然就是你之前的保湿打底做的特别好!”

    周珏白她一眼:“那鱼子酱松露好,也没影响我吃白菜啊!”

    女鬼气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这怎么不是一回事儿?!”

    周珏从包里翻出一块粉饼来,“啪”的一声扔在桌子上:“卢芳芳,你去,把脸洗干净过来!”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脸上的水别擦。”

    卢芳芳和女鬼的目光都盯着桌子上那个被暴力扔出来的粉饼,明晃晃的logo证实了这确实是一块儿不打折也不会超过100块钱的平价粉饼。

    这回,就连对这些不太感兴趣的何槐都忍不住又看了看周珏的脸——这种服帖又轻薄自然,偏偏还能遮住瑕疵的妆感,该不会真的是这块粉饼打造出来的吧?

    卢芳芳心道:果然,下一期的课程还是得老老实实的接着学才行。

    她老实的去洗脸了。

    ……

    这会儿大家都在家里,洗脸很是简单,一分钟不到,卢芳芳就顶着满脸的水珠出来了。

    而周珏则在这个空当将自己随身带的海绵扑打湿,抽出几层纸巾来,暴力的将水分吸得干干的,再随手拿个大粉底刷三两下在卢芳芳水乎乎的脸上上下左右各画出几道来,动作大开大合,毫无之前上课时教大家用各种海绵轻点按压的婉约美感。

    卢芳芳眼神向下看到这动作,总觉得自己上了假课。

    不过……这就上粉底了?

    ……

    卢芳芳的疑惑没说出来,女鬼替她说了——“你怎么就这么上粉底?不打底吗?要敷面膜,要用爽肤水,用精华用眼霜乳液面霜,防晒和妆前乳……”

    “不然脸会干到卡粉起皮的——”

    她叫起来的时候,周珏已经拿着海绵三两下迅速用全脸抹开再稍微点按的方式,将粉底涂抹得彻彻底底。

    全程没超过一分钟。

    女鬼瞪大眼睛,不说话了。

    卢芳芳感受着满屋子的沉默此刻忍不住将桌面的镜子放到面前一看——

    我的妈这是什么神仙粉饼她要囤一百个!!!

    一百个!

    镜子里的她皮肤白皙又透亮,哪怕离得这么近,也很难看到粉感。而不做任何护肤动作,皮肤不仅不干,也没有那种粘腻厚重的油润感,感觉后续的遮瑕和散粉完全不需要——

    好看哭了!

    她的皮肤怎么这么细这么白!

    ……

    这下子,女鬼和卢芳芳的眼神都盯在那盘粉饼上。

    周珏淡定的把东西亮出来——

    “粉饼88一个,海绵20块钱一袋——除了这么用有点浪费之外,还要啥自行车?”

    “有钱了就用好粉底,没钱了就用这个,影响到你的美了吗?”

    女鬼瞠目结舌:“我不信——你一定是在这个盒子里放了一盘大牌粉饼的替换装!是什么?是腊梅还是鱼子酱?还是香缇——”

    周珏却慢条斯理的把东西收回来:“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一不交学费,二还想附身害我,三还是个小心眼儿红眼病——我就不跟你讲。”

    女鬼:……

    她突然抱住了周珏的大腿:“老师,求你教教我吧!教教我嗷嗷嗷——”

    她撕心裂肺的喊着,仿佛是寒门学子苦求一份指点(没风骨版)。周珏终于狠狠吐出一口气,被更年期和静心口服液搅得一团烦躁的心思,在这一刻得到了宁静。

    她翘起嘴角,表情格外认真:

    “我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