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庶门风华 > 第一百五十五章、恕不奉陪(月票五十加更)
    周婉身边只带了两个丫鬟,并没有大人和婆子跟随,说实在的,若不是陆鸣也是一脸的意外,颜彦还真怀疑这两人不是第一次在书肆碰上。

    颜彦正暗自感叹这也太巧合了些时,只见陆鸣笑着回道:“这么巧?周表妹也来逛书肆?”

    “是,我经常来,不过却是第一次碰上表哥。表哥也知道,我是外来的,在京城也没什么朋友,只好来逛逛书肆打发时间,母亲说,女孩子多读点书还是有好处的。”周婉说完一脸娇笑地看着陆鸣。

    “是吗?怎么不来家里找五妹妹和六妹妹玩。”说完,陆鸣意识到什么,往颜彦的方向指了指,“你大表哥和大表嫂也在这。”

    周婉顺着陆鸣的手看向了颜彦和陆呦,脸上倒是也闪过一丝惊喜,紧走几步蹦到颜彦面前,“大表哥,大表嫂,真是好巧,我们又碰上了,你们是和二表哥一起来的吗?”

    “是好巧,我们是自己来的,想随意走走,没想到碰上二弟他们又碰上你。”颜彦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真的呀,那我和大表嫂可真是有缘。”周婉说完自来熟地凑上前挽住了颜彦的胳膊,“大表嫂,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看,我们刚一见面我就喜欢你编的花环,后来你成了我的表嫂,我又喜欢上你做的糕点,喏,我刚又去买了一大盒,都说相请不如偶遇,我请大家去茶馆坐坐吧。”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点别的安排,恕不奉陪。至于这糕点,我觉得还是趁热吃比较香一些。”颜彦可没忽略周婉看到陆鸣时眼睛里冒出的星星,这种事情她避之唯恐不及,哪会凑上前?

    不过看在对方年少不更事的份上,颜彦暗示了她一句,让她早点回家。

    谁知周婉不知是没听懂颜彦的暗示还是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听了颜彦的话忙欢喜地说道:“可不正是这意思,所以我才说请大家去茶馆,就着热茶一面品尝糕点一面听表嫂说说这糕点的来历,岂不是一件雅事?”

    “什么雅事不雅事的,不过是闲着无事想起书上的几句话,馋虫和好奇心上来了,自己动手试了试。”颜彦的脸有些冷了下来。

    看来,还是她自己太单纯了。

    周婉明知她和陆鸣的关系还非要拉着她给他们创造会面的机会,其心机也可见一斑了。

    陆呦早就不耐烦了,之前看在颜彦的份上极力忍耐,这会见颜彦撂脸了,忙把自己的荷包掏出来,把字幅的钱付了,拉着颜彦就要离开。

    颜彦倒是规规矩矩地和大家打了招呼,这才和陆呦从书肆出来。

    上了马车,颜彦的气消了,陆呦脸上却还有不虞之色,见此,颜彦凑过去挽住了陆呦的胳膊,“夫君,我想好了,我们的饭庄叫‘明园食府’,这名字是从我们的宅邸名字套来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家饭庄是我们的,如何?”

    陆呦听了这话没回答,定定地看着颜彦。

    颜彦摸了下自己的脸,“我脸上没脏东西吧?”

    陆呦摇摇头。

    “那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颜彦把头也凑了过去。

    陆呦扯了自己的手套,伸手覆上了颜彦的脸,“你不委屈?”

    “有什么可委屈的?日子是我们自己过,和干外人何事?”颜彦说完冲陆呦灿然一笑。

    其实,她也听见了方才那几个人的议论,尽管没听真切,可大致也能猜出那些话来,只不过她没往心里去,陆呦却往心里去了。

    “真的?”陆呦深深地看了颜彦一眼。

    “自然是真的。”颜彦说完很快想起了自己这几天对他的拒绝,刚要解释几句,可一想外面还有赶车的,便把话咽回去了,不过她却主动向陆呦靠了过去。

    这天晚上,因着自己的危险期已过,颜彦又重新回应了陆呦的热情,陆呦见颜彦不再排斥她,脸上又有了那种孩童般纯真的笑容。

    接下来几天,颜彦没再出门,她在忙着教奶娘做菜。

    饭店的掌柜定了石长生,可颜彦不能直接和他见面,因此她只能把火锅调料和底料的配制教给奶娘,此外,颜彦还亲自教会了奶娘几道新菜式,比如水煮鱼、酸菜鱼、清蒸鱼、粉蒸鱼,可惜没有辣椒,少了剁椒鱼和泡椒鱼。

    因着等那几个铜锅耽误了些几天,所以明园食府定在腊月初二这天开张,可巧这天也是颜彧的笄年日,不知是不是和颜彦上次过生日出事有关,颜家这次低调了很多,并没有举办什么花会,说是自家亲戚聚聚。

    这天一早,颜彦和陆呦穿戴一新,去上房告假时,陆老太太和朱氏也给颜彧准备了一份贺礼,由温嬷嬷陪同颜彦一同送过去。

    因着颜彦和陆呦先去的饭庄,这次仍是由陆呦把门匾挂起来的,这一耽搁,颜彦一行赶到颜家时,马氏正陪着她娘家几位姑嫂说话,外加云泽的妻子井氏。

    听见丫鬟通报,马氏倒是下炕迎了出来。

    “来,孩子,快让二婶瞧瞧,冷不冷?我听说你昨日又进宫去看太后了,太后身子好不好?”马氏一边问一边拉着颜彦的手,倒是也没忘了招呼陆呦。

    因着今天是来做客,颜彦给陆呦穿了件里圈是缠枝莲外圈是八宝团纹的宝石蓝蜀锦银鼠皮鹤氅,里面是一件灰色的直缀,也是华丽的蜀锦,自然也都是贡品。

    马氏倒还好些,之前见过陆呦穿新郎装,也见过陆呦穿一件绿色的云锦貂皮鹤氅来参加陈滢的饯行宴,故而她知道陆呦穿扮起来确实颇有几分气度,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哪家的翩翩佳公子,可惜,一开口就会露馅。

    可马氏的娘家人不清楚这些啊,她们倒是也在颜彦成亲当日见过陆呦,尽管那天他穿了身新郎的衣服,但却没有一点新郎该有的朝气和喜气,仍是畏畏缩缩的,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

    不过今天却不一样,眼前的人不但挺直了腰,且还会主动向长辈行礼并开口向她们问好,和那天一比,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最重要的是,这位哑巴看起来居然比陆家那个世子还要俊俏几分,这就不得不让她们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