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反派都是我马甲 > 第206章 看,我为你打下的帝国(45)
    陈全冷漠地望着护卫队队长倒在自己脚下。

    浅棕色的双眸中,半点涟漪都没有惊起。

    似乎只是做了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而已。

    先前回来的探子看到这一幕,吓得腿都软掉了。

    “总长……”探子跪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不敢抬头看陈全一眼。

    陈全收回血淋淋的机械手,漫步走到探子面前。

    探子只能看见他黑色的鞋尖。

    “吓到了?”陈全的声音温柔而祥和,却给人一种寒毛颤栗的危机感。

    探子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

    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在陈全面前。

    “没……没有……”探子颤着声音道。

    陈全俯下身子,伸手扶住探子的胳膊,把他扶起身来,甚至还为他拍了拍手肘上的灰烬。

    探子面如土色。

    能够清晰地看见他脖子让的青筋高高鼓起,血液不受控制地突突直跳着。

    “别害怕,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陈全淡淡地道。

    他很喜欢把人拿捏在手上的感觉。

    看到别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他能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兴奋感。

    探子抖得更厉害了。

    陈全挂着一抹诡异的笑意:“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想做听话的好孩子了吗?不听话的孩子,下场你已经见到了。”

    探子硬着头皮出声,可语调已经像是要哭出来了。

    “总长需要我做什么?”

    “去,把这道命令发下去,让周边三个星球的人立刻过来,同时准备一搜逃生机甲,五分钟后撤离。”

    “其他人……”

    陈全似笑非笑地望了过来。

    探子抿紧了唇角,不敢多发一言。

    “我知道了。”探子咬牙道。

    陈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果然权利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人会老去,但权利不会。

    只要把它牢牢地握在手上,它就会是你永恒的利刃。

    看着探子跌跌撞撞地逃走,陈全神情露出了几分癫狂。

    再多的心机又如何。

    一旦沃顿星所有的人消失,陈全又可以卷土重来。

    能活下来的,才是胜利者。

    陈全没有等探子回来,他等人走后,径直走到了书房中,打开暗格,露出书架后面的密道,冷笑着走了进去。

    挺直的背脊犹如即将凯旋而归的战士。

    两分钟后。

    一台重型机甲从密道中飞了出来。

    银白色的机身上,配上了最先进的武器与设备。

    如果顾知欢在这里,一定能一眼看出来,这台机甲是仿照“虞渊”设计的。

    在遍寻不到虞渊的机甲后,陈全暗自命人按照“虞渊”的设计图纸,再造了一台出来。

    只是这台机甲少了机甲核心。

    陈全只能用帝国目前最为强横的机甲核心作为配置。

    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带探子一起走。

    陈全在护卫队队长死的时候,其实自己已经下达了命令。

    并且,他早已打算利用这台机甲逃生。

    之所以还让探子去一趟,是因为陈全自身的恶趣味使然。

    只是遗憾的是,他看不见探子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离开,无数的重型机甲将核弹对准沃顿星的绝望了。

    如果能看见那个表情,陈全觉得自己一定会高兴上大半年。

    可惜……

    陈全摇了摇头,操纵着机甲进入跑道,冲上了天。

    半空中,陈全还能看见无数的机甲在空中交战。

    没有人注意到,一台银色的机甲冲破了大气层。

    陈全心情颇好地为自己放了一首歌。

    江云鹤……韩越……

    争来争去,最后还不是要在炮火中化为灰烬。

    陈全吹着口哨,满意地到达了太空中的中转站。

    这是他跟三大星球的人约定好的地方。

    陈全很早之前就研究过,在这里能够把沃顿星完完全全地收入眼底。

    从这里看过去,沃顿星如同一个蔚蓝色的水晶球,上面有白云,有绿草。

    陈全心想,等它爆炸的时候,一定比其他星球更美。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陈全端着红酒杯,坐在驾驶座上,抖着小腿,前所未有地快乐。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耐着性子陪韩越和江云鹤这些人玩游戏。

    像是猫捉老鼠一样,不舍得把老鼠一口吃掉,总是要先逗弄一番,等到无滋无味了,才塞到嘴里,残忍地吃下。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碰到这么多好玩的人。

    陈全舒服得脚趾头都弯了起来。

    这是他不为人知的癖好。

    陈全特别享受其他人难以置信和绝望的情绪。

    每每看见的时候,陈全都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一开始陈全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直到陈安被他派人杀死。

    临死之前,陈全和陈安连了视频。

    陈全承认自己所作所为的时候,陈安骤然放大的双眼让陈全当时差点没忍住,低吟出声。

    自那之后,陈全就跟中了毒一样。

    以至于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布局这一切。

    韩越、江云鹤……乃至自己的儿子……

    陈全情不自禁地想象着他们一会儿色变的样子,手指不断地屈起,又张开。

    看上去有些神经兮兮的。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陈全的笑容渐冷。

    不知是不是自己现在脾气变好了,这些人行动变得缓慢起来。

    连个紧急跃迁,都花了这么长时间。

    陈全眯起了眼。

    他现在心情好,可以不跟他们计较。

    陈全换了一首歌。

    墨绿色的监控器上出现了零星的几个小点。

    陈全皱起了眉。

    对面发来通讯请求。

    陈全接通之后,想也不想开口大骂:“其他人呢?七分钟了,就到了你们几个?”

    对面没有声音。

    陈全心头猛地一沉。

    多年来征战的警觉性陡然出现。

    陈全倏地坐直了身子:“你不是老高?你是谁?”

    “陈叔叔。”顾知欢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同时,她的脸出现在了陈全的屏幕上。

    不知是不是屏幕冷光照着的原因,顾知欢的脸上罕见地格外冰冷。

    甚至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陈全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拳:“你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家吗?”

    “睡不着,带着韩越一起出来散散步。”顾知欢伸了个懒腰。

    陈全:“……”

    谁他妈半夜睡不着觉在太空中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