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奇葩郑贺
    李承乾要去的芳池州都督府原本是在庆州怀安县境内办公,贞观年间庆州有一共有五个都督府,其中一个中都督府即庆州都督府,另外有四个都督府分别是芳池州都督府、安定州督府、安化州督府和鄜州都督府。

    这些都督府都是寄境在庆州,就是在庆州办公实际所管辖的羁縻州和氏族基本上都是一些居无定所的游牧民族。

    前几天李承乾收到李世民的诏书命他节制北地诸多都督府,他就立即下令芳池州都督府移治到离此百里外的党项羌野利氏聚居地附近的百泉县境内,昨日芳池州都督郑贺奏报已经移治到位。

    当日清晨李承乾下令出发,行军先锋官薛仁贵就率先领一千人马前行探路,随即李承乾的车驾也随同苏定方的中军起程。

    两天过去了,数千大军一路走过来风平浪静,这让李承乾都有些怀疑王群是否适合做收集情报的事情了。

    但是到了第三日午时大军刚停下休息,大军先锋官薛仁贵的副将卢泓就带来了薛仁贵的口信。

    李承乾正在坐一棵大楝树下乘凉。

    顶盔惯甲的卢泓走到李承乾面前单膝跪下道:“启禀太子殿下,末将与薛将军在前方行军时遇到党项羌细封氏进攻野利氏败退回来,薛将军命人将他们收拢住,特遣末将回来请示太子殿下如何安排。”

    李承乾第一次听说党项羌细封氏的事。

    本来李承乾是安排附近被突厥部族抢掠的党项羌人去求野利氏替他出头,现在又跳出来一个细封氏,怎么能不利用一下。

    “这个党项羌细封氏因何要攻打野利氏?”李承乾直接问道。

    “回太子殿下,据细封氏首领细封朱觉说:野利氏近两个月已经几次强行向他们这些小部族征收战马牛羊,这最后一次更是要把细封氏的仅剩的500战马都征收走,细封氏不给野利氏就在七天前派兵偷袭了细封氏出去放牧的人,把细封氏所有的牛羊都抢走了。”

    李承乾闻言忙回头问许敬宗道:“朝廷近几个月可有下旨向征党项羌征收马匹牛羊?”

    除了朝廷下旨没有人敢这么大规模地向羁縻州的民族征收战马和牛羊。

    像原州周边几个牧监同时勒索兰山部的事情是很少见,还是因为兰山部的阿史那杜询与这几个牧监都有过节。

    许敬宗想了一下摇摇头道:“大唐自贞观十五年灭高昌,已经两年没有大军出征了,这两年对羁縻州都是按常例征收的。”

    李承乾又扭头问卢泓道:“细封朱觉可曾说野利氏为什么征收这么多牛羊马匹?”

    卢泓忙道:“回太子殿下薛将军问过细封朱觉,只是细封朱觉也不知道野利氏为什么突然征收马匹牛羊。起初野利氏告诉他们是大唐征收的,但是田封氏有人去长安卖马打听到朝廷今年没有下过旨意,所以才不给他们。”

    李承乾站起身在原走两步抬头看着远处起伏的山峰沟壑,在这正午的阳光下依然雾气升腾,让人看不清其中直实的景象。

    心道:看来这次要拿野利氏下手是正确的,然后又想到他马上要去的芳池州都督府,便对卢泓道:“你回去告诉你们薛将军,让细封朱觉明日带着族人去见芳池州都督府都督郑贺,请他出面去找野利氏把征收走战马和牛羊都要回来。”

    “末将遵旨!”卢泓说罢就要告退,李承乾忙止住他道:“你先别走,孤王再给你写封书信你带着。”

    李承乾在信里告诉薛仁贵,让他安排细封朱觉去见郑贺时不要提见过唐军一事,他要试探一下这个郑贺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卢泓走后其他人也都回到各自的营帐或休息或处理军务,李承乾便问一直留在他身边的尉迟恭道:“鄂国公可知道郑贺这个人?”

    尉迟恭脸上露出一抹追忆之色道:“回太子殿下郑贺乃是一员老将,贞观九年卫国公征吐谷浑时他曾立过大功,被封为高陵郡公,在芳池州做都督今年已经做了八年了。”

    李承乾闻言不由问道:“鄂国公跟他有旧?”

    尉迟恭闻言一怔道:“只是泛泛之交,去年老臣辞官在家修道,时常会想起这些年大唐打过的仗。”

    ……

    ……

    到了晚上大军扎营后,李承乾柱着拐杖慢慢地在军营里走动许敬宗前来禀报。

    “启奏太子殿下芳池州都督郑贺上奏,明日一早带领百泉县的文武官员出城三十里迎驾。”

    李承乾闻言停下脚步想了想,三十里远几乎是李承乾大军一天的行军路程。按正常路程他们要到明日晚间才能走到百泉县城,这样一来明日就没有时间让细封朱觉去见郑贺了。

    “传孤王旨意,今日早早歇息明日寅三刻起床五刻出发午时不停,务必于申时前赶到百泉县城。”

    “臣遵旨!”

    ……

    ……

    第二日李承乾的车驾出发不久就远远地看见前面路边彩棚高搭,一众文武官员都站在路边等候着他的车驾。

    郑贺一看见李承乾的人马走过来,便忙带领着一众文武官员上前迎接。

    见此走在大军前头的苏定方和程务挺忙把战马让在路边,身后的士兵也都跟着站到大路两边,护着李承乾的车驾仪仗慢慢往前走。

    李承乾坐在车驾上看着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紫色官服的高瘦老者,知道这个人就是郑贺了。

    因为在芳池州都督府,只有郑贺一个人是从三品的官员。

    见此李承乾心里便有些不悦,心道郑贺是看不起自己,他一个在职的从三品武将来迎接自己居然敢不穿不盔甲。

    李承乾沉着脸对刘葵道:“稍后他们拜在地上,你喊一声平身车驾直接过去。”

    刘葵闻言看着远处的郑贺一行人冷笑一声道:“遵旨!”

    两个人刚说完就见远在几十丈外的郑贺一行人停下脚步大礼参拜,跪伏在路边上一动不动。

    李承乾一下看傻眼了,大唐的官员见皇帝都不用下跪啊!

    特别是看着郑贺那被紫色官服包着的撅的像山一样高的大屁股,觉得十分滑稽。

    李承乾看着路边跪着的这群人,心思电转,从郑贺那依然撅得像山一样高的屁股看,可不像是轻视自己?

    但是打死李承乾也不相信,今天如果是李世民前来巡视,他郑贺敢不穿盔甲来迎接李世民。

    能礼下于人,看来郑贺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