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怎么了?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紧张看电视的。”

    十二年过去了,江女士比之前看起来老了不少,最明显的反应就是身宽体胖,越来越富态了,也越来越慈祥了。

    “奶奶,快看,那个小侯爷是我,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戴了头套,快看呀。”

    小小没有哥哥姐姐的沉稳,因为家里几个女人的过分宠爱,让他的性格比较跳脱,这时候坐在佑左左和江月琴中间,指着古装电视剧里风度翩翩的小小少年郎兴奋不已。

    “还真是的,眼镜呢,快让我看看……”

    江月琴接住佑从茶几抽屉里找出的自己的眼镜,看着电视里的小孙子,整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儿。

    “小小你会拍戏?这个事情跟爸爸说过吗?爷爷知不知道?”

    等一节电视剧演完了,佑左左才看着小儿子不放心的问。

    他们这样的家庭,本身就比普通人家敏感一些,做什么事情都得提前跟家里商量一下,这孩子不声不响的电视剧都播出了,佑左左就怕会影响到家里老人。

    “跟爸爸说了,合同还是爸爸安排谢叔叔带人过去看的,妈妈,爷爷说只要我不代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骗人、不偷税漏税就没问题。”

    “那就好。”司徒青还在任上,裴清秋这边已经连任两届了,只怕这次选举要挪动一下了,佑左左就担心孩子的事情会成为别人攻击他们的着手点。

    “哈哈,不错,不错,我们小小这么小就有这么好的演技,你看看,网络上一片叫好声,看来小小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

    江月琴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机激动的嘀咕。

    不一会儿,陈淑芬也带着东西过来,直接朝小小招手。

    “外婆大美人,你有没有看我的电视啊?”

    小小比哥哥姐姐都泼皮,那张嘴就跟抹了蜜一样,只要他开口,就没人能招架得住。

    “看了,看了,就是看了我才过来的。”陈淑芬拍了拍小外孙的胳膊,跟江月琴打招呼。

    虽然小瑾儿入了司徒家的户口,可谁都知道,裴逸曜不可能放着这么优秀的继承人给司徒家、让盛世走向衰败,大家心知肚明,都没有挑破。

    可是小小不一样。

    相比于哥哥姐姐从小的辛苦付出,小小在家的时间更久,跟奶奶外婆她们的感情也更深,不管是江月琴还是陈淑芬,都把他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爱着。

    “怎么样,怎么样,外婆你有没有被我的新造型帅到?”

    “……”看着小儿子臭屁的撩了一下他短的不能更短的刘海,佑左左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小家伙这臭屁劲儿,跟小鱼儿小时候有得一拼,也不知道他们这是遗传了谁。

    “嗯,帅到了,刚刚你外公还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慰问一下咱们家小帅哥呢。”

    “说起来,小小确实有进入娱乐圈的资本,想过以后干什么了吗?”

    两亲家一左一右的坐在裴珽小帅哥身边,认真的问。

    “嗯,想好了,我哥发展公司,以后肯定需要代言人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别的地方我又帮不了我哥,总不能一直吃白饭吧?”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小小的自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佑左左条件反射的站起来跑了过去。

    “妈妈,我回来了。”长高了不少的英俊少年张开双臂,结实的拥抱着泪眼婆娑的佑左左。

    “小瑾儿回来了,快过来,过来让我跟你外婆好好看看……”

    等那边母子终于控制住情绪,江月琴才站起来,笑眯眯的招了招手。

    “奶奶、外婆,看到你们让我感觉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怎么一年半时间过去了,你们一点儿都看不出来老的?反而是比以前更年轻了?”

    故作哀怨的语气,让两个奶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快,杨嫂,快去超市多买些菜,小张呢,去老院子那边,把几位老太爷都请过来,我,我去打电话……”

    短暂的温馨过后,江月琴兵荒马乱的安排。

    “那我去接小鱼儿。”不舍的看了眼儿子,佑左左转身离开。

    “唉,果然还是你更受欢迎啊,你一回来,家里这些大美女们就看不见我了。”

    等佑左左离开了,小小才趴在沙发背上,看着只比自己大两岁,却已经如此出色的哥哥,忍不住撇撇嘴抱怨。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你去管理公司,让我留在家里每天陪着奶奶和妈妈?”

    司徒瑾过来,单手撑着沙发靠背,大长腿一迈,轻而易举的跳了过去,搂着陈淑芬的肩膀,对于如此不知足的弟弟,表达了他的深切谴责。

    “……”

    “还是算了吧,让我去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打交道,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不过,哥,既然你回来了,能不能分担一下我的压力,裴总已经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对于他老子隔三差五看他不顺眼这个问题,裴珽小帅哥表示,说多了都是泪啊。

    “你最好还是安稳一点,就算想拍戏,也得先顺利完成学业,爸说了,最低必须拿到硕士学位。”

    这是裴逸曜对三个孩子的要求,可以说,这么低的档次,就是专门为裴珽考虑的,毕竟,另外两个孩子都很优秀。

    “……”

    “外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过去陪陪你吧?”一脸纠结的裴珽小帅哥自怨自艾。

    自家老爸平时要求多,但至少不是天天见面,现在他哥回来了,可是实打实的有人监督啊,裴珽瞬间感觉日子不好过了。

    “你去哪里都没问题,既然已经可以自己挣钱了,今天吃完饭,我会建议爸取消你的零花钱了。”

    “喂,司徒瑾,你是我亲哥吗?!”裴珽瞬间被自己老哥的威胁吓着了。

    别的事情他不担心,可是,没钱真的会死人啊,尤其是,他玩儿的都是一些比较烧钱的游戏,而且,他又不像他哥,可以自己搞投资,他就是个穷光蛋啊。

    “这次能拿到年级第一,我就告诉你我投入最多的那支股票。”司徒瑾说完,跟陈淑芬说了一声,先回自己房间了。

    “一言为定啊哥!”裴珽却因为他的话,兴奋的在沙发上滚了两圈。

    “……”司徒瑾听着身后弟弟小傻子一样的笑声,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是不是傻?不对,司徒瑾现在要怀疑的是,这家伙到底跟自己是不是一母同胞的?这蠢劲儿,是不是妈妈怀孕的时候,提前预支了所有聪明?

    “快去收拾一下,等下你爸爸回来看见你这个样子,你又要挨训了。”

    就连陈淑芬都看不下去了,拍了拍小外孙的脑袋瓜子,示意他收敛一点。

    整个都城,不,现在应该是整个国内,还有哪家公司比盛世更厉害的?

    而且,逸曜已经明确表明,公司会交给小瑾儿,他自己的钱肯定是投入了自家公司,也就小小还不懂。

    唉,这个傻孩子,总是被忽悠。

    晚上,难得的一家人齐聚,不仅三位老太爷,就连两位首长、已经成功进入军队做了指导员的小鱼儿,都回家了。

    “准备的怎么样了?”吃完饭,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裴逸曜一边低着头帮佑左左

    磨指甲,一边问。

    “已经准备好了,爸,我想参加今年的高考。”

    虽然他现在才十六岁,司徒瑾却是个从小就特别有主意的人,他自己要走的路,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嗯。”对于如此识趣的儿子,裴逸曜是相当满意的。

    不过,视线撇到一边缩着脖子装鹌鹑的小儿子,裴逸曜忍不住凝眉。

    “你哥已经准备高考了,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啊?”他哥参加高考,关他什么事啊?虽然他已经有一米七七的身高了,可他今年才十四岁啊,现在参加高考会不会太高调了?

    “最近跟着你哥一起学习,争取今年一起参加高考,早点去大学。”

    “阿曜你什么意思?小小是碍着你的眼了还是怎么的?你急着把他赶出去干什么?”

    裴逸曜的话,轻而易举的挑衅了江女士脑子里的那根弦,瞬间气势汹汹的瞪着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儿子。

    他自己平时忙的不回来,还好家里有小孙子陪着他们,他现在还要把小小赶出去,以后她怎么办?

    “大学就在都城,能赶到哪里去?”裴逸曜睨了眼一脸委屈却怎么也压不住笑脸的小儿子,眉头蹭蹭蹭直跳。

    若是可以,他真的想将这个家伙丢到非洲去,省的他成天给他找不痛快。

    可是,不行啊,这家伙要是不在,家里其他几位女士不说,左左的眼泪就能淹死他。

    “……”裴珽小帅哥郁卒了,所以,他还是被嫌弃的,而且,他爹还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

    “妈妈……”裴珽委屈巴巴的看着佑左左,等着他妈给他撑腰,只要他妈不愿意,他爸绝对不会反对。

    没办法,裴总本身就是个怕老婆,这几年已经到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好了,你听话,你爸爸也不是说让你今年一定参加高考,只是让你提前准备着,哥哥都参加考试了,你还在中学吊儿郎当也不是个事儿是不是?”

    佑左左是心疼孩子,可同时,她又无比清楚自己三个孩子的能力。

    小小就是懒,智力测试跟哥哥姐姐差不多,他就是上面有人撑着,不需要他太过辛苦,所以散漫惯了,若是没个人在后面鞭策,这孩子还真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子。

    “好吧,妈妈,我知道了。”最后的护身符也叛变了,裴珽一脸菜色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裴逸曜的要求。

    “这样也好,都说出名要趁早,这时候参加高考,等你大学可以接戏实习的时候,也才十八岁不到,还是个小鲜肉,再过两年长歪了怎么办?多浪费资源?”

    “噗……”被自己亲姐姐补刀,裴珽一脸的生无可恋,哀怨的趴在江女士的肩膀上装死。

    “小鱼儿最近怎么办,累不累,能不能适应那边的节奏,不行咱们就做文职,咱们娇滴滴的小姑娘,跟那些五大三粗的家伙一起训练,太影响心情了。”

    对两位爷爷来说,孙子什么的,都不如继承衣钵的小鱼儿来的重要,这不,端水果的端水果,倒水的倒水,佑左左怀疑,小鱼儿要是活动一下肩膀,两个老头子还有可能过去按摩呢。

    “……”再次被差别对待,裴珽彻底不想说话了,整个人躲在奶奶的阴影里淡化存在感。

    “不用了,爷爷,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希望五年之内,我们家可以有一个女长官,十年之内,我能被称为首长。”

    “有志气!来,宝贝吃个葡萄。”就因为小鱼儿一句话,两个老爷子眼睛都放光了。

    “……出息……呃……”被忽略的裴珽小帅哥一边画圈圈一边嘀嘀咕咕,结果嘴里突然被塞了个葡萄,看着奶奶眉开眼笑的样子,瞬间满足了。

    “加油,电影学院就在都城,到时候我让你外公去打招呼,直接住家里,不会太辛苦的。”

    那边两个老头子还在体贴大孙女,这边两个奶奶在安慰小孙子,甚至已经想到了大学住宿的问题。

    “……”奶奶,这葡萄我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

    天知道,他一点儿都不想这么早上大学啊,天天跟一群老年人在一起,真的会很影响人心情的啊。

    “小小,你乖,早点上大学、早点拍戏,奶奶可喜欢你拍的戏了,等我们家小小以后成影帝了,我出去就可以跟那些老姐妹们嘚瑟了。”

    “……”奶奶,其实后面的话你真的不用说出来了。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跟阿曜送爷爷他们回去,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是周末,小鱼儿,你们要不要去御园那边玩儿?”

    这两年,佑左左经常去御园那边休息,难得孩子们都回来了,佑左左特别想带他们过去。

    “爸爸,可以吗?”做事情果断干脆的小鱼儿突然抬头问一旁沉默不语的男人。

    “……嗯。”裴逸曜抬眸看着佑左左眼底盛满的祈求,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

    就算他们过去又怎么样,御园那边的房子已经分配好了,他们过去也是各住各的,不会打扰到他跟左左。

    

------题外话------

    小伙伴儿们,正文内容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会有几个小番外,想看的亲不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