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甜妻辣爱 > 第六十四章 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陆季雲平复了半天,勉强让自己恢复了正常,他一转身,就看见摆了一张怨妇脸的乐嘉容,吓了他一跳!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会是着凉了吧,他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不烧啊。不是发烧的话,那你是哪里不舒服呢?”

这个榆木疙瘩,整天就知道她哪里不舒服!她现在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通通都不舒服!

乐嘉容轻轻的瞥了他一眼,那幽怨的眼神看的他头皮发麻心里发毛。他果断的决定,逃离这大型事故现场,绅士的拍了拍她身上的沙子,陆季雲温柔的询问,“饿不饿?我们去吃海鲜吧。对了,你对海鲜过敏么?”

“我几乎没有吃过海鲜,不知道过不过敏。不过你要是想去吃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他没有再提起刚才的事情,这让乐嘉容悬着的心终于归了位。他们明明是假的男女朋友,可最近总是接二连三的擦枪走火,真的是太尴尬了。还好他没有提,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不,这次你是主角,不必刻意的配合我的口味。你想吃什么,我陪你去吃!”陆季雲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她有些红肿的唇,常年如冰瘫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裂缝。瞧瞧他刚才干了什么混账事,简直是惨不忍睹!

“那我想吃火锅,你陪我吗?”乐嘉容调皮的眨眨眼,“还是吃超级超级辣的那种,你敢不敢去吃啊!”

陆季雲咽了咽口水,豪气十足的回,“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了陪你吃,就陪你吃。走了,咱们去吃火锅去!”大丈夫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他苦逼的想,现在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乐嘉容拍了拍他身上的傻子,巧笑嫣然道:“我只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就你那破胃,还敢吃麻辣火锅,你咋不上天呢你!”她拽着他的胳膊,大步向前走,“走了,我们去吃大排档!”

两个小时后,乐嘉容心满意足的靠在椅子上,摸了摸浑圆浑圆的肚子,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

“人吃饱了,果然心情就好。”她双手托腮,看着窗外的大海,心情超级不错。“好喜欢这个地方呐,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看海。要是能在这里买套房子住的话,哇塞,一定可以长生不老!”

陆季雲敲了敲她的脑袋,“还长生不老呢,你先把唐僧找出来再说!”他招来服务员,付了账,然后问乐嘉容,“要不要散散步,消化一下。”

“要!”这要求真的太合她的心意了,正愁着找什么理由,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呢。

两个人并排的在沙滩上走着,有说有笑。过了好一会儿,等两人反应过来时,他们的手已经牵在一起了。

乐嘉容就当没看见,继续拉着他走,指了指远处的天空,感叹道:“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啊!”

陆季雲没有开口,视线自两人交握的手上一扫而空,本来迷糊的心终于撕裂出了一角的清明。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他终于想通了,那么多次的失控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除了蕴舒,他没有过其他女人,也对女人提不起兴趣来。可是,乐嘉容是个例外!

“嘉容,乐云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问题,“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这男人最擅长做的事就是泼冷水,气氛如此美妙,他却如此冷落,这样真的不好不好。

“我还没想好,”她收起了笑容,脸上带着满满的落寞,“季雲,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无法原谅,可是他毕竟养了我那么多年,我嘴上说着如何如何的恨,可要真的下狠手的话,我下不了那个手。”

有一种人,就算对他再怎么的恨之入骨,拼命的想要把它当垃圾一样丢掉。可是他就是根深蒂固的留在你的心里面,敢也赶不走。存心隔应着你!

他拉着她坐在沙滩上,“我理解你的感觉,也知道你的难处。如果你真的不忍心,我可以帮他请个律师。”他顿了顿,接着说,“我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只是嘉容,我觉得乐云生这个人劣根性真的太重了!”

乐嘉容苦笑,她又何尝不知呢。乐云生那个人就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目光短浅,自私自利,一点思想觉悟都没有。不过仗着几分小聪明和出色的皮囊,竟然在生意场上混的风生水起。

不过最后还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的是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不,就让他为自己所犯的错误付出代价,我不会去昧着良心不帮他,我怕我会心不安!”

“别太为难自己了,你的身后还有我!”

不过是一句寻常的关心之语,却成功的让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低下头想要掩饰此时的窘迫,却还是让她发现了。

陆季雲知道这坚强的姑娘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心结,她心里有太多的太多的苦,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言说。

他温柔的搂着她的肩膀,温声劝慰,“想哭就哭吧,这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乐嘉容强忍着泪水,心想,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在你面前软弱!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恨我,恨不得杀了我!他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

这个问题除了乐云生没有人能回答,讲来讲去无非就是一句心理上的失衡。

“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想了。你不能因为一个对你无足轻重的人,就浪费了你生命中的美好时光。你不是总是对我说,人总是要往前看向前走的吗?那为什么现在轮到你了,你就放不下了呢?”

乐嘉容倔强的回,“我没有放不下,我只是想求个答案!”

“答案你心知肚,”陆季雲摸摸她的头,轻言轻语,“别再折磨自己了,他不值得!没有人值得你为他流泪!”

乐嘉容沉默了一下,反问了一句,“那么你呢,你打算怎么处理和陆夫人的关系呢?你和我不一样,乐云生不是我亲生父亲,我们终归是感情浅薄。但是陆夫人却是给了你生命的那个人,你们两人之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总不能一直这么敌视下去吧。”

刚刚还侃侃而谈的陆季雲沉默了,他幽幽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季雲,我知道你跨越不了心里的那道坎,也知道陆夫人的所作所为确实很伤你心。我不求你和她的关系多好多好,但我希望你别折磨你自己。”

别以为她不知道,每次他们吵完架之后,他的脸色总是惨白惨白的,心情也糟糕透顶。

说不在乎肯定是假的,只是他太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了!

“我知道了。”陆季雲轻轻的点点头,“我不能承诺太多,我只能保证,如果她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她的。既然无法做到和平相处,那么就尽量做到相看两不厌吧!”

乐嘉容笑了,“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那你呢?”

乐嘉容一头雾水,“我怎么了?”

“以后你要怎么办呢?”

“我呀!”她叹了一口气,“那得看乐云生还能不能出来了。他要是能出来的话,我就为他养老送终。他要是出不来的话,我就去给他收尸,总之不能让他暴尸荒野了。毕竟曾经父女一场,这也算是尽了一份心了。”

陆季雲满意的点点头,“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以后这话题不会再说起了,就按照着做吧!”

“一言为定!”

没有跨不过去的坎,跨不过去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心结!

对乐云生心思复杂的人除了乐嘉容,还有乐母。那日和孙夫人告别之后,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看守所。

此时的乐云生没有了刚进去时的嚣张,他满脸沧桑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前妻,心里的滋味着实不太好受。

“你这干什么,是不是来看我死没有?”

乐母淡淡的回,“我没有那个闲情逸致!”

“那你来干什么!”乐云生嘲讽的笑了,“总不会是来看看我过的好不好的吧。”

乐母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你还是和原来一样,总喜欢把别人的好心当恶意!”

“你不是巴不得我去死么,你不是让我永远的滚吗,那你今天为什么来看我!”

“我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乐云生动了动,手铐脚链刺啦啦的响。他恨意满满的看着束缚着他自由的东西,凶狠的想要吃人。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对嘉容下狠手,你就那么见不得她么?”

一听到乐嘉容的名字,乐云生的情绪立马变得激动起来,“别给我提那个死丫头,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她出生的时候没有掐死她,才会养出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她就是一个野种,就是一个白眼狼,竟然联合外人来对付我!”乐云生愤怒的咆哮,“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乐母忍无可忍的回吼,“你有什么脸面这么说她,她小的时候你对她不闻不问,她无数次的问我,为什么爸爸不喜欢她,可就是如此,在得知你背叛了我们这个家,她还是在劝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