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秘战 > 第186章 奇怪的目标
    宪兵队队部。

    “铃铃铃铃铃铃!”电话响起。

    服部彦雄拿起电话:“喂,我是。”

    “少佐,夫人今天去了福聚成。”

    “有人和她接触吗?”

    “没有。”

    “她现在在哪?”

    “叫了一辆黄包车往宪兵队方向去了。”

    “……她在福聚成都买了什么?”

    “买了几件小孩子穿的衣服。”

    “小孩子穿的衣服?”

    “是。”

    “好,我知道了,明天继续监视,即使汇报!”

    “是!”

    半个多小时之后,房门哗啦一响,常红绫从外面走了进来。

    服部彦雄说道:“绫子,你怎么来了?”

    常红绫放下手里的纸袋子,说道:“去了福聚成,顺路过来看看你。”

    “哦,买了什么?”

    “你猜。”

    “糖果?”

    “再猜。”

    “衣服?”

    “嗯,猜猜是给谁买的衣服呢?”

    服部彦雄微笑着说道:“特意拿到宪兵队……是给我买的吗?”

    常红绫从纸袋里拿出几件小衣服,花花绿绿摆了一桌子,说道:“怎么样,好看吗?”

    “买这么多小孩子衣服,你这是要送人吗?”

    常红绫娇嗔的说道:“这是给我们孩子买的。”

    “我们的孩子?你、你怀孕了?”服部彦雄惊喜的说道。

    “哪有那么快,我心想着每天都在吃药,估计也快了吧,早一点准备着,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服部彦雄哑然失笑,说道:“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就算你现在怀孕了,十月怀胎,也还要漫长的时间。”

    “看见这些小衣服,心里特别喜欢,就随手买了。”

    看着常红绫细心的整理着那些小衣服,服部彦雄也渐渐释怀,近藤彰监视了半个月,没发现任何问题,自己何必对妻子疑心呢。

    “绫子。”

    “什么?”

    服部彦雄一本正经放说道:“我为前一段时间,自己对你的态度,正式道歉!”

    常红绫说道:“没什么,事情都过去了,你是大男人,不用跟自己的妻子道歉。”

    “我向来反对大男子主义,家庭应该是平等的才对,所以,我必须道歉!”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常红绫走到服部彦雄近前,伸手掸去军服上一处烟灰。

    “报告!”门外传来宫本的声音。

    常红绫挣脱服部彦雄的手,轻声说道:“你忙公事吧,我回家了。”

    “我派车送你。”

    “不用,没有多远,我坐黄包车回去。”

    “好。”

    服部彦雄坐回办公桌后面,说道:“进来。”

    宫本推门走了进来,对往外走的常红绫躬身致意:“服部夫人。”

    常红绫微微额首致意,迈步走了出去。

    按照姜新禹的办法,常红绫停止了一切活动,尽量展现出一个居家女人的样子,用来迷惑服部彦雄。

    就目前来看,效果非常不错!

    “什么事?”服部彦雄心情很愉悦,点燃了一支香烟。

    宫本近前一步,说道:“少佐,双塔街8号的目标出现了!”

    “哦?是什么人?”

    “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是抓花豹子的人吗?”

    “不是,近藤先生比对过画像。”

    “他去双塔街8号做什么?”

    “不清楚,他拿钥匙打开房门,拎着一个皮箱进去,在里面待了几分钟就出来了。”

    “近藤彰呢?”

    “他担心下面人办事不力,误了您的大事,亲自带人监视吕明。”

    “很好!宫本少尉,你立刻去通知近藤彰,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对这个人实施二十小时严密监视!”

    “那……双塔街8号怎么办?”

    “留人继续蹲守,双管齐下!”

    “是!”

    …………

    接下来的几天里,宪兵队队部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少佐,那个人在东来顺涮羊肉……”

    “少佐,他在宝局赌了一天钱……”

    “他在同德顺抽大烟……”

    “他去了十八街,进了一家窑子……”

    这些消息听的服部彦雄直皱眉,这哪里像是一个情报员该有行为,倒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忽然有钱了恨不得什么都见识一遍。

    “少佐,他买了去北平的车票……”

    服部彦雄沉思了一会,说道:“秘密逮捕此人!”

    “是!”

    一个小时之后,近藤彰来到宪兵队队部,说道:“少佐,人抓来了。”

    服部彦雄说道:“把他带进来!”

    近藤彰冲门外一挥手,他的两个手下抬着一个麻袋走进来,里面明显装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人。

    近藤彰吩咐道:“打开!”

    两名手下解开麻袋口,里面露出一个五花大绑的中年人,嘴里堵着一块破布,惊恐的看着屋子里的这些日本军官。

    服部彦雄走过去,拿掉了他嘴里的破布,说道:“你是什么人?”

    “太、太君,这是怎么话儿说,我一没偷二没抢,抓我干嘛……”中年人颤声说道。

    “我再问一次,你是什么人?”服部彦雄重复着自己的话。

    “我叫、我叫赵蛤蟆……哦,不不不,我叫赵光辉。”

    “赵光辉,你是做什么的?”

    “什么也不做……”

    “什么也不做,你不用吃饭吗?”

    赵光辉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连忙说道:“太君,我知道你们为啥抓我了,我发誓,早就金盆洗手不干了。”

    “说的明白一点!”

    赵光辉苦着脸说道:“我在北平让警察抓了两回,就没敢再干过,这次来堰津,除了替人送一只箱子,真的啥也没干,太君,我冤枉啊。”

    服部彦雄沉吟着说道:“你是北平人?是一个贼?是这个意思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你是北平的共党?”

    赵光辉愣了一瞬,说道:“共党?太君,您太抬举我了,我怎么会是共党,我连共党这两字都不会写。”

    从赵光辉这几天的行为,加上刚才的一番对话,服部彦雄多少也猜到了,这个人应该是被共党利用了。

    “你为什么来堰津?”

    “太君,不怕您笑话,这段儿时间,我正愁上哪找饭辙呢,然后就有一位先生找上我,说是替他去堰津跑趟腿,就给我十块大洋。”

    “送一只皮箱,就能拿到十块大洋,你不觉得奇怪吗?”

    “您都知道了……”赵光辉惊讶的张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