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非要我来做救世主吗 > 第两百七十八章 一步步引诱至今
天色已经入夜,暮色降临,圆月高悬,偶有几只黑鸟划过天空,连声音都不发出,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靠在树边,将穿越门置立在对面,张凡无聊地抛完着石子,等待门那边的人过来。

吱吱----

眼看着又到了饭点的时间,张凡大衣的胸口处,两只小家伙同时探出了头,粉嫩的肉掌上长着细长的指甲,不停耸动的鼻头牵连着根根胡须跟着颤抖,半睁的眼意识朦胧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哟,你们倒是知道要吃饭了啊。”

张凡从口袋里抓出两颗瓜子,一把捏住先喂给了左边那只黑色的。

于是右边白色的始王在看见张凡手里的瓜子后,顿时奋不顾身地开始扒拉着准备往外翻,眼看着肉成一坨的身体就要从半米的高空坠落。

“欸欸欸,你小子急什么啊。”

连忙伸手兜住始王,而另一边则因为张凡这一走神,慌忙将他手中的两颗瓜子全抢了过去,“咔咔”几声脆响,便剥去了外壳,将瓜子仁吞了进去。

然而鼓起的腮帮暴露了它并没有咽下去,只是当作储粮储存了起来。

“靠,你这家伙怎么跟休汝一个样,这么霸道?”

一边指责着黑色仓鼠的行为,张凡又伸手掏出了几颗瓜子,递给了手里的始王。

黑色仓鼠无辜地抬出头,爪子搭在口袋边沿,看看张凡,又看看始王。

“看什么看,多学学始王,不咬人不惹麻烦,性格还温顺,你性子暴躁地跟休汝……卧槽!?始王你他娘地又边吃边拉!”

在张凡手忙脚乱地甩着手上的黑色颗粒时,一直没有动静的穿越门被从另一边推开了。

林启一出来,便看见了张凡狰狞的面目。

“好了,走吧。”

“靠,这群小崽子,早晚有一天得让他们发烧。”

张凡骂骂咧咧地起身,将不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始王粗暴地扔回了大衣口袋里,看向林启。

刚刚林启说是要去现实世界有点事,晚上回来,让张凡记得及时接他,于是张凡就一直从下午饭开始,在后山等到了现在。

“回去干什么了?”

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却感觉到草地上的湿润水汽沾在了裤子上,裤子后湿了一大片,张凡脸色一沉,还是忍着没让自己露出异样。

“没什么,就是回现实世界怀念一下而已。”林启真诚地笑着,眼中宛若映衬着繁星,在夜晚看上去极为明亮。“那边的生意也还做的不错,不用担心。”

林启又突然想起临走前张凡的叮嘱,于是笑道:“哦,对了,你说的那家店我也去看了,还在开,生意还不错。”

“还有那个叫小雪的姑娘,你别说,还真是一个美女。”

“怎么?看上她了?”

“哈,小凡子你的女人我怎么敢动。”林启似乎心情分外好,毫不介意地笑着。“而且我去的时候说是你朋友,人家小雪可是眼睛都亮了,你小子不会看不出她对你有意思吧?”

张凡闻言,撇了撇嘴,嘟囔着:“有意思也不可能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来吧?”

“……也是。”

林启的回答在犹豫之后,突然变得深沉。

这个世界,还真不是一般人应该待的地方。

“走了,回去了,困死了都。”张凡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懒散道。“明天还有训练啊,你不走我先走了。”

挥了挥手,张凡也不等林启的回答,便自顾自地走入了黑暗中,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夜晚依旧静谧,只是从后山看去,天璋本部城却没有了之前的繁华和热闹,此时家家紧闭的大门,和早已暗淡无光的窗户,都让整座天璋城陷入了沉睡中。

少主的叛变,二少的丑闻,早已经让这个地下组织龙头变得不如以前那般有活力。

好在张泯在位,雷厉风行的作风和果断的决策将一切动荡的源头都被扼杀在了摇篮中,这才没让天璋内部发生大的混乱。

要是换作小组织,现在肯定已经解体了。

林启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让心跳变得平静些许后,才缓缓吐出。

已经一年了啊。

没想到一年之内,发生了这么多事。

想起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决定,林启微蹙眉,无奈地笑了笑。

算了,既然已经做决定了,那就姑且抱着全力以赴的心态去试试。

在微风中活动了下身体,林启释然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推开门,里面一片黑暗,林启尽量放轻了动作,并没有完全推开门,只是推开了刚好能容纳一个脑袋的空隙。

悄悄打量着里屋,确认里面的人已经休息后,林启才稍微松了口气,继而将门轻轻推开,侧身闪了进去,将之前就准备好的便利贴放在了桌子上。

回头望了一眼里屋,那里依旧没有动静。

微微笑了笑,林启又轻手轻脚地离开,将门带上。

心里最后的心愿也放下,林启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快步走向天璋的传送阵----那里之前的传话者已经在等着他了。

“少主,您来了。”

“嗯。”

林启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站到魔法传送阵上,昂首示意传话者也过去,后者顿时会意,谄笑着点头哈腰,惶恐又想要巴结地,离林启隔了一段距离。

嗡----

轻微的嗡鸣声伴随着魔法阵柔和的光亮震荡着耳膜,从下往上的白光照耀在林启的脸上,明暗分明的脸忽而因为轮廓清晰而变得坚毅。

有些事情,如果无法决断,顺从自己内心就行了吧?

眼中的坚定之色随着愈发强烈的白光,逐渐被吞噬笼罩,最终同林启整个人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于是夜又恢复了祥和,柔风吹过,席卷一片树叶,落于传送阵之上。

落地之时,嫩绿的叶片上似乎覆盖着一层薄冰,月光洒下,闪着剔透的寒光。

许久,薄冰融化,消融成一小滴水珠,最后又随着夜晚逐渐深了,蒸发消散,无从觅迹。

……

七天后。

灵目组织。

同样是黑夜,即使天璋已经不复往日的热闹,却依旧能感到一缕生机,然而身处灵目,却只能感觉到刺骨的阴风和诡异的死迹。

偶有光亮头过窗户渗透出来,也只是宛若在坟上多了盏鬼火,让原本就阴森的气氛变得更加可怕。

哦?

站在屋顶上凝视夜空的新之里,一眼就捕捉到了不远处散发出的柔和光亮,空中的灵力波动也被他清楚地感应到了。

终于来了吗?

脸上的笑容逐渐显露,连带着八字胡都翘起了胡角,平添几分快活的气息。

十几年了,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深沉地笑着,那远方的白光一闪即逝,新之里摸了摸自己的小八字胡,继而转身从房顶跃下,向黑暗中走去。

就在新之里刚刚所站地方的不远处,黑耀睁开了没多少精神的眼眸,他已经保持半靠在强上的姿势一小时。此时新之里离开,他才将视线投到了刚刚新之里所伫立的地方,眼中有复杂之色闪过。

果然,还是执迷不悟吗?

十几年,一个人居然能变成这般城府深沉啊……

突然颓废地垂头摇晃了下,嘴里含糊地喃喃着“我也差不了多少啊”之类的话语,黑耀不紧不慢地,也向黑暗中走去。

地处灵目最北方的位置,那伫立的大厅中空荡荡,只是魔法阵一直散发着光亮,这才没让它也成为静默中的一份子,反而还显得有些亮堂。

就在前方一把巨大的黑色石椅上,凖鸾正闭目,冷峻的面容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依旧不肯舒缓眉头,一头苍老的白发惹眼,和看上去仅三十岁上下的面容形成鲜明对比。

早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魔法传送阵在将人传送进来的第一时间,凖鸾就睁开了眼,微抬头,通过灵器的力量感应着来者。

“……”

虽然是刚刚从小憩中恢复,凖鸾眼里却没有一丝困意,反而原本深沉看不见底的眸子,此时却以外地变得明亮起来。

视线落到大厅门口。

周围寂静到只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凖鸾等着自己想见到的人出现,却没有一丝焦急。

许久,当漆黑的大厅门口终于出现了两道身影时,凖鸾微微抬了抬眼。

其中左边的人影似乎对右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在后者点头应允下,前者便点头哈腰,又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只剩下一个人,站定在原地,似乎隔着如此距离,在和坐在黑椅上的凖鸾对视着。

凖鸾也不急,依旧面不改色,等待着他进来。

那道黑影终于还是动身,缓步向大厅里走来。

他一步跨入光亮之中,从脚、到腿、到身子,逐渐暴露在光线之下,原本的面貌顿时显露无余。

哒、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成了整个大厅唯一的声音,每一次脚步的踏下,都象征着两人的距离缩短了一分。

真正看清来者的面容后,凖鸾一直没有变化的脸,终于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欢迎回来。”

凖鸾微微颔首,眼中的高傲之意并不是刻意流露出的,只是配上他的笑容,就显得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看着少年坚毅的面容,凖鸾顿了顿。

“我的儿子。”

少年皱了皱眉,似乎对于这个称呼感到极度不适。

“林启。”

凖鸾嘴角饶有深意地勾起了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