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285章 调防安远
杨丛义刚喝一口茶,还没来得及细品下咽,就听知州毛奇道:“不知杨将军此来钦州带了多少兵马,现在何处?”

放下茶杯回道:“宣威军全员四千余人,已经全部到达五十里外的港口。朝廷给我们的调令只让调防钦州,但不知具体在何处,所以来见知州大人。”

“只有四千人吗?”知州毛奇大失所望。

“这已经是宣威军全部人马了,原住地一人未留。接到调令,我等便从明州沿海路南下,前两天便到钦州境内,只是不知道州衙驻地,耽搁了一些时间。如今军队都在港口,具体驻扎何处,还请知州大人告知。宣威军匆忙南下,所带口粮不多,再有五天就粮尽,我们的粮饷问题,也请大人一并解决。”既然知州大人觉得来人的少,那他应该是早有准备才是,因此杨丛义便将粮饷问题提出来。

“杨将军可能有些误会了,不是驻扎,是抵抗侵扰。还有,关于粮饷问题,本周府库空虚,实在拿不出多少钱粮来,最多只能提供十天粮食。”知州毛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抵抗侵扰?听到这个消息杨丛义心里大惊,难怪街市无人,难道是什么山寨出山作乱?宣威军可没有做好南下打仗的准备。

于是问道:“不知大人所说的侵扰有多大规模,州衙的兵丁不能应对?”

知州毛奇脸上神情一变,过了片刻才道:“看来朝廷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们,那我就直接跟你们说了吧。”

“知州大人请讲。”杨丛义也是神情一变,看来问题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多月前,李越突然出兵占领仙安镇,不久之后又先后占领河长、潭河,近逼东兴镇,占据安远县大部。在这之后又在北边发现一支李越人,他们先后攻占平辽、洞中镇、坂八,后来又占据那桐,进逼扶隆镇,直奔安远县城。两天前探知,钦州境内的李越人一支已经占领扶隆镇,另一支已经到达东兴镇三十里外,正在四处搜集船只渡河。要是朝廷再不派大军来支援,用不了十天,他们就会拿下安远县,进逼钦州城。幸好杨将军提前赶到,再晚来十天,钦州就没了。”知州毛奇叹息不已。

“李越人攻打钦州?李越王子不是还在临安吗?他们怎么敢侵犯钦州?”杨丛义一听说是李越人在作乱,便觉得不可信,除非李越王是不想他的儿子活下,否则绝不会在这时候挑事。至于知州大人所说,李越攻占了哪里,他没有太多印象,估计都是些偏远小村镇,钦州城都是这般模样,那些不知名的小镇估计也没几个人。

“就是因为李越王子,听说那王子从广州逃回了李越,而后李越人为了报复才进攻钦州。”

“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李越王子自从被抓回船队之后,一直关押在主船上,想必是吃尽了苦头,只要逃回去,必然要报复。

不等杨丛义发问,知州毛奇接着说道:“但据我所知,李越人这次不光进攻钦州,半个月前又派大军占领了整个郁林州,攻占横州两县,威胁邕州。邕州乃广南南部核心州府,邕州总管府所在地,位置十分重要,百年前皇佑年间,广源州壮族首领侬智高为反抗李越压迫,多次奏请内附大宋,朝廷以此地边荒、偏远难守为由,拒绝了他,不想他怀恨在心,举旗造反,率领数十万山民,一路从广源州向东打到横州,最后占据邕州,朝廷震惊之下,从北方调遣二十万大军才将侬智高部扑灭,这次动乱对广南造成很大伤害,所以朝廷在邕州设置总管府,派兵两万常年驻守,又将整个广南的守护区域向北向东收缩,彻底放弃了光源州等数州偏远之地。这次李越突然派兵,半个月内攻占整个郁林州,对邕州总管府造成极大震动,总管府统领的八州三十三县,除了被李越占据的郁林州,被威胁的钦州,其他六州兵力全部集中在横州与李越大军对峙,因此钦州没有支援,只能靠数千厢军和土兵抵挡李越人,幸好将军来了,虽不能赶走敌人,多抵挡一个月两个月应当没有问题吧。”

杨丛义听知州如此一说,讲明现状和缘由,顿觉肩头沉沉,这哪里是调防,明明是打仗,朝廷居然给他们一纸调防命令,这不是坑宣威军吗?但既然来了,也别无选择。

“知州大人,既然宣威军奉命调防钦州,全军此刻起,全军由大人调遣。”说完,杨丛义将枢密院发来的调令呈交给知州毛奇。

毛奇接过调令,仔细验看之后,连道三声好,然后将调令奉还,正声道:“既然杨将军如此说,老夫就不客气了。如今钦州有两路李越乱军,共计四千余人,直逼安远县城,安远县距离钦州城不到百里,安远不保,钦州也会陷落。邕州都督府眼下跟李越大军对峙,稍有不慎,恐怕也要自身难保,所以钦州是指望不上他们了。因此老夫希望杨将军能率领援军进驻安远县,抵挡李越乱军。”

“宣威军接令。”杨丛义起身,干净利落接下驻防任务。李越闹这么大,这也许是一个机会。

“好,那就请贵军即刻赶往安远县城。若能坚守一月,老夫一定为将军请功。”知州毛奇起身。

“知州大人放心,宣威军必能守住安远县城。”随后杨丛义想到一事,又道:“大人,我们的粮草如何解决,口粮只够五天。”

知州毛奇道:“杨将军放心,粮草问题老夫为你们筹集,会直接送到安远,保证军粮供应。”

“还有一事,不知大人这里是否有钦州,或者广南地图,我们从北方来,南方很不熟悉,没有地图,行军打仗,多有不便。”杨丛义手里有地图,可那是后世地图,道路河流都有很大不同,用来行军打仗肯定会四处碰壁,还是州府地图信息较为真实。

“杨将军稍候,老夫这里正好有两幅地图。”说着便起身离去。

片刻之后带着两个防水皮桶回到客厅,将皮桶交给杨丛义:“这是钦州和广南地区的地图,杨将军小心保存,用完之后,记得还给老夫。”

“多谢知州大人。下官告辞。”杨丛义拿着地图,行礼之后迅速离开。

一出州衙,便带人直奔船队所在的港口。

“赵将军,这就是钦州和广南的实情,既然奉命调防到了钦州,就得听从知州大人调遣安排,即刻赶往安远县吧。”杨丛义回到港口,将一切全都告诉赵安,说服他即刻赶赴安远县。

“杨监军,朝廷给宣威军的军令可是调防,不是来打仗的。李越人杀到安远县了,就把我们调到安远县?我们大老远过来,可不是来送命的。”赵安一听实情就炸了,这不是坑人吗?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要跟李越人打仗,一仗打下来,宣威军还能剩多少人?这可是属于他的宣威军!

“赵将军,你这么想就错了,调防调防,调不是目的,防才是,防什么?防叛乱,防暴乱,防异族侵扰。如今李越人都打到安远县了,你看看在哪儿,如果不去协助防守,用不了多久,钦州城都会被攻陷,没了钦州城,宣威军吃喝就全无着落了。我们奉命调防钦州,若钦州沦陷,到时候朝廷问罪,谁都脱不了关系。”说着将钦州地图打开,指了指安远县的位置。

赵安一看,那安远县距离钦州百里不到,顿时犹豫起来,要是坐看钦州有失,宣威军罪责难逃,早知如此,就不急着赶过来了,晚来十天,估计钦州已失,若是这样,宣威军即便退走广州,朝廷也无话可说,现如今却是进退两难,不去安远县跟李越人硬拼,违抗军令就得治罪,跟李越人硬拼,宣威军毫无准备,估计会损失惨重。

“赵将军,李越人侵扰广南,这可是一个建立功勋的大好机会,宣威军待在明州,五年十年都不会有这种机会,该好好把握才是,说不定经此一战,将军就能升任统制。”杨丛义见赵安开始犹豫,便抛出诱饵。虽然他作为监军,也可命令赵安执行军令,但若是不心甘情愿,驻守安远的任务怕是很难完成。

“好,既然知州有令,宣威军即刻开拔,奔赴安远县城。”赵安仔细一想也是,不打仗,没有功勋,在军中就没法升职,光靠积累年限是没用的,不立战功就只能原地踏步。

“来人,传令全军在西岸登陆!”赵安一声令下,传令兵即刻去向各营传达军令。

一个时辰之后,全军收拾好一切,渡过海口,登陆西岸。

随后留下半营人马看守船队和暂时不能带走的物资,其余将士携带弓弩羽箭、长枪佩刀等必要的作战物资和三天口粮,在向导渔民的带领下,直奔四五十里外的安远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