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五十三章走了,来了
    离开酒肆李扶摇和青槐继续北上,这里本就是延陵北境,其实离边境也不太远,因此其实走不了多久便应当能够走到边境,到时候这两个一起走过这么长一段路程的两个人便该是分别了,酒肆里发生的事情,其实依着李扶摇来看,极有意义,虽说原本打算以梁树来作为他跨过剑士第一境的磨刀石,后来不曾出手,让这个想法落空。但李扶摇其实没觉得多失落,毕竟在酒肆里见到了两个真正的读书人,心情自然不会太差,只不过李扶摇这些日子计算着时间,发现距离春末便只有短短半个月了,时间紧迫,想来青槐不会同他一同去那座剑山,这一次在延陵边境便应该是两人分别的光景了,便实在是觉得有些失落。
    李扶摇之前读过的一篇文章里写得有人生何处不相逢,可读到最后,那篇文章里又写到天底下无不散的筵席。
    那时年少,李扶摇不知道这明明矛盾的两句话为何放在一篇文章里却毫无突兀之感,后来长大一些之后才想清楚,原来有些话放在一起一点都不突兀,甚至还那么理所当然。
    就像现在,这位少年郎很想和自己身边的这个少女再一次相遇,他很怕这个姑娘到了梁溪之后,便非要和那位道种分出个高低,赢了就算了,可要是没有能打过那个道种,李扶摇是说万一,万一死在了那场道会上怎么办,他李扶摇不是那位动辄一剑便可斩去无数星辰的剑仙,他甚至连剑士第一境都还没有跨过去,要是到时候青槐死了,他李扶摇提着剑大着胆子去找叶笙歌报仇,可最后的结果只怕是他李扶摇拿着剑去砍叶笙歌一千剑一万剑,对方站着不躲,自己恐怕都不能砍死她。
    就这临近分别的时候,李扶摇第一次有些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是那种绝世天才,提剑之后便能够在那条修行大路上走得比别人快上一步,乃至数步,甚至百步千步。
    而这些想法全部都源于他要和青槐分别了,而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到她的前提下才产生的。
    有少年惆怅的实在难受,可也没对某人说出来。
    他李扶摇的朋友,这十几年来,就只有青槐一个呀。
    两人沿着延陵边境的一条大河而上,期间看到不少大船在河面上缓缓而上,可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都没有去选择找寻某座渡口,去登山那些大船,从而使自己的旅途更舒适,也更快些。
    或许是谁都不想快。
    李扶摇这些天把那半把柴刀包得很严实,甚至刻意将那布条将这把柴刀包成了长剑模样,好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剑士。
    可实际上他就是个剑士。
    在达到延陵与大余交界处的前一天晚上,李扶摇和青槐在一处废弃的学堂里过了一夜,夜幕降临的时候,李扶摇升起一堆火,在火堆前喝着从酒肆买来的一小坛子酒,火光把青槐的脸照的红扑扑的,李扶摇很想说很好看,但哪怕是喝得自己都有了些醉意,都始终没有说出口。
    天色清明之后,两人总算是来到两座王朝的交界处,位于那条大河的上游,河岸不宽,对面便是大余王朝,而这边则是梁溪。
    在渡口前,有军卒验看着双方往来商贩行人的路引,大余和延陵并不交恶,因此两座王朝之间并不禁止百姓来往。
    李扶摇停步于一块青石前,笑着问道:“这里去梁溪,要不了半个月吧,不会耽误你参加道会吧?”
    青槐冷着脸,“几颗千里戒便解决的事情,耽误不了。”
    李扶摇点点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青槐忽然说道:“李扶摇,这些日子走这么些路程,我还算是满意,送你些千里戒,要不要?”
    李扶摇摇摇头,不准备说什么,可刚刚生出这个念头,李扶摇便皱了皱眉,他可不太想让青槐曲解他的意思,于是便开口说道:“这东西太贵重,你留着用,我走到那座剑山之后,便没事的,用不着这个。”
    青槐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李扶摇既然这么说了,也就不再开口勉强。
    两人对视片刻,李扶摇忽然说道:“青槐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去挑战叶笙歌,但是我总知道,这名头再大都没用,都抵不过活着,虽败犹荣听起来虽然不是个滋味,但总比虽死犹荣好。”
    青槐扯了扯嘴角,没有搭话。
    李扶摇笑了笑,“青槐姑娘,你不要当我说的这些话是废话,这几年叶笙歌是啥山河年轻一辈第一人,不见得一辈子都是第一,大器晚成的例子你肯定知道的比我多,自己思量一些就知道好坏,我说不清楚,但是希望你好好活着才行啊。”
    青槐皱眉道:“李扶摇,你怎么这么像我娘?”
    “一样啰嗦?”青槐没有说完的话,李扶摇替她说了出来。
    青槐哼了一声,没答话。
    李扶摇深吸一口气,笑道:“青槐姑娘,我要说的说完了,你有没有要说的?”
    青槐摇头,“没有。”
    李扶摇有些失落。
    青槐假装没有听到,最后想着要转身,还是没动脚,对着李扶摇,她出声,“把手伸出来。”
    李扶摇狐疑的伸出手。
    青槐从怀里摸出几个千里戒放在李扶摇手心,不耐烦的说道:“李扶摇,我之前说这玩意我有很多,是骗你了,之前用掉不少,剩下的都在这里了,都给你,免得你这个小修士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某个修士手里,死前都没有挣扎一下。还有啊,之前我送你的那颗妖丹,要是被人逼急了,可以拿来交给对方,这玩意其实对这山河里大多数修士还是挺有用的,或许你就这样捡了一条小命了。”
    “对了,你练剑便练剑,别想着等到有了些本事之后便学着那些傻剑士往妖土,到时候我要是知道了,肯定把你吊起来打。反正你有本事了,我肯定是比你更有本事的。”
    李扶摇笑着点头。
    青槐叹了口气,“你算是我在这座山河的唯一一个朋友,只不过被欺负了报我的名头没用啊!”
    李扶摇轻声道:“没事,我争取等有一天你在这里被欺负了报我的名头会有用的。”
    这是少年现如今除去登剑山返回洛阳城外的第三个目标。
    青槐呸了一声,“做梦呢?”
    李扶摇不反驳,也不想反驳。
    青槐正色道:“李扶摇,答应我,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得有一柄还过得去的剑,和一身还过得去的本事。”
    李扶摇皱眉问道:“啥叫过得去的本事?”
    青槐问道:“剑仙?”
    李扶摇捂着头,这还叫过得去?
    青槐招了招手,说了句,“走了。”
    然后就真的走了。
    李扶摇甚至没能接下一句好的。
    面前没人了,李扶摇才轻声道:“青槐姑娘,记得活着。”
    说完这句话,李扶摇貌似对面有人般挥挥手。
    他独自一个人走过渡口,踏上那条船,很快来到河岸的一边,踏上大余境内。
    这个少年在河岸站了很久,才转身往大余走去。
    在他离去之后,原本的青石这边,青槐的身影重现。
    这个妖土的天才少女,一直喜欢穿青衣的姑娘平静笑道:“忘了说了,你李扶摇到妖土要是报我的名字,肯定没人敢欺负你。”
    说完这句话,这个某人一直念着的姑娘独自转身南下,转身的片刻便甩去了那些伤感的情绪,只是意气风发,对着梁溪方向,少女握紧了拳头。
    叶笙歌,我青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