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八章 我是小说家
    思维横跨数千载,思衬诸般种种,来至未来之世,明悟甚多,在这个时代,道家还仅仅是道家,还仅仅是一群为追求祖师老子境界而苦修的道者。

    至于后来的道教,却是有些奇特,各种流派频生,但是源头却仍旧在如今的道家,想要快速的提升纪数,快速的提升修为,快速的能够有能力做某些事情。

    周清觉得,当一个小说家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诸子百家中,这个时候的小说家有些惨,虽然也算位列诸子百家之一,但是他的主要功能却是采集民间传说议论,借以考察民情风俗。

    也有人云: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地位卑微,所说天马行空,不切实际,为诸子百家不耻。

    以至于在近千年后,才真正有些起色!

    故而,无论是选择道家、儒家、墨家、农家,所能够得到的纪数最多不过如此,但相对于整个诸夏来说,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倘若,缘由纪数的提升,自己能够将修为快速的提升,再者乱想纷纭的战国时代,在这个大动乱即将开始的时代,总归多了一丝力量。

    道家天宗虽超然物外,不理俗事,但阴阳之道,刚柔并进,不亲自经历滚滚红尘,又怎么从其中超脱,祖师老子游历诸夏,胸怀万物,而后留下《道德》真经。

    先贤列子才颖逸而性冲澹,曲弥高而思寂寞,浩浩乎如冯虚御风,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御风于天地之间,师从关尹子、壶丘子、老商氏、支伯高子等,遍览诸家,成就自我之道。

    先贤庄子虽然当初只是宋国的漆园吏,但却因此上承诸侯之雅,下承百姓之兴衰,以道家天宗先贤的身份,提出“内圣外王”的道理,只是如今这一道理,倒是被儒家拿走了。

    想要从诸夏之民的身上获取纪数,非有以让他们知晓自己之名,而想要知晓自己之名,那就要通过一个媒介,若是一个个见面获取,周清觉得自己一生都将处于忙碌之中。

    那么,这个媒介就必然是有趣的、通俗的、易懂的、老少皆宜的、贴近他们的生活、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凡此种种,道家不行!儒家不行!墨家不行!农家更不行!

    唯有小说家!

    而今的小说家都是琐碎之语,街头巷尾的无用之语,怎比得上后世成熟的小说体系,诸夏之民需要的不是华美文章,不是深奥的道理,则是一种满足的精神体态。

    思衬良久,周清觉得此路可通,旋即,没有迟疑,临窗而坐,看着面前这张暗红色长案上平铺的空白竹简,长约一尺,虽然是竹简中最小的一种,但谁让如今周清的身体还小。

    手持细长的毛笔,待在自己安静的小房间中,一双明亮的小眼睛静静看着身前的空白竹简许久,一眨不眨,恍如无神之状。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周清终于挺了挺脊背,体内劲力流转,顿时精气神为之一振,而后,细长的毛笔蘸了蘸墨汁,提笔便是在竹简的最右侧动笔。

    这是周清打算写的第一本小说,名曰:《开天辟地》!

    “昔二代未分,溟涬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大道之源,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

    “万八千岁,元始天王令,盘古真人出,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

    “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首身盘古,垂死化身,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灵也。”

    “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洋洋洒洒三百余字,花费了周清整整半个时辰的时间,实在是毛笔字写的有些艰难,加上秦篆,更显的如此,三百余字,正好将身前条案上的这卷二十片竹简写完。

    虽然字体写的一般,但加持劲力流转,倒也别有一番韵味,算是文言之语,但交给合适的人,定然会有精彩的通俗之言。

    将手中的毛笔轻轻放下,而后但双手拂过身前的竹简,顿时微风掠过,快速的将竹简上文字吹干,细细读下,颇有感觉。

    这部简短的小说,虽然很是简短,而且内蕴神灵,但这也正合道家之源,他们修的就是仙道,虽然至今无人成仙。

    先用这部小说试试水,如果可以,当有开天辟地之后的种种,前世道教的有趣东西可是不少,再加上诸人幻象,均可套入其上。

    若有人言语,故事不实?可有证据?

    周清似乎都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我乃小说家也,此故事纯属虚构,如同雷同,不胜荣幸!思衬此,面上不由得轻轻一笑。

    既然写完了,那就该让宗全办事了,好歹自己也是其小师叔不是,虽然天宗不讲究规矩,但不得不说儒家的那一套还是有些作用的。

    ******

    下午时分,周清手持这卷竹简,亲自登临宗全所在的小小竹屋,没有废话,将手中的竹简递给宗全,让其阅览一番,说说感想。

    双手从周清手中接过竹简,轻轻打开,直接看到开头的《开天辟地》四个字,眉头便是一挑,神情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小师叔一眼。

    而后口中一边缓缓低语,一边快速的将内容收入眼眸之中,一边心中惊疑不已,似乎这卷竹简自己之前在宗内没有见到过。

    但是看上去挺玄妙的,按照道家之人的想象,似乎思衬这方天地出现的缘由,也许,这个故事是一个颇得己身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