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你可能看了本假火影 > 第二十四章 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
    “孩子,你叫什么?”

    “君麻吕。”

    “吱呀……”

    牢房门上的封印符咒被大蛇丸轻易破解撕下,木门被打开了。

    一步步走入牢房中的这个陌生人,是年幼的君麻吕第一次见到的非辉夜一族的人。

    他的眉间没有辉夜一族标志性的圆形红点面纹。

    他的身上,散发着毫不抑制的冷冽杀意。

    这并非是族人身上常见的那种野蛮的战意,那种感觉,君麻吕见得多了。

    哪怕是宗族牢房的守卫,也经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甚至以死相搏。

    而眼前的这个人,则不同。

    君麻吕的双眼带着警惕和畏惧看着大蛇丸。

    幼童有着大多数成年人已经泯灭的第六感,这种感觉告诉他:

    眼前这个陌生人那双与众不同的淡黄色竖瞳,不像人类的双眼,而更像是隐藏在阴暗潮湿处的恶兽,贪婪地看着自己的猎物。

    “你在惧怕我吗?”

    沙哑的声音传入君麻吕的耳中。

    君麻吕没有说话,只是本能地低下头,躲避着那双邪异的双瞳。

    大蛇丸眼中的笑意更甚,他矮下身蹲在君麻吕的面前,朝着这个孩子一头浅白色的头发伸出了左手。

    “扑哧!”

    君麻吕本能地抬起双手阻挡,他的双臂猛然刺出两排尖锐的骨刺。

    大蛇丸看着自己被扎破的手掌,眼中的怒意一闪而过,双眼看着君麻吕的目光更加贪婪。

    多么有趣的实验品啊,这个年龄就已经觉醒了辉夜一族的血继界限!

    难怪会被囚禁在牢房的最深处。

    此时的君麻吕抬起头,惊恐地看着这个陌生人。

    他没有像自己的妈妈一样,在发现自己的异常之后,将自己甩出怀抱,带着被自己孩子误伤的一身鲜血尖叫着喊来了族长大人。

    他的反应有些像族长大人,确认了自己能将骨骼外放之后,第一反应是狂喜大笑。

    但发现自己每次变身为怪物后,都会身体虚弱大病一场后,族长便将自己关在了这幽深阴暗的地方。

    “对……对不起!

    我是怪物……

    还是没用的怪物。”

    君麻吕第一时间道歉了,虽然他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

    以前牢房守卫给他送饭被他误伤时,哪怕他也第一时间道歉,对方的拳头依旧会打在自己脸上,木屐依旧会踩在自己身上。

    “小废物!

    连能力都控制不好!

    早点死掉吧!”

    这个年龄的孩子,并不懂得觉醒血继界限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他只知道,因为自己身体的异常,他的命运就是一天比一天衰弱地死在这个狭小的囚室中。

    “怪物吗?

    我也是啊,哈哈~”

    低沉沙哑的声音让君麻吕抬起了头。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因为误伤别人而受到惩罚。

    眼前的陌生人,伸出刚刚被自己刺伤的手掌,贴在自己眼前。

    这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此时这只手掌上闪烁着淡绿色的查克拉。

    原本掌心狰狞的几处伤口,在查克拉的作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这?这是?”

    虽然是在幼年便已经觉醒尸骨脉血继的天才,君麻吕却从未接受过辉夜一族哪怕一天的忍者教育,眼前仅仅是医疗忍术基本操作的作用,在他看来却无比神奇。

    “这不过是忍者的才能罢了。

    想学吗?”

    “我……可以吗?”

    “你叫君麻吕对吗?”

    伴随着这句话,大蛇丸将已经痊愈的手伸到君麻吕面前。

    “是……是的。”

    “跟我走吧。

    刚刚我展现出的才华,不过是世间真理中最浅显的一点罢了。

    你的才华,远在这之上。”

    君麻吕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只手。

    自从被关到这暗无天日的牢房中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将手伸到他的眼前,不是为了将巴掌扣在他的脸上。

    他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死死握住了眼前的这只手。

    “走吧,被辉夜一族抛弃的孩子,君麻吕。”

    “你……您叫什么呢?”

    “大蛇丸。”

    大蛇丸牵着亦步亦趋的君麻吕,一步步走出了狭窄昏暗的牢房走廊。

    牢房外的天空,并没有阳光普照。

    乌云和雾气从上到下包裹着这里的一切。

    即使这样,君麻吕依然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似乎对于周围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蛇群和几具族人的尸体视而不见。

    大蛇丸似乎对这个孩子的反应非常满意,他学着君麻吕的样子抬起头,嘴角虽然也露出一抹微笑,眼中却露出了疯狂的恨意。

    “我要了解这世间所有的真理,拥有无法走到尽头的生命!

    猿飞老师,我这个被你抛弃的弟子……

    终究会夺走你所珍视的一切!”

    ——————镜头切换——————————

    雾隐村入口处的战场上,站在迷雾另一端的罗砂通过分析情报,得知了“冷君大蛇丸”这个危险的人物已经同样现身于雾隐村了。

    他正紧皱着眉头,分析着眼下的局势:

    眼前的雾忍不是自己的对手。

    雾隐村中发生辉夜一族的叛乱。

    目前叛乱的规模尚不得知,雾隐村其他三个血继家族是否参与到这场叛乱,也不得而知。

    相传是目前“最完美人柱力”的水影矢仓还没有现身……

    大蛇丸同样没有现身……

    雾忍、木叶和砂忍,目前己方的实力在明,而其他两方的势力在暗。

    也就是说……

    “我说,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吃下兵粮丸的叶仓渐渐恢复了体力,她的身上虽然还有几处狰狞的伤痕,但并无伤及内脏骨骼的致命伤。

    罗砂侧过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因为凶悍勇猛而小有名气的部下。

    嗯,换句话说,一个女汉子。

    叶仓见罗砂又摆出了那副皱着眉挤出三层抬头纹的苦大仇深的老干部脸,不得不加重语气问道:

    “我们一向精明的四代目大人!

    为何要来救我这样一个被你和村子高层抛弃的筹码呢?!”

    很明显的,炸毛了。

    叶仓虽然胸大,但并不无脑。

    之前被冷冻差点被人肢解的经历,很明显让她对眼前的这位四代目和村子里的高层产生了隔阂。

    哪怕这位她一向不怎么尊敬的四代目大人尾随自己来到了雾隐村。

    “是啊,我也很费解!

    四代风影阁下,竟然是这样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吗?!”

    一个声音透过层层迷雾传了过来。

    “撤掉这种毫无意义的术吧!”

    威严满满的命令下达后,雾隐之术创造出的迷雾在十几秒钟内,一点点散开了。

    刚刚恢复了一点体力的叶仓警惕地从忍具包中摸出两枚苦无握在手上。

    “不要勉强了,你还能作战?”

    听到罗砂刺耳的话语,叶仓挑了挑眉回应道:

    “至少要在四代目大人面前展示一下女忍者的实战能力!”

    所以说,不要轻易惹怒女人。

    你们都说木叶的女人悍,其实砂隐村的也没差到哪里去。

    她们也许不会拿小本本写什么:

    “今天某某某……了我。

    这个仇,我记下了!”

    但是人家记在心里啊。

    就好像未来旗木五五开带队去砂隐村支援,千代婆婆二话不说冲上来对着卡卡西就是素质三连,然后一句认错人了……

    弄(neng)不死你恶心你一下也很开心。

    然而随着眼前的迷雾渐渐消散,罗砂和叶仓都收起了对彼此的相见两相厌。

    因为,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十几米处一众雾忍的身前:

    一身绿袍,绿发紫瞳,左眼角下有一道带着缝合痕迹的伤疤。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半大的少年,但罗砂和叶仓都知道。

    这是雾隐村的四代目水影,矢仓。

    而此时,矢仓身后的一众雾忍,无论是家族忍者还是暗部,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因为,矢仓一只手提着自己的兵器—黑色铁棍。

    而铁棍的上方,挂着一颗人头。

    那颗人头留着十分传统的“美粮豆”发鬓,这种发鬓在古代一般是少年孩童所梳,用于展示其俊秀清雅的气质。

    可头颅主人的样貌和神情,却与俊秀清雅两个词根本扯不上关系。

    头颅的主人,眉间点着两个红色圆点。

    而他满脸的横肉,却挤出了一个惊恐错愕的表情。

    此人正是,辉夜一族现任的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