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你可能看了本假火影 > 第二十三章 木叶那些事
    “辉夜一族!辉夜一族叛变了!

    他们直接杀到水影楼去了!正在与四代目大人交战!”

    “什么?!”

    几名幸存的雾忍当场就懵了。

    难怪那个一向唯恐天下不乱的辉夜一族这次说什么也不参与到剿杀砂忍叶仓的计划中来。

    原来人家已经策划好了要搞一个大新闻啊!

    “青大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

    十几米外迷雾的另一端,罗砂也隐约听到了“辉夜一族”、“叛乱”的几个词。

    他猛然睁大了双眼。

    辉夜一族……

    之前青蛙丸以天价卖给他的那本漫画书里,结尾的画面正是:

    自己穿着御神服带着风影的斗笠,在沙漠中与敌人交战。

    一柄锋利的草雉剑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剑柄握在一个身穿浅色长袍,长发白脸的忍者手里。

    大蛇丸!木叶三忍之一……

    而为大蛇丸创造出这致命一击机会的,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白发绿瞳,眉间有两个红色的圆点,身体各处皮肤有裸露的尖锐骨骼刺出。

    这正是一名辉夜一族的忍者!

    未来的自己,正是被大蛇丸和一名辉夜族人杀死的!

    “辉夜一族……不对!”

    沿着这条线索,罗砂再次回忆起那本漫画中的情报:

    辉夜一族在自己死前的十几年,因为叛乱而灭族。

    毫无疑问,那个辉夜一族的族人,也正是在那时,被大蛇丸收入麾下。

    叛乱……灭族……

    “大蛇丸?!

    那个家伙也来到水之国了吗?”

    ——————镜头切换————————

    水之国的森护港码头上,几个小时前被罗砂教育了的奈良鹿久扶着依旧虚弱的山中亥一,站在一艘船的甲板上。

    一名全副武装的木叶暗部忍者正在与两人交谈着:

    “大蛇丸大人吩咐了,如果你们完成任务先行回到这里,那么咱们就先行船离开这里。”

    脸色煞白的亥一急切地想要说什么,却被鹿久拦下了。

    鹿久面色严峻地对接应他们的木叶暗部忍者说道:

    “无论如何,请立刻联系大蛇丸大人!

    情况有变,砂忍似乎并不是简单地想要跟雾忍签署停战协议。”

    “发生了什么变化?”

    “四代风影罗砂,同样出现在水之国了。”

    喜怒不形于色是木叶暗部忍者的基本素养,对方听到鹿久的话,面具中露出的双眼只是微微一眯,然后点点头。

    “无论如何,请相信大蛇丸大人的实力吧。

    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先撤离此地。”

    鹿久与亥一对视了一眼,还是点点头同样了对方的建议。

    此时的“猪鹿蝶”身为水门这位新晋四代目的心腹,可不敢对大蛇丸的行为多说什么。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大蛇丸此时在木叶的地位十分超然,基本属于“听调不听宣”的那种。

    因为此时的木叶,看似已经走出三战的阴影,其实内部暗流涌动:

    木叶明明在三战中各条战线都取得了胜利,但为了尽快结束战争,在停战协议中并没有做出多少过分的要求。

    这一行为引起了火之国大名、以及木叶隐村中激进派的不满。

    为此买单的,是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的引咎辞职。

    原本被认为是四代目火影有力竞争者的大蛇丸,在火影的竞争中输给了自己的“师侄”波风水门。

    在大众眼中,木叶的权力交替还算顺利,四代目成功从自己师祖手中继承了火影之位。

    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富岳甚至在水门成为火影当天的仪式中,站在他的身后充当背景板。

    这似乎不难理解,虽然波风水门是三代目一系的年轻天才,但他并非出身猿飞、志村、千手(人才凋零)抑或猪鹿蝶这些已经为了对抗宇智波而抱团的家族。

    说到底,波风水门是一个平民忍者。

    唯一在家世方面给他加分的选项,也不过是他妻子漩涡玖辛奈的身份。

    漩涡一族的族徽虽然依旧印在木叶中忍制服的背后,但还有多少人依旧记得这个已经消逝了的家族呢?

    宇智波和日向这种渐渐被高层边缘化的大族,其实很乐于见到这样一个平民忍者成为火影。

    与之对应的,则是“传说中的三忍”竟然没有一人出席水门继承火影的仪式。

    这一点上,自来也再次展示出自己不靠谱的优秀特质。

    该他出现的时刻,他永远在偷窥女澡堂的路上!

    你说你自己收的徒弟,成为火影的日子你都不来,你咋这么没心没肺呢?!

    或许,他并不是没心没肺,而是想的太多。

    一边是自己从少年到中年一直生死与共的朋友;一边是自己从村子中挖掘出的天才弟子。

    他不像他的日斩老师,他不是火影,他不想选择,也没必要选择。

    他还是继续默默守护那个在战争中伤透了心,外刚内柔的傻女人去吧。

    这就是忍界第一好备胎,敏感、坚强却又好色。

    与之对应的大蛇丸,则很是光棍地表示自己输得起。

    从此之后,他很少光明正大地现在木叶忍者面前。

    但他真的输得起吗?

    如果输得起,那么为何在未来连伊洗比都知道,从桔梗山前线归来的大蛇丸得知老师放弃了自己而选择波风水门时,透露出的那种疯狂与不甘。

    这就好比当了四十年太子之后,好不容易熬到自己老爹快咽气的这一秒钟,美滋滋地穿上龙袍准备登基了。

    然后老皇帝咽气前来了一句:

    “我四十多年前在大明湖畔找了个小三儿,然后拔叼无情跑了。

    现在想来很对不起她,不如让我和她的儿子的儿子来继承大统,岂不美哉?”

    ……

    说真的,大蛇丸没有当场叛逃,已经很对得起日斩了。

    之后蛇叔选择与团藏暗中合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做的很过分。

    嗯,此时木叶锅王团藏大爷,还没黑到后世那种“怎么哪都有你”的地步。

    他此时身上也就只有一口“忽悠半藏残害晓组织”的锅,且这口锅也是“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毕竟人家的出发点是为了让雨之国继续成为火、风、土三国势力的缓冲带。

    连团藏这种人现在的恶行都还只是在心中酝酿,那么蛇叔呢?

    不就是想搞搞科研吗?

    秽土转生怎么就邪恶了?

    几大隐村每次战争中互相残杀的人少吗?

    不少吧。

    突破道德底线玩弄亡者的灵魂?

    不是,这玩意是谁发明的啊?

    扉间二爷啊!

    “这世上本没有禁术,你们玩脱了,是你们傻波一。”

    这话是扉间说的。

    为了搞搞科研,给自己续点在线时间怎么了?

    哪怕是经历了未来四战挂逼满地走,一不留神就被核武器爆头的时代之后。

    到了现在还是胚胎的小黄毛都变成了肾虚中年人的时候,蛇叔不依旧坚挺地活着吗?

    还活的挺好,有车有房有儿子。

    就是自己还多了点原来没有的东西,少了点原来有的东西……

    你们都说自来也是忍界最好的老师,教出了三位了不得的弟子。

    其实大蛇丸差吗?

    人家也是忍界知名的教育家好吧,虽然教出来的歪瓜裂枣红薯不少,但是好学生也不少啊。

    而且人家一点不像自来也一样挑剔,人家是有教无类,来者不拒。

    甚至见到好苗子,蛇叔哪怕坑蒙拐骗也要弄到手。

    ……

    就在鹿久和亥一结束了“水之国半日游”,站在已经起航发往火之国的客船甲板上,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水之国的港口渐渐消失在迷雾中时。

    雾隐村的郊外,辉夜一族的族地中,一场杀戮的盛宴正在上演。

    辉夜一族战斗力强大的族人们已经如同喝假酒上头一般冲向了村子里,留下的只有老弱病残孕。

    “你是什么人?!啊!!……”

    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挲声中,一个年迈的辉夜族人被蛇群吞没了。

    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蛇类,一人漫步在其中。

    他的身后,十几具尸体倒毙在地上,成为了蛇类的美餐。

    一头黑发披在身后,青蓝色的勾玉状耳坠微微晃动着,苍白瘦削的脸上带着一丝彬彬有礼的微笑。

    一双异于常人的竖瞳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牢房。

    “真是有趣啊……”

    大蛇丸站在辉夜一族族地平日里守卫最为森严的牢房前。

    此时的他,还不是几年后叛逃木叶后那个声名狼藉的S级叛忍。

    虽然在四代目的选举中输给了水门,但在很多木叶忍者心中,他依旧是“传说中的三忍”中最靠谱的一个。

    嗯,这一点全靠同伴的帮衬。

    而他在二战和不久前结束的三战之中立下的赫赫战功,也让他拥有了一些潜在的支持者。

    比如,日向一族分家的几个族人。

    辉夜一族虽然莽,但是却和远在火之国的日向一族世代友好。

    毕竟都是大筒木羽村的后裔,深藏在血脉之中的基因不是几百年的战乱能断绝的。

    因此辉夜一族在这次针对四代水影矢仓的叛乱前,曾经向日向一族发出过讯息。

    其中的意思大概就是:

    “我这准备全家老小一波流了,赢了大吉大利,雾隐村姓辉夜了,大兄弟你们可以考虑叛逃木叶搬到我们屯来,哥封你一个一字并肩王。”

    信里没提输了怎么办,也许在辉夜一族的莽夫心中,他们是不会输的。

    然而这封信,连同辉夜一族送信的使者,都被日向分家负责接洽的忍者,直接送到了大蛇丸手中。

    不同于辉夜一族的迷之自信,在大蛇丸看来,他们根本不可能赢。

    既然辉夜一族的灭亡已成定局,那么如何在其毁灭前分一杯羹,就是大蛇丸的事情了。

    牢房的机关和少数的封印阵法在大蛇丸眼中不过是送分题。

    几分钟后,他已经来到了牢房的深处。

    几个病入膏肓的辉夜族人被隔离在一间间狭小的囚室中。

    大蛇丸仔细地挨间检查,却一次次失望地摇头。

    “都是命不久矣毫无价值的家伙啊……”

    他叹了口气,随手拧断了病人的脖子。

    “辉夜一族的血继病,果然是令人绝望的东西。”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大蛇丸却依旧用查克拉手术刀取下了死者身上的一块组织作为样本。

    大蛇丸就这样如果噶韭菜一般一间囚室一间囚室地走到了最深处的囚室前。

    囚室里,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岁多的孩子,抱着双膝坐在地上。

    这个孩子有着一双翠绿色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门外的大蛇丸。

    “孩子,你叫什么?”

    “君麻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