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第二百七十九章:黑呆毛王再现
    下面众厨师开始热火朝天的时候,迦勒底众人总算停下来。

    “怎么样,还能吃吗?”沈河转过头,笑着打趣道,“娜娜莉,尤菲米娅,你们可要悠着点来,真正的美味还在后面呢。”

    “沈哥哥......”娜娜莉有点脸红,“我可能吃不下了。”

    她们几个只是普通人胃口的,不过是每种美食分了一点点,以品尝为主,即便是这样,现在也感觉肚子撑的很。

    等到实在吃不下的时候,美食在面前反而是总折磨,尤其是阿尔托莉雅和贞德她们一直是吃的超香的模样。

    “没事。”沈河笑道,“等你们回去之后,我也会让鲁路修时常带些好吃的,而且你们也可以经常回来住上一段时间。”

    上次的五十颗召唤石抽奖,虽然说只抽到了莱茵哈鲁特一个从者,但旅行卡倒是又多出了不少。

    “沈先生。”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蒋丽华天子忽然轻皱着眉头,“我不想回去,我能留下来吗?”

    “......为什么不想回去呢?”沈河整个人转过身,望着她,“回去之后,不会再有人限制你的行动了,你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多走走,多看看。”

    “可是,留在城堡里的话,也可以去好多地方呀。”蒋丽华一副“你不要骗我”的可爱模样。

    原本她也以为要一直呆在城堡里,但是现在,却来到了这样的地方,见到好多人,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

    也没有谁强迫她保持天子的姿态。

    对比在这里的生活,她再也不想回去继续做天子。

    “是么......”沈河有些犹豫了。

    蒋丽华今年已经十三岁了,作为一个国家的天子,即便只是傀儡,她也已经懂得了很多事情。

    现在的她如果不想回去,那就是真的不想回去了。

    只是,鲁路修是借助中华联邦推翻不列颠尼亚帝国的,想要稳定天下的话,就必须要借助她的身份。

    “这样吧。”沈河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你先回去,处理好那边的事情,然后我再去把你接过来。”

    “真的吗?”

    蒋丽华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惊喜模样。

    她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刚刚也只是试试而已。

    “当然是真的。”

    意识到自己被套路的沈河,看着蒋丽华双眼中的欣喜,还是点点头。

    这个小天子在城堡的这段时间,可是超级乖的。

    “拉钩。”蒋丽华伸出小手指。

    “拉钩。”沈河笑着轻轻勾住她的手指。

    “太好了,丽华姐姐。”旁边的樱欣喜的抱住蒋丽华的胳膊。

    她在城堡内的玩伴不算多,原本就舍不得她们走。

    娜娜莉有些羡慕的看着这边。

    但她却无法留下来,因为她的朋友都在那边。

    而且,那个世界是她的哥哥为了她而改变的。

    沈河望着这几个女孩,又看看面前的从者们,心里面也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他的城堡在今后也会越来越热闹的。

    时间就在一点点的闲聊中飞速度过,等到一道道菜肴被端上来的时候,这前所未有的美食盛宴正式拉开序幕。

    各种各样的美食让迦勒底的众人叹为观止,莱茵哈鲁特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每一位厨师的烹饪过程。

    作为厨艺爱好者的他,这一次收获良多。

    而作为食量上的最强战力,阿尔托莉雅更是嘴巴没停,整个人周围都好像环绕着少女心般粉红色的花朵,脸上的幸福感都快要笼罩所有人,就连不远处的摄像头,都更多的对准着这位显然是痴迷美食的王妃。

    在这个美食文化发达的世界,享受美食的人总是能够获取人们的认同。

    不知不觉,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些异世界生物失去了最初的恐惧和戒心。

    除了被吊起来的薙切蓟。

    从被吊起来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恐惧,原因当然是因为沈河的那句“吃完了再杀”。

    他恐惧死亡吗?

    当然恐惧。

    但他更恐惧的,是自己未能完成的意志。

    为了让更多像才波学长那样的人不会在独自开拓美食的道路上迷失自我,他必须要改变整个料理界,将研究烹饪食谱的任务交给由绝对权威的厨师组成中枢美食机构。

    怎么能够在这里就这样轻易的死掉?

    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显得弱小而无力,下方的众多厨师就在他的眼底下烹饪美食,甚至他的才波前辈开始研究那些异世界的新型食材,所有的这一切加重了对他的折磨,在他的心里,只有众多评选出来的厨师合力,才有资格和能力拥有这些新型食材。

    其余的人只会害了自己。

    而且此时的下方,众多顶级的厨师都聚集在他的女儿,薙切绘里奈那边。

    都是敢于尝试新食材的厨师,想要借助神之舌,来赶在一个小时之内快速判别和改良食谱。

    薙切绘里奈并没有拒绝。

    因为她也能从这些顶级厨师的作品中收获良多。

    只是——

    薙切蓟越发的激动的挣扎起来,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女儿正在掉入和才波前辈当年一样的深渊。

    越是尝试新菜谱,就越是不满意,越是无法实现,就越是抛弃一切的沉浸下去,最终彻底迷失。

    他可不是为了这个培养女儿的神之舌的。

    这边的挣扎引起了赛米拉米斯的注意力,她的丹凤眼往这边轻轻一瞥,就让薙切蓟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好像被剥夺的身躯的控制,仅仅留下努力睁大的眼睛,因为一旦闭上,就会有种像窒息般濒临死亡的感觉。

    女帝知道,沈河显然不会杀他。

    但是又没说不能吓他,至于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女帝大人才不会在意。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赛米拉米斯有意为之,比较强大的那几个厨师,基本上都是最后,也就是快要趋近于晚饭时间的那一批。

    “原来如此,这种生物看起来像是鸟,但实际上吃起来却不是禽类的味道,而是带有哺乳动物的特殊味道么......”才波平一郎从薙切绘里奈那里得到了建议,信心十足的点头,“我大概有个方向了,不过,竟然存在这种远超地球生物的优质肉类,只能说不愧是异世界吗?”

    “是的,才波平一郎先生。”

    薙切绘里奈压抑着崇拜望着自己的偶像。

    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用一种完全没见过的食材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而且还能加以改进。

    不愧是才波平一郎先生。

    对比之下——

    “你做的这是什么东西!”薙切绘里奈毫不留情的指着幸平创真,表情异常难看,“竟然用花生酱配烤肉,还敢把这种东西拿到我的面前,想不到你这样的人竟然会是才波平一郎先生的儿子!”

    刚刚她差一点点就把这东西塞进嘴里,好在和舌头接触前的一秒不到的时间里,这幅被强化的神躯敏锐的感知到极度危险。

    现在想想,还真是心有余悸。

    “哎呀,果然是不行吗?”幸平创真完全没有反省的摸着后脑勺,“我自己尝过了,其实没那么糟糕啦。”

    他当然知道神之舌的敏感,只是这道菜他自己尝过,虽然比不上正常制作的菜肴,但也算得上美味才是。

    “差劲!”

    对此,薙切绘里奈只能用两个字来评价。

    看上去要凉凉呢。

    沈河望着这边,不由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还一直在担心自己家的小厨娘还是会被别家的小年轻轻易拱走了呢,现在看来,在还没有刷好感度的情况下,就先暴露了那会让别人品尝失败作品的恶习的幸平创真,估计是没戏了。

    说到底,这些对感情迟钝还总刷好感度的主角,的确让人谴(ji)责(du)啊。

    就在沈河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幸灾乐祸的时候,最值得期待的作品也端上来了。

    那就是才波平一郎改良之后的作品。

    在这些厨师当中,只有少部分的厨师才敢于用异世界的食材制作美食。

    但实际上,异世界,尤其是斩赤世界的部分危险种,在味觉上有着地球上普通食材无法比拟的优势,其中甚至蕴含着优质的能量。

    “这个是......”贞德看着面前分量十足的大锅,“杂烩吗?”

    “不对。”阿尔托莉雅严肃的否决,“依我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肉汤。”

    “怎么可能是肉汤啊。”贞德举着小拳头抗议,“这根本就没有多少汤,把各种东西放在一锅煮,可不就是杂烩吗?”

    “是肉汤,绝对没错!”

    “是杂烩!”

    “是肉汤!”

    就在阿尔托莉雅和贞德不停的争执的同时,她们手上也一刻没停的用勺子把大锅里的东西勺到自己碗里,经过轻微的搅拌之后,诱人的香味伴随着热气从锅里弥漫开来。

    等到两人分摊了小半锅之后,其余人终于反应过来。

    “太狡猾了!”黑贞一边囔囔着一边朝着贞德的碗中伸出勺子。

    “喂喂!这是我的!”贞德连忙伸手护住。

    “废话少说,是圣女大人的话,难道不应该让给其他人吗?”黑贞手下却丝毫不留情。

    “阿尔托莉雅还是骑士王呢!”贞德转过头一看,急了,“呀,她都已经勺了很多了。”

    “哇啊啊——!那就一起抢了!”

    黑贞在喝了一口汤之后,直接站起来,深黑色的战甲和旗帜顿时出现在她的身上,汹涌的魔力澎湃而出。

    于是,所有人都措不及防的看着进入战斗姿态的黑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了整个大锅和阿尔托莉雅的大碗,瞬息间退到一边去,然后旗帜一挥,汹涌的火焰将她的四周整个包裹起来。

    赛米拉米斯面色微变,立刻驱散了那一块区域的藤蔓。

    离开了天空之城之后,她的实力远比不上正常的英灵,虽然吓唬些普通人没问题,却不会是黑贞的对手。

    实际上,即便是阿尔托莉雅也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复仇的火焰。

    台下的众厨师感受着那迎面而来的滚滚热浪,一个个惊恐的后退。

    好可怕,异世界的王妃好可怕。

    此前因为赛米拉米斯布置了结界,他们无法听见台上的声音,但现在,这份结界被复仇的火焰打断了。

    但沈河已经来不及在意这些了。

    “黑贞。”他无奈的喊了声,“这就过分了啊。”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吃。”

    火焰里隐约可以看见黑贞把美食送进嘴里,满脸幸福的咀嚼,还不足的发出“啊啊啊”这样的感叹声。

    台下的才波平一郎顿时收获了一大堆崇拜的眼神。

    但他本人却没有多少得意的表情,只是连忙重新处理食材。

    既然客人们不够吃,那就多做些。

    只是,台上的阿尔托莉雅并没有发现这点,她急的跺跺脚。

    “御主!”

    伴随着她的动作,地面上顿时出现大片的龟裂。

    “我是没办法了。”沈河无奈的两手一摊。

    黑贞就是这个样子的性格,横冲直撞的,他也不怎么想在这样的地方使用绝对命令。

    “怎么这样,我还一口都没吃。”骑士王脸色涨红。

    “要不......”贞德有些不好意思了,“阿尔托莉雅你喝我的吧。”

    “......不要。”阿尔托莉雅以莫大的毅力扭开头,脸上闪过一丝坚毅,“这是战争,赌上美食,我不会认输的!”

    “你......”沈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然后就在她目瞪口呆的眼神中,阿尔托莉雅果断伸手拔掉了头上的呆毛。

    霎那间,汹涌的黑色魔力从她的身上涌出。

    黑色的礼服,黑色的战甲,黑色的长剑,浑身沐浴在黑色光芒中的阿尔托莉雅·alter出现在此处,属于暴虐之王的恐怖气势瞬间席卷了全场,仅仅是普通人的厨师们一个个控制不住的跪倒在地,台下最后也仅剩下薙切绘里奈还站着。

    但她也是微张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仅仅是因为抢夺食物。

    在斩赤世界的那位黑化之王就出现了?

    “竟然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换我出来。”黑王睁着金黄色的双眼环顾四周,最后留下了沈河的身上,“你是不是太宠她了。”

    “这个......”沈河只能苦笑。

    “......”黑王盯着沈河看了会,忽然移开视线,脸上有些微红,“算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

    “谢我?”沈河想了会,才明白她是指帮助阿尔托莉雅接受不列颠毁灭的历史,顿时轻笑了声,“那是我应该做的,另外,你把气势收起来吧。”

    沈河看了眼台下。

    那些普通人都快要受不了。

    “这个不急。”黑王看都没有看下方,她抬起剑,直接指着面前的火焰中的黑贞,“这种连御主的话都不听的从者,御主你还是趁早抛弃掉吧。”

    “你说什么!?”黑贞立刻散去四周的火焰,怒气冲冲的瞪着她,“虽然我并没有在意,但你这忽然变化这么大是怎么回事啦。”

    “哼,这还用问吗?”黑王身上的气势越发的凝实了几分,“当然是因为某个人仗着自己是alter就肆无忌惮,现在我也是alter,所以即便胡闹一点,也无所谓吧。”

    “哈?你想打架吗?”黑贞将旗帜挥舞在身后,手掌已经放在腰间的剑上,汹涌的魔力直接在半空中碰撞。

    这座由赛米拉米斯的魔里维持的宫殿,直接在这股魔力碰撞中摇摇欲坠,更不用说台下的那些普通厨师们。

    他们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异世界的恐怖了。

    “都给我停下!”沈河罕见的板着脸喊道,“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

    “切......”

    黑王冷哼了一声,身上的魔力消散,盔甲消散,仅仅剩下那身黑色的礼服和头上的黑白女仆发箍。

    黑贞也咬着嘴唇散去了身上的魔力,觉得有点委屈。

    “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食物让你们这么痴迷。”黑王走到贞德的面前,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然后立马皱着眉头吐出来,“难吃。”

    “什么——!”

    那些好不容易在气势的压迫下站起来的厨师,听到这样的对话,一个个大惊灰色。

    这可是由大名鼎鼎的才波平一郎用异世界的食材制作的美食。

    甚至在递上去之前得到了神之舌的认可。

    竟然被说难吃?

    “这样无趣的食物,有什么好抢的。”黑王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样。

    “这个......”沈河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和阿尔托莉雅正好相反,阿尔托莉雅·alter厌恶这些精致的美食,只要吃一口就会吐出来,反而痴迷于诸如薯片、汉堡之类的垃圾食品。

    而按照之前赛米拉米斯所说的规定。

    只要有哪怕一位王妃否决了美食,那么制作这道美食的厨师就应该被套牌。

    “看来......我还是做的不够好啊。”

    才波平一郎不可避免的露出惋惜的表情,但是却仿佛接受了这个成果,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这根本不是前辈的错!

    被吊起来的薙切蓟在心里不足的呐喊。

    却丝毫无法发出声音。

    “等等——!”薙切绘里奈实在忍不住的向前一步,“我想,这是品尝者个人口味的原因吧,大家都看见了,才波平一郎先生的料理没有问题才对。”

    阿尔托莉雅·alter那独特的口味,她也是很清楚的,甚至因为这个,当初她可是直接把阿尔托莉雅·alter列为最不喜欢的人之一。

    没错!

    这也是薙切蓟心里的想法。

    原本这群不是美食家的人,就根本没资格品尝前辈的料理。

    “薙切小姐。”才波平一郎却摇摇头,“美食最重要的本质,就是要让客人满意,客人只是说出了真实的感受,这没有错,错的是无法让客人满意的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