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傲诀天地 > 第三十七章 刘府五大高手 有人闯入
    (求收藏,求推荐。这章三千六百多字,也是个大章了)

    今天晚上就离开刘府,对刘元丰来说虽有些急迫,是今天早上在得知刘破虏和刘元英明天会回来后,才临时起意做的决定,准备的很不充分,最重要是他现在修为根本没恢复多少。但就时机来说,今晚却是个很好的时机。因为这几天的刘府防护力,算是近期最弱的。

    首先刘破虏这次奉令外出公干,虽然是铁衣卫的差事,自有铁衣卫的属下可供差遣,但他自己却是也从家中带了几名好手帮忙,另外也是用以服侍起居,其中便包括了刘元英。

    其实刘元英在铁衣卫里面也同样有职司身份,虽然这个世界的主流观念也跟华夏古代一样,是男尊女卑为主,但女人的身份却并不算太低。尤其练武有成,武艺高强的女人,也一样能得到尊重,可以从事跟男性一样的职业,包括入仕为官。不过到底还是男尊为主,女人入官场做官的话,也大多是以不重要的位置或副手为主,很少能有完全独当一面的。不过也有例外,便如那个当世最有名的女将军——西北狂花顾倾城。

    刘元英在铁衣卫里,当然没有顾倾城那样的地位。而且她也完全是因为刘破虏的关系,才能进得去铁衣卫,在刘破虏手下任一个副职属官,虽然身份也不低,不是普通的卫士,却没多少实权,完全从属刘破虏指挥,甚至手下都没管多少人。

    不过刘元英从小是在山林被头老虎长大,性子却是与常人颇有不同,也不太适合管理具体的事务,不耐处理一些烦琐事。

    其实不止刘元英,连刘元沛与刘元丰都有被刘破虏安排到铁衣卫内任职。当然,对原身的那刘元丰来说,他铁衣卫的职务根本就是挂个名儿,白占着位不用到任,每月却还能领份铁衣卫的饷钱。完全是刘破虏以权谋私,营私舞弊,占朝廷的便宜。不过像这种做法,在军队里却也是很普遍,吃空饷、挂名不任职等不一而足,只看是否严重与多少而已。刘破虏也不过是随大流,给自家争点利。

    铁衣卫现在虽转为了专职的秘事机构,但原先是天子亲军,所以至今都还保留着不少军队编制。就像刘破虏的正五品校尉,完全属于是军职。而刘破虏给他两个儿子安排的职务,也都是铁衣卫内辖管五百人的营总一职。只是都只是挂名,不必真去任职。

    刘元沛有时有兴趣的话,还会去铁衣卫内转转,毕竟他将来也是打算子承父业,继续干铁衣卫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所以也需要提前熟悉熟悉。至于刘元丰,就纯属挂名了,就连他每月的饷银,也一向都是刘破虏代领,刘元丰从没见过。倒是他虽挂名,却也是正式入了铁衣卫名册的,所以还给他发放了铁衣卫的军服与身份腰牌。不过刘元丰本人从没穿过,拿回来就直接被压箱底下了。

    而原身那傻子的记忆里,也根本没有这节,记不住,刘元丰还是从刘能的记局中查看得知的。

    刘破虏外出公干,带走了府里的几名好手。而前些日,现任的那刘夫人又带着儿女带城外别院去居住,自然也是又随行跟去了些护卫保护。刘破虏带走几个,刘夫人又带走一批,因此眼下这刘府的防卫力量,算是处于最弱的。

    刘破虏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那位刘夫人也是打算明天上午才回府迎候刘破虏,两人所带走的人手自然也都回不来。所以才说,眼下是个相对很好的时机。

    刘元丰虽然是临时起意,准备的很不充分,却恰巧凑到了一个好机会。他也正是因此,才起意提前要走,觉着还是有一定把握可以成功的。因为在明天之前,刘府的防护与巡防力量,都还是最弱的。而今晚若走不了的话,等明天刘破虏与其夫人都先后回来,所带走的护卫力量也跟着回返,他就更难走脱了。

    他此时所跃上的墙头位置,正好是在后花园内一棵大树的树荫底下,更加遮掩住了他身形。他就蹲伏在墙头,往后花园里打量望去。

    这时后花园内,正有一队八人的护院武师在打着火把巡逻。说是武师,其实也只有前面领头的第一个,与负责最后面押队的最后那个是。其余中间的六人,看服饰则都是刘府内的家丁打扮,多半是些会武艺的家丁。

    刘元丰见状,觉着应该是刘府内的护卫力量先后被刘破虏及刘夫人各带走了一批,人手明显有些不够了,所以只好叫上了会武的家丁一起充数。而且后院一向不是什么重要位置,只是个后花园,既没有重要人物住在这里,也没什么重要财物安排在此处,所以并没派多少人手。巡防的重头,一向都是放在前院以及刘破虏所住的正中主院,包括其附近。

    刘元丰也正是因为早已提前查探到了这点,所以才拟定下了这个从后花园出逃离府的路线,觉着这是相对最安全最靠谱的一条。就算万一不小心被巡防后花园的这队人发现了,他仗着自己轻功高明,说不定也能从这八人的眼皮底下硬冲出去。

    外力境的武者,一般轻功都差。这是力量性质决定的,因为外力境武者是纯粹靠的肉体力量,这种力量就无法像内力一样做到轻身、加速等效果了,也根本无从施展去运转轻功心法,只能靠着肉身力量去硬跳硬蹦。虽然有些速度可能也很快,但精妙之处就远远不及了。在施展轻功方面,内力足以甩出外力几条街去。

    这也是刘元丰现在所唯一的倚仗,那中间的六个家丁不必说,肯定都还是外力境的,甚至说不定连外力境一重的功力都没有。而那两个护院武师,也绝对是外力境的。因为整个刘府,包括刘破虏在内,就只有五名内力境武者。

    这五人其中之一就是刘破虏本人,现今是内力境六重的高手,也是整个刘府修为最高的。另一个则是刘元英,乃是刘府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练武资质很高,如今才不过二十二,便已经突破外力境,晋升到了内力境,不过倒也是今年初才突破的,尚还是内力境一重。

    另外的那三个中,其中之一是刘府的总教头,名叫吕世成,是内力境五重修为,仅次于刘破虏。此人现今便身在刘府坐镇,没随任何人离去。

    剩下的那两个,一名吴帆,一名孙秀华,乃是对师兄妹,也是夫妻关系。其中那吴帆修为较高,是内力境三重;孙秀华较弱,是内力境二重。

    孙秀华因是女子,身份方便,所以一向负责保护内院的几位夫人。

    而前几日刘夫人出城到别院居住,也是孙秀华带了批人手,负责随行保护。而吴帆则早在前些日,就被刘破虏一并带着外出公干去了。

    因此眼下这刘府内,就只剩下了吕世成这位总教头,是唯一的内力境武者。这也是刘元丰为何觉着在明天之前,是刘府巡防力量最弱的时候,除了人手不够,被刘破虏与刘夫人先后各分带出去一批外,连内力境高手也都只剩下了一个吕世成坐镇。

    眼下后花园里巡逻带队的那两名护院武师,显然并不是那位吕教头,这也是刘元丰的信心所在。只要不是内力境武者,哪怕是外力境巅峰的高手,他也不惧跟他们拼轻功。因为以内力施展轻功,是大有优势的。

    外力境武者的轻功,与其说是轻功,不如说是蹦的高、跳的远、跑的快,什么运气轻身、内气的运行与转换、乃至心法的加成,外力境一概不懂,也无力为之。施展轻功时,也基本只是直来直去。什么飘然而起,悠然而落,都是不存在的。

    何况以整个刘府的防护重心,一向都是重前轻后来看,这后花园里带队的那两个护院武师,也未必就会是外力境九重的巅峰高手。

    刘元丰站在墙头瞧了片刻后,趁着这队人巡逻到远处,立即轻身而落,悄然无声地跃落至地面,进入到了后花园。

    然后他便低伏着身子,沿着围墙内所种植的一溜树木阴影,迅速而无声地急掠前行。

    这时那队人都还在对面,与他隔着小湖假山,距离颇远。刘元丰趁着他们还没巡逻过来时,立即“嗖嗖嗖”地不断跃进前行。

    他身上是一件深青色的衣服,在黑夜里的树荫下,几乎与阴影溶为一体。就算站在旁边细看,都不容易发现他,更别说那队人远在对面了。他速度既轻且快,整个人如一道没有重量的影子也似。身影一闪,便从这处树荫下,跃入到了另一处树荫下,像只是风吹过时树枝的阴影摆动。

    刘元丰很快就潜行过了一半距离,而那队人的巡逻速度则比他轻功要慢,此时还没走过对面的三分之一。

    略顿了下,瞧了眼那边,刘元丰不禁有些松口气地微微一笑。从眼下来看,一切倒是进行的颇为顺利。而那边人才巡逻那么点儿,没等巡逻过来,他这边就早已到头翻墙出去了,看来已是成功在望。

    不过想到此处,他倒也不敢大意,越是到最后关头,越是要小心谨慎地稳住。许多人往往都是在最后关头时,因一时大意而致功败垂成的。

    他略调息了下,又接着施展轻功前行。身体在这种紧张的压力下,对无影千幻的施展更加熟悉与适应。他越用越熟,越往后越发挥出了这套轻功的精妙之处,动作更加悄无声息,身后拉出的残影也更加显眼了些。不过在眼下的黑暗中,还是瞧不清楚,只是与他身体整个模糊成了一团影子,包裹着身影,模模糊糊的,又似一团雾气。

    终于,他赶到了这边围墙的尾部,距离可以离开刘府的后院墙,只剩下了一丈多远。这点儿距离,他只需一个起落,就能到围墙下,再接着不停地脚下一点,就能翻身跃后围墙,出了刘府。

    而这个时候,那边的巡逻队,才只巡过了对面不到一半。

    刘元丰压住心中泛起的激动与兴奋,正要起身而跃,忽然听到这段院墙外面,竟然有些动静响起。不由心中一动,立即暂时压下自己的动作,转身藏在旁边一丛开着许多紫色小花的灌木丛后面。

    他刚藏好不久,就见围墙上忽然一只大手露出攀住了墙头。紧接着,又是另一只手跟着攀上,随后便是一颗头小心地从墙后探出,往后花园里张望打量。

    这人只探出了半颗头,但刘元丰眼力好,却是一眼就瞧到这人双眼以下,也是都蒙着块黑色的蒙面巾,遮住了大半张脸。

    “靠,有同行啊!不过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别的地方不选,偏偏选我出去这里,这是要坏我事啊!”

    刘元丰一见也是个蒙面人,不由便是心中暗骂,觉着很可能会因为这人,而坏了他今晚的出逃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