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奥术起源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博弈
    在斯坎巴日的一套组合拳下,海日冬酋长哑口无言。

    因为他非常清楚奥丁兽人的秉性,若是他们在没有向断口血堡发动正儿八经攻势的情况下,便下令撤退。

    他们不仅不会将其当成一种仁慈,反而是懦弱表现,质疑他们有没有能力,继续统治奥丁兽人。

    毕竟奥丁兽人崇尚强权,他们只愿意跟随强大的人。

    “打肯定是要打的,但是怎么一个打法,还是要有所讲究的。”斯坎巴日接着道。

    “不要遮遮掩掩的,有什么好的想法,赶紧说。”俄日勒和克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人数是咱们最大的优势,咱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一点,即便是攻不下断脉防线,也要给他们留下难忘伤疤。”斯坎巴日回答道。

    乌兰巴日若有所思的道:“酋长的意思是,发动全线进攻?”

    “该试探的已经试探的差不多了,再继续这么分拨打下去,除了白白葬送族人的性命外,没有太大意义,也给他们的机动兵力,发挥最大威力的机会,他们的血骑再强大,也掩盖不了数量稀少的致命缺陷。

    这些天来,无论他们从哪个关口打出来,实际上,都是那些人,当全线进攻展开的时候,他们就分身乏术。

    咱们的补给,也不允许咱们继续这么拖下去了,必须速战速决,无论是攻还是退。”斯坎巴日详细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你们认为如何?”乌兰巴日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俄日勒和克第一个道:“我赞同,要我说,咱们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我也赞同,战事确实不宜再拖下去了。”乌兰巴日的头号鹰爪哈日查盖也赞同的点点头。

    “我赞成。”

    “我也赞成。”

    属于乌兰巴日坚定支持者一派,纷纷投了赞成票。

    在这种场合,斯坎巴日通常是乌兰巴日的代言人,里面很多东西,并非单纯他自己的。

    最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海日冬酋长的身上。

    这位身经百战的老酋长,面色如常的道:“这是举国大事,我自然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只要陛下令下,我将会冲锋在最前面。”

    “好!就这么定了。”乌兰巴日调兵遣将道,“哈日查盖。”

    “在。”哈日查盖出列道。

    “你负责血堡西面战线,督促那些部落,同时对他们围困的要塞发动进攻,没有我命令,日夜不休,牧民死光了,勇士上,勇士死光了,你的虎爪给我顶上,若是有丝毫怯弱,我拿你是问。”

    “遵命。”哈日查盖毫不犹豫的领命。

    “海日冬。”

    “在。”

    “你负责血堡东面的战线。”乌兰巴日先前的命令,与其说给哈日查盖听,不如说给海日冬听,既然将他们放在相同的位置,自然是相同要求。

    “遵命。”海日冬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表现出任何异议。

    “斯坎巴日。”

    “在。”斯坎巴日恭声道。

    “你负责血堡的全面进攻事宜。”乌兰巴日将最重要的任务交付给了斯坎巴日,由此可见对他的倚重和信任。

    “我呢!”俄日勒和克迟迟没有听到属于自己的任务,忍不住开口问道。

    “放心,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我的第一勇士,你率领虎卫在后面游走,只要他们出关,就给我咬死他们,就算是吃不下他们,也不能任由他们添乱。”乌兰巴日咬着牙根道。

    对于断口血堡的这支精锐,他是恨的牙痒痒。

    不光现在一直不停的给他们制造麻烦,奇迹半岛被搞的乌烟瘴气,也是他们的手笔。

    若是可能的话,他恨不得一口吃下它,哪怕是付出惨重代价,他也认了。

    因为失去了这支精锐,断脉防线就等于失去了手臂,以后只能被动防御,对西奥丁帝国的威胁度直线下降。

    在大局上,西奥丁帝国确实占据着进攻的主动,但是在小规模冲突上,反倒是血骑更主动一些。

    毕竟所有关口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对方进出自由。

    对方在另一侧移动的时候,又没有办法窥视,有些神出鬼没。

    “遵命。”俄日勒和克拍着胸脯保证道。

    “诸位前去准备吧,三日后,太阳升起的一刻,同时发动进攻。”乌兰巴日用力的挥舞了一下大臂道,“让南面的拜伦人见识一下奥丁勇士的勇武,让他们知道,招惹咱们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奥丁会赐予你们力量。”

    “奥丁!”众西奥丁帝国高层恭声道。

    众人很快便陆陆续续离开,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斯坎巴日留在了最后面,只是目光有些游弋,总是情不自禁的扫向王帐的那些阴影角落。

    “王叔,有什么不对吗?”乌兰巴日疑惑的问道。

    “没有。”斯坎巴日摇摇头道,“可能是最近太过疲惫了,出现了错觉,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下去安排攻城事宜了。”

    “攻城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就可以了,王叔多注意休息,以后还多有依仗王叔的地方。”乌兰巴日情真意切的道。

    “这种事情若是不亲自盯着,还真没办法放心。”斯坎巴日笑着安慰道,“放心好了,我的身体还没有孱弱到这种程度,支撑过这场战事,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陛下应该早做打算才是,咱们这一次很有可能没办法将王后迎接回来。”

    提到奥云塔娜王后,乌兰巴日的脸色明显有些阴沉。

    对于一位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这件事情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疤,触之即痛。

    有时候,他不得不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但是这明显是自欺欺人。

    乌兰巴日沉默了数秒,方才道:“我知道。”

    “陛下请放心,斯特雷奇家族的族长塞德里克,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俘虏王后之后,一直将其视为座上宾,除了限制了人身自由外,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将事情做绝的,只要王后平安无事,咱们以后便可以慢慢想办法,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会将王后救回来的。”斯坎巴日安慰道。

    “王叔不用担心我,我能够分得清事情的轻重,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影响我的判断的。”乌兰巴日绷着脸道。

    “你心中有数,最好不过。”斯坎巴日没有继续劝说,心中却在叹息,你越这么说,我越是不放心,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究竟是什么性子,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傲气是你的优点,同时也是你的致命缺点,希望它不会左右你。

    斯坎巴日离开不久,一道阴影也在常人所不注意的情况下,缓缓蠕动着离开了。

    不用问,那里曾经蛰伏过一个装着人类灵魂的能量体——肖恩领主。

    断口血骑的频繁出击,对西奥丁帝国来说,就是促使他们做出变策的最佳诱因。

    当天肖恩就操纵着阴影噬魂豹,偷偷的潜入了西奥丁帝国的大军中,盯上了西奥丁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乌兰巴日。

    只要盯紧了他,西奥丁帝国的其他高层,自然不难见到。

    西奥丁帝国主力的营地虽然巨大,盘踞了断口血堡外方圆十几公里的草原,乌兰巴日却不难寻找。

    精锐军队驻扎最密集的区域,帐篷最为华丽的那个,一准就是了。

    阴影噬魂豹确实是窃取情报的绝佳利器,处于影遁状态,它就跟融入到了阴影中一样,别说是普通人,就连斯坎巴日这种顶级术士,也顶多是感觉异样,并没有发现问题真正所在。

    这与信息不对等也有一定关系,这种超出常规的术法运用,他们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的话,就算是察觉到了异样,也不会往这一方面考虑。

    肖恩在乌兰巴日身后这一跟,就是三天三夜。

    有好几次,肖恩都产生了化身刺客,给睡梦中的乌兰巴日致命一击的冲动。

    一旦他们的王挂了,只怕会给西奥丁帝国带来致命打击,很有可能让他们不战自溃,陷入内乱中。

    这个诱惑确实足够大,肖恩生生抑制住了没出手,自然是有原因的。

    一是,他不清楚乌兰巴日在西奥丁帝国的话语权,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

    若是传说不准确的话,到时候对西奥丁帝国大军影响没有这么大。

    这么做反而会彻底激怒他们,让他们不顾一切的展开军事报复,那么做只是增加断脉防线的压力而已。

    经过连续三天三夜的观察,肖恩现在心中基本有数。

    乌兰巴日在西奥丁帝国中,地位确实不低,至少有不少人对他表现出了一种死忠态度,其中以右虎卫部落首领俄日勒和克和虎爪部落酋长哈日查盖为最。

    那个名为斯坎巴日的虎影部落首领,虽然同样也是乌兰巴日核心决策圈中的一员,但是总给肖恩一种怪怪的感觉。

    并不是说他在人后,表现出对乌兰巴日不忠的态度。

    恰恰相反,自始至终,他都任劳任怨,帮助乌兰巴日分担了大部分繁琐工作,勤奋中肯的有些过了头。

    或许正是这种无私付出,让肖恩感觉有些怪异,用一种有色目光看他。

    乌兰巴日仅仅称的上掌握了比较重的话语权,远远还没有到完全一统,说一不二的程度。

    像海日冬一样的酋长首领不在少数,乌兰巴日想要动用他们,必须用大势压或者诱之以利。

    他们对这次战事的情绪明显不高,因为他们认为成功几率太低,无利可图自然敷衍了事。

    他们现在在这里,明显有几分被裹挟的成分。

    若是乌兰巴日暴毙,确实有很大几率让他们一分为二,以海日冬为首的部落,主动撤出战斗。

    肖恩之所以没有出手,主要因为第二个原因——成功率。

    乌兰巴日身边那队形影不离的王庭虎卫暂时不去说。

    这种常规护卫,对上肖恩这种非常规暗杀,发挥出来的作用微乎其微。

    真正让肖恩不敢轻举妄动的,是乌兰巴日寝室中摆的那柄长弓。

    其上面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与守护战旗、勇气之剑和黄金甲如出一辙。

    赫然也是一件战役神器。

    只不过这件战役神器与守护战旗一样,也是受损的,受损情况甚至还在后者之上。

    这就怪不得从来没有听过关于它的传说。

    就算是受损了,那也是一件战役神器,拥有一些神乎其神的功效。

    其中示警功能,是它们必备的一种功能。

    尤其是对阴影噬魂豹这种纯粹由术法能量组成的能量体,最为敏感。

    一旦靠近,便会出现各种异样表现,最明显表现,就是璀璨示警光芒。

    看来在战役神器大行其道的时候,他们的使用者被顶级强者刺杀,是一件比较常见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阴影噬魂豹这种比较出人意料的术法刺杀,锻造的时候,刻意加强了这方面的功效。

    想要无声无息的接近对方都困难,更别说对方本身就是一名强大的奥丁勇士。

    阴影噬魂豹自身又不擅长正面硬刚,一旦行踪暴露,连侦察的作用都会失去。

    这种终归是一种取巧的方法,哪怕是用这种方法击退了奥丁兽人。

    那也是治标不治本。

    只要奥丁兽人自身的实力还在,他们退回去后,重新竞争出一名统治者后,就会卷土重来。

    利用断脉防线所掌握的黑火药优势,以及自己自由窃取对方高层情报的能力,最大程度的杀伤奥丁兽人,削弱他们的整体实力才是王道。

    反正刺杀的主动权在肖恩的手中,若是逼不得已,非得采取这种非常规手段,也得等下次做了完全筹划和准备后再进行。

    这一次,肖恩选择了按照原计划进行。

    将奥丁兽人关于全面进攻的计划带回了断口血堡。

    面对肖恩带回来的情报,齐聚一堂的断口血堡高层,陷入了一阵沉默状态。

    主力参谋长布兰恩率先打破了沉默,言语中带着几分无奈道:“西奥丁帝国的反应,是对咱们最不利的那一种,因为数量是咱们的致命缺陷,他们现在准备全线发动,任何计谋都是虚的。”

    佩德罗将军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没有办法用计谋,咱们就不用计谋,以前没有山鹰传书,没有黑火药桶,没有安迪斯长弓,咱们不照样打仗,那些奥丁兽人不一样拿咱们没办法,现在有了这么多的好东西,你们怎么反而患得患失起来了?大不了血拼一场,咱们断脉士兵,无所畏惧。”

    “佩德罗将军说的对,咱们这一次确实患得患失太严重了,反而失去了以往的血勇,咱们屹立在这里这么多年,凭借的不仅仅是城墙之固,兵器之利,还有我们守护的信念,只要这一点不变,只要我们斯特雷奇家族的旗帜还在,只要我们有一息尚存,他们就别想南下一步。”艾斯蒙德将军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手臂道。

    “我还怕他们被黑火药的威力吓到了,虎头蛇尾,就这么灰溜溜的滚回奥丁大草原呢,若是这么一来的话,咱们先前的准备岂不是白浪费了?”

    “他们想要来攻,就要做好在撞个头破血流的代价,不付出几倍代价,他们休想拿下咱们的任何一座城堡。”

    “相信我们,所有的士兵都有奋战到最后一刻的决心,人在堡在。”

    断口血堡的其他中高级将领,面对即将来临的大战,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怯弱,反而是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