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金字神捕 > 第160章 曾是故人归
    “莉莉?莉莉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快回家,小心人贩子把你拐了,到时候你的爹娘可不得担心死啊!”

    小摊贩将一根最饱满红润的冰糖葫芦递给莉莉,劝慰道:“乖,快回家吧。”

    莉莉接过冰糖葫芦,撕开糖衣后一边吃着冰糖葫芦,一边支支吾吾道:“我在家太无聊了呢。干爹天天就坐在黑漆漆的地方发呆,也不跟莉莉说话。”

    摊贩闻言,有些焦急:“你这小姑娘,你知道前段时间廊坊县发生了一宗惨案吗?一个叫做古秋山的捕快,嫉恶如仇,破了一宗特大的人口贩卖案,更是当初击毙了许多人贩子。”

    “结果等他回到家,却发现自己那十二岁即将出阁的女儿、同发妻子,都被残忍的杀害,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然后,这位叫做古秋山的捕快就疯了……”

    说到这里,摊贩突然觉得对一个小女孩说这些有些不合适,叹了口气:“有事就去衙门找捕快,知道吗?”

    “嗯?人呢?”

    但等摊贩抬回过头来,便见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哪里还有小女孩的身影。

    “大白天的,未必还碰到鬼了不成……”

    摊贩有些自嘲的笑笑,但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融,一抹脸几乎变了个样子。

    摊贩他如同被火烧了屁股,火急火燎的收拾家当,将一根黑布缠在自己脸上,然后慌张的向四周张望。

    那个挨千刀的李清霖果然还在京都!五年啊五年!我白夜行为了躲他改换门面,甚至转行不作道士了卖冰糖葫芦,吃了多少苦头啊,结果还是撞在枪口上了!

    白夜行狐疑的转过身,确定李清霖不在附近后,连冰糖葫芦都不要了,脚底抹油赶紧开溜。

    谁知他刚走两步,便觉得天昏地转,眼前黑压压的冒星星,脚底一软就跪了下去。

    这是,失血过度后的表现。

    我恨啊!这对父女俩没一个好东西!!

    白夜行含着泪咬着牙,双手撑着在地上爬行,有着说不出的艰辛。

    有的人看他可怜,还丢了些银子在他的面前。

    “我是大名鼎鼎的天师,不是要饭的!”白夜行咬牙切齿。

    “哎,又疯了一个,没救了……”众人叹息。

    ………………

    “干娘,干娘,我给你买了串冰糖葫芦……”

    方正的院落大门紧闭,远观可见高大的主殿位于院落后排,钟鼓楼居中,几株古老的松柏和古槐矗立院中。

    莉莉从大门下跑过,便见大门上的匾额上写——敕建北顶娘娘庙。

    院子里有位女子,正在浇花除草,此刻见莉莉走来,笑骂道:“你这小贪吃货,只剩下一颗了就来孝敬干娘来了?去去去,野孩子一边玩去。”

    女子嬉笑怒骂,性情十分的洒脱。

    而看她的脸,却总有股挥之不去的哀愁,几点雀斑落在鼻梁宛若寂寥的悲星,为她装点出了神秘的气息。

    她即是南山窟精神病院里的女护士何双,又是流落烟花巷柳,最后成为白莲教教主无生老母的又又。

    “嘿嘿,干娘你不吃,那我可就吃了。”

    莉莉做了个鬼脸。

    “你干爹还是躲在窝里,不肯出来?”

    又又走回殿中,便见殿中供奉着一些神像,中间一尊‘碧霞元君’的金身格外慈悲,注视着天下世人。

    又又很随意的将供奉碧霞元君的瓜果拿了些出来,也不在意什么忌讳和神佛的怒意。

    毕竟,又又在庙里呆久了也会出去走动走动,顺手解救世人、拔除苦难,民间就流传出了有一尊碧霞元君降临世间,救苦救难的神话传言。

    又又觉得有点意思,就让朱元璋给自己修建了这间北顶娘娘庙。

    平日里香客不少,都来祈福碧霞元君的庇护。

    但没人知道这位莺花出身的女子,就是他们所祈祷的对象——碧霞元君。

    “干爹都好几个月不跟人家说话了,水也被他用光了,莉莉想喝水都没地方……”

    莉莉狠狠咬了口苹果,委屈巴巴的。

    又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时间足以抹去一切的伤痛和怨恨,到现在又又已经能够正视李清霖和过去不开心的遭遇。

    纵使曾经是潘金莲,坠入情欲迷海作肉蒲又如何?

    但我是个好女孩。

    “他们来了。”

    又又突然抬头,看向了大门外。

    便见从门外走来两人。

    一人面容冷漠,双目有千道锋芒争锋,他怀抱着一把剑,走得分外沉稳。

    而另一人则是位长须的颀长男子,面容和善,时刻都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腰间背着一口布袋,沉甸甸的,一柄铜钱剑露出浅浅的头来。

    “又又姑娘,数年不见,不知最近安好?”

    颀长男子轻声向又又笑道,目光却不经意间掠过又又白皙的手腕。

    便见又又的手腕上,有一根铜绿色的咬齿手链,一幅幅兵器模样的花纹印在手链的表面。

    据颀长男子所知,这位又又姑娘向来不爱佩戴这些金银首饰。

    颀长男子环顾四周,感应一番后,并非察觉到还有旁人的存在。

    但女孩的心思,即便颀长男子贵为当今大明的国师,也不敢随意猜测。

    “刘伯温,你回京不去拜见朱元璋,到我这里来作甚?”

    又又对这位被朱元璋三顾茅庐才请出山,任命为国师的刘伯温毫不假言辞色,看向了刘伯温身边的善生。

    善生见莉莉看来,脸色不变,只是怀里的宝剑嗡鸣了下,算是打了声招呼。

    “又又姑娘还是这么直接,今日来贫道只是顺路。这次离京我和善生游走天下各地,观龙脉走向,终于做下斩天下之龙脉的决定,而天下龙脉的聚集地,便是在又又姑娘这间庙宇的不远处。”

    刘伯温的话语有些飘摇,目光变得有些暗淡。

    斩天下之龙脉这个决定,不是那么容易做下的。

    修道之人有五弊三缺,而一旦做出斩龙脉这种更改整个风水气运,影响后世的大事,五弊三缺的报应更是来得猛烈。

    当年在望仙楼下,刘伯温的师兄肆一就希望刘伯温能斩天下之龙脉,完成先师的遗愿。

    而在不久之后,大明初立,妖魔与火器为了争夺谁主沉浮爆发乱战,肆一便意外被火器误杀,成了一具乱葬岗的枯骨。

    让侠行天下的少年心愿夭折。

    刘伯温知道,这是苍天给予他的警告。

    “不远处?”又又闻言,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没错,就是那口锁龙井。斩天下之龙脉,我要先从那里斩起!”

    PS:明天就上架了,各种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