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金字神捕 > 第17章 借刀杀人
    “听说了吗?第一个失踪的人出现了!就是那三个丘八里的一个,叫什么,什么汤……”

    “汤墨。”

    第二天中午,李清霖面色平静的在食堂吃饭,杨咏幸一副八卦的模样凑到李清霖耳边。

    听着八卦,李清霖频频点头,甚至适当的提问,就如同才知道消息。

    苏富贵隔了张桌子自顾自的吃着,也不发表意见。

    而汤墨的那两位同伴,满脸的兔死狐悲,目光闪烁的看着其他人,宛若惊弓之鸟,神经绷到了极致。

    实际上,在这些保安里,他们三个是最不受待见了。

    就如同监狱里永远是杀人犯当老大,而强,奸犯则是最受歧视。

    对他们这些当了逃兵的丘八,杨咏幸等人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他们在意的,不是汤墨的生死,而是他失踪背后所透露的信息。

    究竟是传言为真,汤墨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关键。

    还是有人故意搅浑水,想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等了几天,汤墨都没有出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死在了那天晚上。

    可凶手仿佛是幽灵一般,一次得手后,便消失不见。

    没人怀疑汤墨是‘韩跑跑’附身,逃下山去了。只因为他们这些被抽调到精神病院的人,一旦离开了天津,或者长时间不回来。

    便会被所有军阀势力追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死得更惨。

    这几天,李清霖这位知情者过得分外平静。

    白天练武,晚上修行,偶尔去小洋楼里逛逛,增加点曝光度。

    然后就在南山窟到处瞎晃悠,好似巡视农场的庄稼汉,东拍拍、西看看的,准备送某个人一份大礼。

    汤墨失踪的风波逐渐稳定下来,日子似乎也变得时光安好起来。

    但李清霖相信她很快就会动手。

    那天晚上,他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冷静的替何双分析。将关于潘金莲的梦境和易河的发病联系起来。

    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有的思维。

    不要低估民国时期一位经过高等教育的女子对自己清白的看重,哪怕李清霖坦言这只是可能性之一。

    何双也会牢牢握紧这一线生机。

    何双或许会怀疑李清霖,但她只是怀疑。

    而李清霖却是实实在在的拿捏着她的把柄。

    这一天,斜风吹来,天气有些阴沉,连空气都变得潮湿起来。

    李清霖起的很早,却没有练武。

    而是站在窗子前,目光平静的看向小洋楼。

    那里,是一楼到二楼的转角处。

    那里,有一位正在查房的女护士,缓缓推开了一扇门。

    门后,老院长面色红润,呼吸绵长的睡着在病房里,似乎随时都可能醒来。

    何双手里捧着一本病历,时常还在翻阅。

    她仔细检查着老院长的生理机能,在病历上写着结果。

    然后,她好似做着一件本该如此的事,缓缓将一小瓶淡粉色的药剂注入输液管里。

    啪嗒!

    一大滴春雨落到窗子上,继而便是如油般密集的雨点子,朦胧了远山,也笼罩了整座精神病院。

    外面,在下雨了。

    何双有些失神,但转而有条不紊的收好药瓶。

    她小心的给老院长盖好被子,轻轻走了出来,随手关上了门。

    小洋楼外,李清霖一直站在窗子前,但嘴角不知什么时候掠起了诡异的弧度,像是嘲讽。

    雨越下越大,终于,李清霖听到从小洋楼里传出了巨大的动静。

    “出事了出事了!院长死了!”

    “快!封锁医院,不准任何人离开!”

    ‘碰!’

    四合院和小洋楼的大门突然闭合,一股强烈的屏蔽感从小洋楼里传来,往日里还能联系外界自然的四合院也像是被斩断了联系。

    成了大海上的孤舟。

    春雨还在下,但李清霖却感受不到一丁点春天的气息。

    压抑的气氛越演越烈,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楚的烦躁。

    但就在这压抑气氛即将冲向巅峰,释放出巨大威力的那刻。

    它,忽然平静了下来。

    医生护士不再吵闹,精神病患者忽然安定下来。

    副院长何素华站在死去的院长面前,而她的背后,何双颤抖着声音:“娘……”

    小洋楼好似位被扼住脖子的病人,正以病态的方式迅速沉寂下去。

    四合院和小洋楼的大门悄然开启,波及到四合院的屏蔽也刹那间消失。

    一阵春风从窗子的缝隙里吹来,拍打在李清霖的脸上。

    很凉,很舒服。

    直到这时,杨咏幸等人才反应了过来,疑惑的互相询问。

    “好像是院长出事了!”

    李清霖一把打开门,跟随着杨咏幸等人赶往小洋楼,满脸的诧异。

    很快,便从山下来了一批人。

    有天津卫司令部的部长,有警察厅的厅长,也有时刻关注南山窟的大人物们。

    一列列持枪的士兵包围了南山窟,甚至开来了军车,设下路障,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些大人物在院长的病房里呆了很久,出来时,一个个都面色凝重,或者冷笑,或者懊恼。

    “戎公!”

    小洋楼大厅内,李清霖看到自己那便宜上司向自己走来,赶紧行礼。

    “叫我申屠戎就是了,你说说,你发现了什么?”

    申屠戎失望的看着李清霖摇头,他叹了口气:“唉,最后一个老家伙就这么走了。接下来……”

    说着,他缩着脖子拉了拉衣领,看了眼昏暗的天色,大步离去。

    李清霖一直表情死板的送别,目送申屠戎走远。

    而从始至终,李清霖都没离开过小洋楼。

    这些大人物来的快,走得也快。

    几个带着面具和防化服的人带走了易河的尸体,军车调转车头、士兵迅速下山,似乎刚才的阵仗只是场笑话。

    何素华毫无表情的走了出来,这一次,他没有穿副院长的衣服,而是一身白洋花旗袍。

    修身的旗袍让其显得越发高挑,气质孤高而内敛。宛若清水湖上的仙葩,带着属于民国女子的典雅。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想起了她的身份。

    嘉我公,这位曾救了袁总统多次性命的神医的曾孙女。

    而她的父亲,更是一位游历海外的青冥境强者。

    何素华走出了大门,下了南山窟。

    但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回来。

    小巧玲珑的何双哭的稀里哗啦,站在小洋楼的大厅里好似一座流泪的雕塑。

    李清霖和杨咏幸等人结伴走出小洋楼。

    最后,李清霖回头看了眼这栋三层楼结构的西式建筑,目光平静,但在平静的背后,却藏着波涛与汹涌。

    没人知道,易河曾经传下了一部叫作大梦真经的古怪法门。

    也没人知道在这群保安里,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居于幕后,却引得整个天津卫风雨飘摇。

    杀人不一定自己动手。

    普通人,亦可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