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变身萝莉剑仙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突然翻脸[第三更]
    就在这时,道盟内的一处巍峨的高山之上,一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和一名穿着黑色蕾丝长裙的女子走了出来。

    如果林倾仙在这里的话,她肯定会很奇怪,会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在一起?

    因为两个人一个是那沉默寡言的接引使者还有一个她尊敬的妖神学姐。

    那沉默寡言的接引使者开口道,“妖神,我的确觉得你所说的观点有一定的可信度,但你要用你的那种手段向我证明你是对的,那就快点吧。”

    那沉默寡言的接引使者眸光扫视着远方天空中的天宫,又看着那满地的断树残叶,轻语道,“这片土地我很喜欢,不想在被他们破坏了。”

    妖神微微点头,回答道,“嗯,不过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沉默寡言的接引使者回应道,“你尽管放心好了,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的,而且你应该也清楚,我答应她的事情,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了,我都还记得。”

    妖神微微一笑,回答道,“嗯,那就好。”

    妖神转身对着那远方的天宫下,伸出如雪般白嫩的双手,如同繁花盛开般舞动起来,玄妙莫测的符文在双手间如同星光般弥漫而出,一双好看的眸子中涌出密密麻麻的古老字符。

    接着妖神素手一挥,那远方的天空下方一下子出现了两名老者的身影。

    这两名老者一出现,便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众人纷纷指着天空。

    “你们看,那不是内门的田长老和王长老吗?”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突然出现在了那里!”

    “真的啊,田长老和王长老怎么凭空就出现在那里?”

    田长老和王长老两人自己都是疑惑万分,他们记得在看到了自己的两位老祖出现后,就想赶过来劝架来着,可是不知道怎么走都走不到老祖身旁,但如今怎么又一下子出现在了这里?

    那田长老百思不得其解,“怎么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王长老倒没有很在意这件事情,“好了,先不要管这个了,目前是劝老祖为重,不要因小失大。”

    田长老回答道,“嗯,你说的对。”

    王长老和田长老一起大喊道,“老祖,还请住手吧!”

    “老祖,还请听我一言!”

    王证道刚打算掏出底牌对付孙供奉和田成仙两人,这时就传来了王田两位长老的话,一下子他就收手了。

    田成仙也很有默契的没有继续进攻,孙供奉倒是想继续进攻,但奈何田成仙收手了,他一个人也不好进攻。

    王田两位长老在原地停驻了一会儿,见天空上方没有动静后,知道他们的话起作用了,两位老祖并没有打起来,王田两位长老内心一喜,随后急忙一道神虹打出,出现在了王证道,田成仙以及孙供奉面前。

    那田王长老两人刚打算行礼,王证道便开口道,“有话就直接说吧。”

    田成仙亦表达了同样的意思,“简单点吧。”

    田王两位长老回答道,“嗯。”

    接着田王两位长老与田成仙和王证道用神识交流了起来。

    交流了五分钟后,王证道脸上闪过一丝震惊的神色,随后田成仙的眼中也闪过深深的惊讶。

    下方的众人纷纷疑惑道,“怎么回事,上方没有动静了?难道田王长老真的劝成功了?”

    “不会吧?这田王两位长老的口才那得有多好啊,才能让子孙后代被灭这种大事,平息下来。”

    “谁知道呢?坐观其变吧!”

    “也是。”

    王萧见没有动静后,有些不甘心,低着头,咬牙切齿的道,“可恶,真的太可惜了,他们不会再打起来了,真希望他们继续打起来,最好全部死光光。”

    林倾仙此时此刻真的疑惑,不由的问道,“王萧,你就那么狠他们吗?”

    王萧冷冷笑道,“哼,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一切呢,不过想想也是我们王家和田家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就当那封信是恶作剧好了。”

    林倾仙真的是听的一头雾水,她真不知道王萧想表达些什么。

    “你…”

    王萧突然之间盯着林倾仙,开口道,“哼,我和你做一个交易如何?”

    林倾仙问道,“什么交易?”

    “就是…”说到这里,王萧不知道为何的,话就像卡在喉咙了,怎么都说不出来了,随后脸颊上一红,红的如同夏日可口的草莓一般,整个人像一位娇羞的小女人一样,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还是…等等…吧…”

    林倾仙真的是无语了,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郁闷的说道,“莫名其妙。”

    大概十分钟过去了。

    田长老开口道,“老祖,就是这样。”

    王长老也开口道,“嗯,情况就是这样。”

    说实话王证道对于他的后人王长老所说的话很是惊讶,但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

    马上王证道勉强挤出一抹笑意,“田供奉啊,真是不好意思,这都是误会,就当我们切磋了。”

    田成仙则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唉,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一个不成器的后人而已嘛,既然都去侵犯老哥的后人了,我看死了也就死了嘛,老弟我真是糊涂了,竟然向老哥动手!”

    一下子王证道和田成仙竟然和好了,聊着聊着竟然还嘘寒问暖起来。

    这让一旁的孙供奉脸色异常难看,犹如跟吃了苦瓜的孩童一般,握着斩王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和好了,这下自己岂不是没有机会报仇了,一下子孙供奉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说继续报仇吧,似乎难度非常大啊。

    你说收手嘛,这要是传出去,这让他把老脸往哪搁啊,这颜面大失啊,再说了,那死的的确也是他的后人啊,要让他收手也不太可能啊。

    然而还没有等孙供奉去想报仇的事情,田成仙一下子盯着孙供奉手中的斩王剑,眸子中流露一抹精光,开口道,“唉,孙供奉,你这对我老哥动手动脚也就算了,还动上剑了,这种行为似乎有些恶劣啊,这要是传出去了,让别人以为我是怕事之人,连兄弟都被欺负了,还不表态,这岂不是叫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