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青眉煮酒 > 第399章 谁合适?
    只见肇真在门口拉住战马,向她行了一礼。

    肇真今天穿了一身银盔银甲,披着红色披红,十分英武。

    “娘娘,云大人上午去大京国军营谈判,被他们剃光头发、眉毛和胡子,羞辱一番后赶回来,云大人气得要上吊!”

    “他们为何羞辱云大人?”

    肇真飞身下马。

    “娘娘,他们说这是对我们三次违约的惩罚,金银没有,三千美女也没有,今天派的人又不是正主,如果我们不马上去,他们下午就攻城!”

    玥儿气得发抖。

    “他们这是欺人太甚!”

    “是啊,他们还要郜铭当谈判大使,姓郜的明明就是他们的奸细!”

    “不行,决不能让姓郜的出去。”

    肇真看着玥儿,觉得她今日的样子楚楚可怜,不禁心里又泛起一阵波澜。

    “娘娘,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走,先回宫去跟陛下商量一下!”

    “好!”

    两人回到宫中,肇恒早已在春暖阁中等着他们,阁中除了肇恒还有欧阳牧、梁俭余、黄吉恩和阿昌先生。

    阿昌先生好像被人打过,模样有些狼狈,他前晚被郜太尉的人抓起来打了一顿,又关在一间偏殿中,今天早上才被王汝霖找到放出来。

    肇恒一见玥儿就问:“端太妃,万焱阿狮兰要我们马上去谈判,您看如何处置?”

    “陛下,既然他逼得这么急,那我们只怕难以拖延时间,我和信王殿下这就去准备,稍后便出城去和他们谈判!”

    欧阳牧朝玥儿和肇真拱拱手,“娘娘,您和殿下一起前往老臣不放心,但是没办法,要不这次的谈判大使,就派一位文武全才的将军担任,一举两得,既可以和大京国谈判,又可以充当护卫!”

    “谁有这能力?”

    “臣推荐云麾大将军周天静!”

    听到是周天静,肇真皱了皱眉,他觉得周天静锐气太盛,因为西邵乡杏树林一战,周天静曾指责慕容胥指挥失当,将敌军引错方向,以至于跑了十几个敌人,没有一举全歼。

    昨晚慕容胥在病床上告诉肇真,他觉得打仗应该追求胜利,而不是追求完美,所谓完美的胜利很难存在,他觉得周天静固然厉害,但还需要更多的实战历练,不能因为读了些兵书就高估自己,自视过高容易犯大错。

    阿昌先生咳嗽一声,他摇摇头站了出来。

    “陛下,臣以为护送太妃和信王殿下的使者,不应该是一位武将。”

    欧阳牧有些不高兴。

    “老臣以为,周将军是最适合的人选,他智勇双全,是块栋梁之材,西邵乡一战,若不是他的谋划,怎可能一举击溃大京军!”

    阿昌先生拱拱手。

    “欧阳大人不要误会,在下不是说周将军不行,而是派他去做谈判大使,不能发挥其所长,周将军的本事是指挥千军万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阿昌先生这话虽然是反对欧阳牧的提议,却是大加赞赏周天静,欧阳牧呵呵一笑。

    “那阿昌先生有什么推荐的人选?”

    阿昌先生一指自己心口。

    “阿昌觉得,在下去最合适!”

    肇恒一愣。

    “什么,先生您要去?”

    玥儿和肇真也有些意外,两人想不到阿昌先生要跟他们去冒这个险。

    梁俭余觉得如果阿昌先生去并不妥,但他说不出道理,只是一种直觉。

    肇恒连忙摆手。

    “不行,不行,先生和太妃只能去一个,你们是朕的伏龙凤雏,关键时刻还要你们出主意!”

    阿昌先生道:“皇上,此地文有欧阳大人,武有林大人,这次的谈判十分重要,如果能跟他们拖延时日,便是最好的结果。”

    欧阳牧也点头。

    “不错,阿昌先生言之有理!”

    他觉得阿昌走了更好,肇恒身边没人掣肘,自己做事更能放开手脚,他已帮肇恒写好诏书,现在正要发往各地去招兵勤王。

    肇恒看向玥儿和肇真。

    “太妃和信王意下如何?”

    玥儿对谁跟着自己去谈判并不介意,肇真却是有点不喜欢阿昌先生,他抱拳道:“陛下,臣弟觉得带两个武将去即可,何必劳动阿昌先生?”他觉得带麻广和曹邦杰去就行。

    阿昌先生朝肇真一揖。

    “信王殿下,阿昌知道娘娘和殿下都是智勇双全,在下此去并不是添麻烦,主要是大京国的人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未必会留意我,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我也好溜走报信!”

    玥儿忍不住掩嘴一笑。

    “阿昌先生,您要跟我们一起去本宫没有意见,但您这话别人说本宫都信,只有您说就没办法相信,因为以您的长相,想不让人留意恐怕很难吧?”

    阿昌先生尴尬地笑笑,他是异域人士,卷发碧眼,走到哪里都惹人注目,确实这个借口说不过去。

    欧阳牧对玥儿道:“端太妃,其实让阿昌先生去也不错,你们再带两个武将化妆成随军的禁军,遇到棘手的事还可以商量一下。”

    玥儿点点头,她觉得自己和肇真去见万焱阿狮兰,只要带出去的人不是奸细,就没有问题。

    肇真犹豫了一下,看向玥儿。

    “太妃娘娘,您拿主意吧,本王没有意见。”

    玥儿点点头。

    “好,派人给万焱阿狮兰传书,我们申时一过就到,请他出大帐相迎!”

    交代完这些,玥儿回到安华殿沐浴梳妆,如冬伺候玥儿梳洗,红特使捧来衣衫。

    玥儿一张脸红扑扑的,她将青丝盘了个朝天髻,插上凤钗,脸上略施粉黛,穿上一袭淡青色的销金花裙,红特使还给她套上一层锁子银甲,腰间束起藏青色锦绣缎带,脚下穿的是禁军的花云战靴,秀美中带着英武之气。

    “红姐姐,谢谢您了。”

    玥儿对红特使给自己准备的装束很满意。

    如冬拿起一面镜子给玥儿照。

    “娘娘,您今天要是不穿这铠甲和战靴,一定比所有新娘子都漂亮!”

    “别这么夸我,你又见过几次新娘子!”

    “娘娘,奴婢可不是开玩笑,奴婢是担心那个什么大郎主一眼看上您,要将您掳去做小老婆,这可怎么办?”

    玥儿还真没仔细想过,万焱阿狮兰要自己去谈判究竟是什么目的。

    “那个恶贼,他的野心是投鞭渡江、马踏天下,他要我去谈判,一定是上次输给我心有不甘,想找回面子,不管他是什么目的,我去就是和他们拖延时间!”

    如冬点点头。

    红特使忽然想起一件事。

    “娘娘,那个大郎主知道您真正的身份吗?”

    玥儿摇摇头。

    “如果姓郜的那些人还没给万焱老贼报信,肯定不知道,他一定还在猜测这个桑玥宇到底是什么人!”

    “那恶贼很厉害吗?”

    玥儿有些后怕。

    “不错,我跟洗儿与他交手,差不多一个照面就败了,要不是我用飞刀射惊他的马,已经被他抓了!”

    “对了,洗儿妹妹呢?”

    “她可能进不了大风城,被关在外面了,姐姐放心,以洗儿的本事,不会那么容易被抓的!”

    “我猜那个万焱老贼未必是心有不甘,他是对妹妹别有企图!”

    “哼,那个恶贼倒是说过要收妹妹做他儿子,真是好笑,两军阵前哪有收儿子的道理,而且我也不是男子,不可能给人做儿子!”

    “是啊,妹妹你扮成男妆他都喜欢,这样的打扮岂不更让他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