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金鳞 > 第629章 枫林堡之战(十八)
    南宫昊说出了“设置障碍”四字,众修已然明白在城外“砸坑”是什么意思,高阶妖魔能够腾空高飞,直接冲向城头,而低阶魔兽却是在地面上奔跑,高阶妖魔的数量毕竟有限,借助紫阶、银阶神臂弩、连环弩、床弩以及众修的密集攻击可以很容易遏制,而低阶妖魔却是浪涛一般一波波冲来,杀之不尽,伏尸遍地之后,一旦尸体堆得和城墙一样高,后方的妖魔就会蜂涌而至,到了那时,挡都挡不住。

    城外突然多出一个个沉沟大坑,众妖魔再想快速靠近城池可就难了,众妖魔无法源源不断杀来,城头上的防守压力自然减弱了不少,一旦妖魔跳进大坑深沟,聚成一堆堆,正好扔些火油在大坑中,这样一来……想想就过瘾!

    这么简单的御敌办法,众修之前竟然没人能想起,一个个暗自后悔,不少人只觉得自己蠢不可及。

    后悔过后,众修一个个卖力地冲着城外施法轰击,想砸出更大的坑,开出更深的沟,想把大坑和深沟开到几十里外去,让更多意图攻城的魔兽入坑掉沟,对于银星、紫星修士来说,这样的操作不难。

    发现第五战队砸坑的巨大动静,第四、第八、第九战队中有不少修士闻声望来。

    南宫昊发飙的一幕,对第六战队众修下达的命令,娄金虎、申屠宏、王梦三名队首皆看在眼中,听在耳中,很快就想明白了第五战队为何会砸坑,再看看北城外的局势,看看城外黑压压的一群群魔兽,三人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吩咐麾下众修砸坑、捡箭!

    轰轰轰的巨响顿时连成了一片,惊得北城方向的一众高阶妖魔纷纷放开灵觉查探,一阵阵心神不宁,不明白众修这是要发什么大招,难道说,想让整个枫林堡陷入地底,还是说,想要对付地底的妖鼠。

    此刻,整个枫林堡的地面都在颤动,困在地底的妖鼠以及城中的妖鼠最为惊惶,城中妖鼠吓得是四处乱窜,阵脚大乱,众修击杀起来顿时容易了许多。

    聂天秀同样是明白了赵青、南宫昊目的何在,心中波澜起伏。

    城外魔族一方占了上风,青木尊者此刻已经无瑕再顾及城中防守,战局难以预测,一个不慎,枫林堡众修就会面临灭顶之灾,不敢犹豫,也不再犹豫,迅速冲着第七战队众修下达了命令,开启护城大阵,要把城南、城东、城西三个方向先护好,再来应对城北局势。

    北城方向,魔族、妖族高阶战力不断冲着城池发起攻击,而低阶妖魔在高阶妖魔的威逼催促下,不要命地扑向城池,源源不断地从坍塌的城墙上爬上城头,城外遍地死尸,血流成河,反而刺激的众妖魔更加疯狂,在此情况下,弩箭、火油已经无法发挥出优势,枫族众修只能是施展神通术法和妖魔战在一起,死伤惨重,叫苦连连,想撤向内城又不敢,城头之上尚有三名金星强者坐镇,没人下令,他们如何撤?

    眼看着城南、城东、城西方向道道灵光闪烁,护城大阵渐次开启,防御光罩渐次成型,牢牢护住了三个方向,独独留下了城北一处,枫族众修心中更是凄苦,暗叹自己是后娘养的孩子。

    一众临时加入枫族的魔州修士有心开溜,有心撤至城内,可眼看着金芙蓉、金英、金秀三人浴血奋战,牢牢挡在城头,和众妖魔亡命厮杀,而在众人后方,金海棠、牛韬夫妇二人带着一支督战队,几十名枫族银星、紫星修士一个个手按刀剑,虎视眈眈地盯着众修,一旦有人私自后撤,必然会遭到督战队的斩杀,看清楚状态,这些魔州修士没人敢后撤,只能硬着头皮和城外妖魔以命相搏。

    一群群妖魔倒地,一群群修士倒下,以北城城楼为中心,四周围已变成了一座血肉磨坊修罗道场!

    城外的金星修士、高阶妖魔缠斗在了一起,打出了真火,双方谁也不敢藏拙,也没有人逃离,冷驰、厉星海、王元三人先后离开城池,杀向了城外。

    枫族众修更觉孤苦无助。

    突然,金芙蓉、金英二人的耳畔同时响起南宫昊的传音:“两位道友,速速撤至内城!”

    听到这传音,二人心中各自松了一口气,南宫昊的声音她们熟悉,身为第五战队队首,南宫昊既然要求她们撤退,也就是主动替她们扛下了“私自撤离”的责任,她们也就有理由和青木尊者交待。南宫昊乃是李鱼一系如今的核心,而枫族和李鱼一向是盟友,看来,还是自己人向着自己人。

    想到此处,二人不约而同地扭头冲着第五战队方向望去,发现第五、第六战队众修已经列成了战阵,齐刷刷站在了靠近城内的城墙一方,各种弩箭同样已挪了位置,对准了城北方向和城北瓮城,枫族众修只需撤至内城方向,魔兽一旦冲上城头,杀入内城,就会面对两个方向人马的夹击。

    “撤至内城!”

    金芙蓉的命令瞬间传遍城头,众修一个个从紧张恐惧中苏醒,一个个长口一出气,生出了死里逃生般的感觉,纷纷转身后撤,一窝蜂地冲向了内城方向。

    城东方向,第八、第九战队队首申屠宏、王梦先后接到了南宫昊的传音,片刻的犹豫后,申屠宏冲着第八战队众修下达了命令,有一半的银星、紫星修士冲着第九战队防区冲去,而第九战队众修则齐齐奔向了城墙的另一侧,一架架弩弓移位,齐齐对准了北城方向的瓮城。

    第六、第九两支战队防区和北城毗邻,一旦北城被攻破,两支战队自然是首当其冲被波及,而此刻,两大战队众修却是第一时间扼守住了险要位置,一旦有魔兽从北城杀入,两大战队众修正好隔空两面夹击。

    枫族众修撤的快,城外妖魔杀来的也快,一群群妖魔蜂涌着冲上城头,杀入城池,有魔兽沿着城墙冲着东西两侧冲去,有魔兽却是一头跳进了瓮城之中。

    “莫要慌张,堵住通道,逼妖魔进入瓮城,三方合击!”

    “银星修士警戒,提防高阶魔兽杀来!”

    “紫星境以下修士各守防区,无令不得离开战位,不得怯战撤离,违令者斩!”

    赵青不客气地冲着第五、第六战队众修接连下达了三道命令。

    南宫昊则冲着枫族众修吼道:“枫族众修听令,蓝星修士撤入城中,紫星、赤星修士列阵迎敌,银星修士督战,违令者斩,怯战逃离者斩!”

    声音如闷雷般在整个内城轰鸣。

    听到这道命令,乱糟糟一团的枫族众修更乱,不少修士纷纷冲着城内冲去,跳入城池,也有修士左顾右盼地寻找着自己的队友,寻找着自己的战位。

    枫族一方同样对众修进行了严格编队,在战术素养之上并不差于第五战队,甚至要强过第七、八、九三大战队,可此刻,枫族一方战死了百余名紫修和一大批赤修,多达一半的战队群龙无首,再加上枫族一方过度扩张,真正的经过战阵考验的枫族弟子占的比例太少,在各自战队之中实力不足,无力弹压那些比他们境界高的外来修士,枫族高层面对数倍于自身的外来力量,面对突如其来的败局,同样是有心无力,弹压不到位,无法彻底掌控这支力量。

    而此刻,有超过十万之众的修士挤在了内外城城墙之上,人数太多,拥挤不堪,有急匆匆要撤退,有人忙着抢战内城战位,自然是乱成了一团。

    不过,随着南宫昊的这道命令一下,占人数最多的蓝星修士纷纷跳入了城中,十去其九,城头之上瞬间松散了起来。

    身后虽有妖兽、魔兽追杀而来,这些在城墙之上奔跑的妖兽、魔兽却受到了城东、城西百胜军众修的两面夹击,被截杀,而冲入瓮城之中的妖魔被瓮城之中的杀阵所困,一时间难以冲上内城城头,众修的威胁迅速被削弱,恐怖和紧张情绪被弥散,纷纷寻找起了各自的首领。

    很快,北城内城方向的枫族众修已然剩下了不足万人,可却皆是赤星以上境界的修士,在金芙蓉等银星修士的指挥下,重新列阵,把守住了内城一侧。

    城外妖魔突然失去了截杀和抵抗,如潮水般冲着城头城内扑去,迎接它们的却是瓮城中的一座座杀阵以及三方力量的交叉攻击。

    看似妖魔一方占据了上风,摆在它们面前的却是巨大的陷阱,而远处的高阶妖魔发现北城已被低阶妖魔占领,北城墙北城楼之上到处都爬满了妖魔,顿时无法再冲着城楼城墙发起攻击,反而保住了这段城墙不被击毁。

    刀光、剑影、烈焰、冰刃、飞斧、弩箭……各种攻击从三方冲着妖魔飞去,瓮城之中很快就堆满了一地的尸体。

    而内城之中突然间多出了近十万修士,虽说皆是蓝星修士,一队队一群群集结起来,击杀起城中四处乱窜的妖鼠却也方便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