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行 > 第142章 奇怪的包裹
空旷的长街只有这一家羊肉摊留有灯火。

灯光有些暗淡,随着寒风幽幽摇曳,不知为何让人看了心里有些发慌。

黑漆漆的夜晚,空旷的长街,白发苍苍的老伯,这一切看上去总感觉有些违和,不是那么招喜。

即便如此,赵烺也并没改变自己前进的方向,只因此时那随风而来的羊肉香气太过诱人。

整个摊子除了刚才那个离去的男子,并没有其它人。

摊子里冷冷清清的,许是跟老伯那不爱招揽客人的习惯有关。

赵烺三人寻了个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看着那老伯正待点餐。

“来了?”

“来了。”

赵烺轻笑着看着老伯,道:“张老伯这些日子挪到这边,生意可好?”

“无所谓好与不好,温饱而已!”

老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当先端上了一壶热茶放在桌上。

“来三碗羊肉汤,三份烙饼,再加一大份炒羊肉,一壶好酒!”

“好嘞,你们先喝点热茶暖暖身子,东西马上就好!”

老伯心情不错,招呼了一声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李广端起茶水,给各人满上,看着赵烺轻声问道:“二少爷,这不是冲县的那个老伯吗,他怎么把生意从京郊开到广州了?”

“这位老伯来的有一段时间了!”

赵烺简略的将自己上次在广安医院附近碰到这位老伯的事情说了一下,李广闻言更为惊奇。

其实说起这位老伯,赵烺对其直到现在都心存感激。

当时身在冲县差点被假冒和尚海澄杀死之时,多亏了这老伯将赵烺出城的方向告诉了李广他们,不然的话赵烺现在墓上的树都有一拱粗了。

说到了这里,赵烺跟李广二人皆是唏嘘无比,就连秀秀的兴趣也被提了上来。

三人一番闲谈,话题多是关于这老伯的事情。

只是他们聊来聊去,也没有聊出个什么东西,因为这老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就是一个卖羊肉汤的摊主,别的也没有什么津津乐道的事迹。

“几位,东西好了,请慢用!”

说话的功夫,转眼间二十来分钟已经过去了。

老伯将弄好的羊肉汤跟烙饼等一干吃食一样样端了上来,一阵阵扑鼻的香气传来,使得三人顾不得再说别的,大口大口的开始吃了起来。

空荡的大街上没有多少行人,老伯看着大口吃食的赵烺他们,欣慰的笑着,从腰间口袋将自己那把老旧的旱烟袋抽出,吧嗒吧嗒的开始吸了起来。

“咳咳!”

夜风寒凉,老伯许是吸的急了,止不住的咳了几声。

他眼神莫名的看着街头的一个地方许久,而后脸上的神色不知为何变的阴沉了起来。

“张老伯,给您钱!”

满桌的饭食,赵烺等人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全部吃完。

秀秀胃口本就不大,李广也吃不了多少,一大半的东西倒是都进了赵烺的肚皮。

旁人见了或许会惊奇不已,但李广跟秀秀如今已经完全习惯了,好在二少爷有钱,不打紧。

赵烺一声轻呼将老伯的思绪给喊了回来。

他将放在街角的目光收回,看着赵烺递过来的五枚银元,轻笑着摇了摇头,颤巍巍的右手抬起旱烟袋在桌上磕了磕,道:“赵公子,给多了!”

“嗯,我想打听个事情!”

“哈哈,赵公子有话直说便是!”

老伯轻笑着看着赵烺,继续说道:“只要是老朽知道的,知无不言!”

“好!”

赵烺定了定神,指了指摊位最靠后的一张桌子,道:“敢问老伯,可认识刚才坐在那里的食客?”

“最后面这个?”

“嗯,我们来的时候他刚走!”

“哦……”

老伯看了看那张桌子,回想了小会儿,道:“你这可真的难为老朽了!”

“老伯的意思,是钱少了吗?”

赵烺说话的同时,从钱袋里又拿了十枚银元出来。

老伯见状连连摆手,将赵烺伸出来的右手又推了回来,道:“老朽不是这个意思,只因那个食客黑巾蒙面,我并没见其面貌,所以这钱,我想赵公子还是收回去吧!”

“好吧,麻烦老伯了!”

赵烺右手一翻,将手心那十五枚因银元全部塞进了老伯口袋之中,扭头就走。

只是这个时候,赵烺感觉自己衣袖猛然一紧,回身一看,却是那老伯右手紧拉着他衣袖不放。

“老伯?”

赵烺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唉,你这孩子性子也太急了!”

老伯磕了磕烟袋,吸了一口,沉醉在那朦胧的烟雾中,待身周雾气散尽,他抽了抽鼻子,道:“我这人老了,有的时候记性不大好。但我虽然没能看到那人面貌,但我却知道他是一个光头!”

“光头?”

“对,这点我可以确定!”老伯肯定的说道。

赵烺仔细回想,当时身处大街,虽然跟这边有些距离,但隐约记得那人头顶反光,好像还真是没有头发来着。

只是这样一来,却是跟赵烺心中的那个人相距甚远。

赵烺叹了口气,抱拳谢过老伯后转身离开。

……

三人不紧不慢的往家赶着,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回到了家中。

这一路上再无什么异常,倒是终于让李广跟秀秀松了口气。

只是让他们感觉有些奇怪的是,赵烺从刚那会儿到现在好像一直都有心事,一路上低头沉思,至今没说过一句话。

李广担心赵烺安危,便跟秀秀一起跟赵烺说话,试图一探究竟。

不过赵烺对于他们的谈话一直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当真让他们没有什么办法。

无奈之下,二人只好作罢,收拾一番准备睡觉。

李广跟秀秀忙着烧热水,赵烺一人回到了卧房。

“吱嘎”一声轻响,肆意的寒风趁虚而入,吹得房间里别样寒凉。

赵烺紧了紧身子走了进去,本想泡杯热茶缓缓情绪,可是桌子上突然出现的一个陌生的包裹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房间里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这样的包裹?”

桌子上的包裹黑布所制,占据了小半个桌子,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但直觉里面的东西不简单!

赵烺右眼绿芒隐现,仔细的观察了下整个房间,没见什么异常情况,才向桌子上的包裹走了过去。

开还是不开呢?

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东西,任何人都会迟疑的,更何况赵烺晚上才经历过一场凶杀案。

理智在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但不知为何,赵烺却感觉到那包裹对自己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使得他的步子不断向前。

说话间,赵烺已来到了那包裹前面。

包裹距离身体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赵烺心中迟疑,但双手还是提了上来。

食用皮脂之后,赵烺对于危险就多了一种极为敏锐的预知力。

而直到现在,那种潜意识的危机感都没有升起一丝。

直觉告诉赵烺,这个包裹里不会有什么危险。

距离接近,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欲望。

赵烺深吸了口气,不再压抑自己,双手伸向了那个包裹,一把将它打了开来。

“啊!”

包裹打开,当先映入赵烺眼帘的就是一个透亮的玻璃瓶,其中装着一瓶晶莹剔透的乳白色膏体,透着玻璃瓶身似乎都在散发着无比的幽香。

“皮脂!”

赵烺将玻璃瓶盖打开,一股让浑身细胞都舒爽无比的颤栗感猛然升起,使得他禁不住的陶醉其中。

“距离上次食用皮脂过了二十七天,为了将皮脂的作用最大化,我还是要再等三天为好!”

当时身陷五美村谶毒发作差点疼死,当时虽然被鸦片药膏将疼痛缓解,但那鸦片药膏对于谶毒的压制作用却是一天比一天小了起来。

幸亏当时机缘巧合赵烺发现了一个断指僧人,将他头发提炼后得到皮脂,不然还真活不到现在。

每次食用皮脂之后,可以延续三十天寿命,之后必须再次使用皮脂续命,不然浑身刺痛,之后就是脱水感,如果不能及时服用皮脂,感觉全身肌肉就会全部萎缩致死。

开始的时候赵烺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玩笑。

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赵烺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皮脂必须用右鲁候的头发才能提炼出来,只是让赵烺无奈的是,直至如今,他每次得到皮脂都是运气居多,真正的右鲁候所在之地,他还一无所知。

所以对于这突然得到的皮脂,赵烺当然要掐好时间,不能有一点浪费。

将那装有皮脂的玻璃瓶贴身装好,包裹里另外两样东西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一封书信,一本旧书!呵,倒是奇怪!”

赵烺当先将那本旧书打开,泛黄的书页上画着数个被捆绑在高台上身影。

观其消瘦的身形,当是女子无异。

赵烺仔细数了数,书页显示,高台上被绑着的女子有九个,而在其每个女子的头顶,都标注着一串血色小字。

赵烺凑近一看,那芝麻大的小字上写着的是“七月十五生人!”

“这……是什么意思?”

赵烺心中奇怪,便将书页翻至最后,却见其余书页跟第一页一样都是被捆绑着的九个女子。

只是书页上的那些女子已经被高台上堆积的柴火焚烧殆尽,化为一堆堆积灰散落在地。

最后一页书页上,一个个身体腐烂的小人冲向高台,将那些积灰不断往自己口中塞去。

“腐烂的人……九个鬼节女子……焚烧积灰……”

赵烺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这几个词语,再结合着书页上的图像,终于明白了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