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武踏星河 > 第475章 守路人一脉
    “额?”
    李平安汗毛瞬时都是倒竖起来,周身一片僵硬。
    刚才在进入这庙宇之前,李平安已经用精神力和邪月之眼极为详细的探查过,绝对没有危险,更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他这才是进入了这里。
    谁曾想,这时,竟然突然出现了人声....
    这....
    “嘿嘿。”
    “被道爷我给说中了吧,小子,说!鬼鬼祟祟来道爷的龙楼宝殿,你到底想干什么?”
    就恍如被一头史前巨凶给盯上了,饶是李平安雄浑的底蕴,也根本升不起半点反抗之力。
    危急时刻,李平安也是迅速冷静了下来,脑海飞速旋转。
    这人给李平安的感觉,绝对不是地球的能量级,而他身上又没有半分降临者的那种气息,完全打破了常规,简直遁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不过,此人似乎并没有着急对自己出手的意思,关键是自己这边只是简单探查了一下这庙宇的状况,并没有破坏这庙宇中的任何东西,相反,反而是捐了不少香火钱。
    “前辈,前辈,您冷静点,我只是偶尔路过此地,看到有座庙,就想过来上柱香。前辈,咱们有话一定好好说,千万别动手。您可以看一下,门口的功德箱里,我可是捐了不少钱啊。”
    李平安忙是出声解释。
    同时,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背后这个存在的影子略有些臃肿,看似来身材似乎有点肥胖。
    而根据李平安的经验,这种肥胖身材的人,某种程度上要好打交道一些,比如钱财,美食之类。
    “嗯?”
    这声音疑惑一声,似乎在查看功德箱,片刻,不由露出了笑意:“小子,挺机灵嘛。还算你懂事。行了,既然你给钱了,那事情就好说了。不用这么紧张,道爷我可是讲道理的人,过来,跟道爷好好说说,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了?”
    随着这声音这话一出,李平安瞬时感觉自己周身的压力骤减,心底里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忙是极为小心又恭敬的转过身,正看到,一个油头满面,肚子简直像个大皮球一般的胖道士,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
    李平安心中瞬时咯噔一下。
    他终于想起来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胖道士,不正是之前中院那像堂中其中的一尊吗?!
    怪不得之前自己就感觉有异样,原来....
    这胖道士面向很和蔼,像是弥勒佛一样,但眼神却是很有神,或者说是很鸡贼,充满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威严。
    李平安不敢与他对视,忙是恭敬赔笑道:“前辈,您想问些什么,晚辈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哟呵,你小子还挺懂事嘛,不错,对道爷我的胃口。”
    胖道士淡淡一笑,慢斯条理的抚摸着巨大的肚皮,思虑片刻,道:“小子,现在是哪一年?是我神武帝国多少代皇帝当政啊?”
    “神,神武帝国?”
    李平安瞬时一头雾水。
    李平安的历史并不算弱,包括后来出了学校,因为诸多原因,他也一直在精心的研读历史,却是从未记得,在华国的历史上,有那个朝代建号神武帝国?
    “嗯?”
    一看李平安的模样,胖道士脸色顿时有变,庞大的气势又是散发开来:“难道,现在不是我神武帝国的血脉当政?”
    李平安微微苦笑,忙是小心解释:“前辈,您,您说的那是封建时期吧?现在,世界已经进入新纪元了,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李平安忙是简要介绍了下新纪元的历史,小心查看胖道士的脸色。
    “新,新纪元?”
    “什么鸟毛的新纪元!这不能够啊!我神武帝国的强大,震硕星河数亿载,怎么可能....师傅,难道,难道是徒儿睡过头了吗?”
    胖道士表情顿时有些说不出的痛苦和纠结,两只胖手死死的插进了他油腻的头发里。
    显然非常痛苦。
    “小牛,这厮有点猛啊!我都无法试出他的深浅。不过,他暂时对你应该没有恶意,你自己小心点。我先溜了,要是被他察觉到我的存在,咱们哥俩可都要玩完了。”
    这时,小蚂蚁的声音忽然在李平安脑海中响起,但转瞬便是将气息隐匿的无影无踪。
    李平安强自保持着面上的平静,胸腹中却几欲炸裂开来。
    胖道士的话虽然缥缈,但李平安何等聪慧,已经是从其中得到了不少的重要消息。
    难道,这胖道士,是....是那个未知时代的产物....
    “啊!!!”
    “师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为什么我脑子一想事情就要炸裂啊!啊!!!”
    他极为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周围的空间仿似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发出惊人的震荡。
    也幸的他没想伤人,否则,李平安在这种波动中,简直犹如蝼蚁,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可能。
    “师傅,您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啊,啊!!!我好想您,我想随您而去啊!!!”
    胖道士这时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极为伤心。
    李平安这时也是看明白,这胖道士看着很老成,实则都是他的身材在作怪,他的脸其实很年轻,估计就算是比自己大,也绝大不了多少。
    当然,这只是表象。
    “师傅,师傅啊,没有您,徒儿独自活在这世上,还有个什么滋味啊....”
    胖道士越哭越伤心,下意识便是摸过了腰间的一个硕大的酒葫芦,想要灌酒。
    可惜,这酒葫芦明显有点轻飘飘,里面已经没有太多存货了,他两口便是喝的干净,愈发暴躁又愈发的伤心。
    李平安这时忽然一动。
    他的数个空间戒指里都有不少美酒存货,主要是方便外出时烧烤那些上等肉料准备。
    此时看到这胖道士没酒了,李平安忙是小心取出了一瓶国窖,小心递到了他这边:“前辈,晚辈冒昧打扰,身上正好带了点存货,就孝敬给您了。”
    “嗯?”
    胖道士一看这瓶国窖,眼睛顿时鸡贼的一亮,片刻,忙是打开,轻轻闻了一口。
    瞬息,他这满脸悲怆、伤心欲绝的表情,直接飞了个无影无踪,就算还有些强忍着,可眉眼间却是止不住的要笑出来,赞许的看了李平安一眼:“你个小子挺机灵嘛,不错不错。”
    说着,‘咕咚咕咚’便是直接拿起这瓶国窖,灌了个通透。
    “啊~!”
    喝完,他极为舒畅的砸了咂嘴,整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提起来不少,笑着看向李平安道:“小子,道爷我现在越看你越顺眼了,怎么,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儿,继承我们守路人这一脉?”
    “守,守路人?”
    李平安瞳孔不由得一缩。
    这名字,怎么听都怎么别扭。
    但一看这胖道士的眼神,李平安便能感觉到,这里面有种不怀好意的成分,忙陪笑道:“前辈,您说笑了。晚辈早已经拜师多年,家里娃都快要出生了,可不能....不能出家不是?”
    “呵。”
    胖道士轻蔑冷笑:“世人皆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你小子年轻轻轻,竟然已经满身腐臭,被这世俗污浊侵染,让道爷我太失望了!”
    李平安怎敢多话?忙是尴尬赔笑。
    但李平安的心底里,却是猛的一个机灵!
    “世人皆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这,这不是自己得到他呼吸法的那位神秘跛足道人的口头禅吗....
    尤其是这胖道士举手投足间,李平安总感觉他身上某种气息有点略熟悉,这....
    胖道士说完,似乎又陷入了某种思虑,表情时而狰狞时而痛苦。
    李平安又小心取出一瓶国窖,忙是赔笑道:“前辈,您是得到高人,肯定是勘破了世俗的污浊,晚辈可是没有您这种大能,只能继续在尘世中煎熬了。”
    说着,李平安不动声色间已经是将这瓶国窖递到了胖道士这边。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到此时,李平安对这胖道士的性子也算是有了些了解。
    也是壮起了胆子,想稍微试探下,这胖道士跟跛足道人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
    看到李平安递过来的国窖,胖道士眼睛又是一亮,给了李平安一个赞许的眼神,打开后又是‘咕咚咕咚’灌了个痛快,这才道:“小子,你很不错。现在这什么狗鸡儿的新纪元,空气虽然污浊的让人不堪,但这酒味道倒是不错,蛮合道爷我胃口的。”
    李平安打蛇上棍,忙陪笑道:“前辈,你我一见如故,晚辈这边虽然也不是太宽裕,但只要前辈您喜欢这东西,晚辈必将竭尽全力,满足前辈您的要求。”
    说着,李平安也不再保留太多,接连从几个储物戒中取出了几十瓶国窖,小心摆在了胖道士面前。
    胖道士脸上的笑意已经遮掩不住,肥胖的大手用力拍了拍李平安的肩膀:“小子,你叫什么名字?道爷我现在都有点欣赏你了。”
    李平安忙恭敬赔笑:“晚辈李平安,能结识前辈您,真是晚辈的福分。”
    “哈哈!”
    胖道士哈哈大笑:“你个小子,比狗还机灵!不过,道爷我喜欢!”
    …………
    与胖道士天南海北的扯了一大通,李平安也小心翼翼的问出了他的问题:“前辈,您已经如此神通广大,简直要震慑寰宇,那,您的师傅,恐怕更了不得吧?那得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李平安这时对这胖道士了解的也是愈发深入。
    这厮虽然极为鸡贼,但在很多方面却又很单纯,明显是涉世未深。
    这种性格有些矛盾,也是让李平安对胖道士所说的‘守路人’更加好奇。
    “那是当然!”
    这会儿被李平安服侍的很妥帖,胖道士对李平安也亲近了不少,用力灌了一大口酒,大笑道:“我们守路人一脉,可是星空中最古老神圣的存在!几乎与这条古路同存!想当年,道爷我跟着师傅纵横星河,不知道多少仙子魔女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小李子,你猜怎么着?道爷我连看都不稀得看她们一眼!嗳!这叫什么,这叫一心向道!”
    “道爷,您这境界,晚辈是真比不了啊。来,晚辈再敬道爷您一杯。”
    不多时,李平安和胖道士便是将这几十瓶国窖,全部都解决干净。
    当然,李平安只喝了不到两瓶,剩下的,全被这胖道士消灭。
    李平安本来还想着等着胖道士迷糊,多套他点话呢,谁曾想,这胖道士舒服的打了个饱嗝,竟然如同一头巨大的死猪一样,倒头就睡,呼噜震天响。
    “我真@#¥....”
    李平安哪想到花费了这么大力气,到头来却是换来这么个结果。
    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拿走那砚台跑路,忽然,天空中有一束神异的光,轻盈而又悄无声息的渗透过来。
    李平安刚要看是怎么回事!
    轰隆!
    忽然,整个空间内一声无比恐怖的巨响骤然冲宵而起。
    咔嚓嚓!
    旋即,整个世界仿似要被毁灭了,一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庞然大物,陡然从虚空中缓缓升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