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天子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接受谄媚
 议事之后,谢躬别过刘秀,回到自己在邺城的临时府邸。

    见他回来,秦子婳关切地询问这次议事的内容。谢躬对秦子婳没有任何的隐瞒,把议事的决定向她讲了一番。

    听闻要与青犊军在荡阴展开大决战,秦子婳眉头紧锁,沉吟好一会,她细心叮嘱道:“两军交战之时,夫君切不可莽撞,更不可冲在前面打头阵。”见

    谢躬不解地看着自己,她继续道:“夫君可让萧王先破敌,夫君率部,随后掩杀贼军即可。”她

    轻轻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在邯郸,夫君和萧王多有争执,水火不容,这次与萧王一同出征,当小心提防,以备不测。”

    谢躬仰面而笑,说道:“为夫与萧王,虽政见不合,立场不同,但对萧王的为人品行还是了解的,萧王是君子,而非宵小之徒。”

    刘秀的野心大归大,但他的德行和品行,谢躬都是很认同的,他可不认为刘秀会使用宵小手段,暗中对付自己。

    秦子婳的脸上露出苦笑,感觉自己的夫君实在太天真了。现在刘秀和刘玄争的可不是一件东西,一个人,也不是一城一地,而是整个天下。古

    往今来,凡逐鹿天下者,又有哪一个能配得上君子之称?哪一个不是一肚子的算计?秦子婳意味深长地说道:“夫君莫忘苗曾、韦顺、蔡充三人的前车之鉴。”谢

    躬愣了一下,脸色也为之一变。

    琢磨了片刻,他摇摇头,说道:“苗曾心胸狭隘,十足一小人,眼睁睁看着冀州贼军四起,却不肯出手援助,萧王杀他,也实属无奈之举。”见

    自己的夫君现在都开始替刘秀辩护了,秦子婳忍不住暗叹口气。刘秀这个人着实是厉害,连自己的夫君和他接触时间长了,都会对他生出好感。她

    好奇地问道:“夫君可是打算站在萧王那一边?”谢

    躬说道:“当然不是!陛下于为夫恩重如山,知遇之恩,没齿难忘,为夫又岂能背弃陛下,站在萧王那一边?”

    秦子婳提醒道:“既然夫君不打算站在萧王那边,现又不断为萧王说话,这很危险。”谢

    躬眨眨眼睛,疑惑道:“为夫有为萧王说话吗?”秦

    子婳正色道:“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陛下与萧王,早晚必有一战!夫君既然对陛下忠心耿耿,就当小心提防萧王才是。”谢

    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为夫知道了。”

    秦子婳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谢躬提防刘秀,最好是能敬而远之,但每次谢躬都没太往心里去。经

    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刘秀的为人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用品行兼备来形容,并不为过。

    可是谢躬忽略了一点,刘秀是要争天下的人,而正人君子,只能辅佐于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坐到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对于这一点,秦子婳看得比谢躬透彻。

    邺城是魏郡的郡城,也是魏郡境内最大最繁华的城邑。尤其是当前,邺城城内几乎是人满为患,坐在街道两旁乞讨的流民,简直比街道上的行人还要多。起

    义军在魏郡虽然猖獗,但还没有猖獗到进攻郡城的地步,相对而言,邺城既安全,又稳定,魏郡百姓在自己的家乡生活不下去,要迁徙,首选的地点就是邺城。

    魏郡太守陈康为谢躬安置了一座临时府邸,为刘秀也安置了一座府邸,两座府邸的规格都差不多,距离郡府都很近。这日,陈康前来拜访刘秀。按

    理说,陈康已效忠于刘玄,是刘玄的人,应该远离刘秀才对,可陈康却三不五时的前来拜访问候。他

    的心思,刘秀多少能猜出一些,像陈康这种官场上的老油条,大多都是这样,他们不会死吊在一颗树上,而是骑在墙头,看到那边风大就往哪边倒。

    如果一时间感觉不出来哪边风大,他们便会两边讨好,左右逢源,为自己的将来留下一条退路。今

    天陈康来拜访刘秀,顺带着还领来了两名美女。

    向刘秀见过礼,见朱祐也在,陈康忙又向朱祐施礼,而后在旁落座。他

    满脸堆笑地对刘秀说道:“下官为萧王准备的这座宅子,因一时疏忽,未能备好下人,这是下官的失察,这次下官带来两名小婢,可伺候萧王的起居。”

    说着话,他向外招了招手。两名身穿留仙裙的姑娘,从外面款款走了进来。二女的年纪都不大,看起来也就刚刚及笄的年纪,十五、六岁的样子。

    其五官样貌,虽还透着少女的青涩,但能看得出来,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胚子。

    说是让二女来做婢女,但实则,就是让她二人来给刘秀做侍妾的。对

    于陈康这种给刘秀送美女的人,朱祐已经见过得多了,本以为刘秀还会像往常一样拒绝,可让他意外的是,这次刘秀倒一反常态。

    刘秀对陈康一笑,说道:“陈太守太客气了,这让孤怎么好意思呢?”

    作为官场老油条的陈康,闻言心中顿是一动,敏锐的意识到自己所用的‘礼物’让萧王十分满意。他

    连忙说道:“区区两名婢女,不算什么。萧王在外领兵征战,生活起居又岂能无人照顾,明日,下官再送来几名婢女,供萧王差遣。”

    刘秀仰面而笑,说道:“陈太守如此盛情,孤实在不好推辞,那么,孤就收下了。”陈

    康乐得合不拢嘴,他不怕刘秀贪得无厌,向自己一再索要,就怕刘秀什么都不要,或者说就怕自己摸不清楚刘秀的喜好。

    现在知道刘秀爱美女,那么事情就好办了。魏郡这么大,美女又这么多,只要刘秀喜欢,要多少他都能选得出来。陈

    康打的主意,的确就是两边讨好。他之所以选择投靠刘玄,只因刘玄的更始朝廷已经入主长安,看起来是正统。

    不过在河北这里,刘玄的势力微乎其微,反倒是刘秀的势力,正在不断的壮大。尤

    其是苗曾、韦顺、蔡充三人的被杀,这件事可把陈康吓得不轻,让他惊出一身的冷汗。通

    过这件事也可以看得出来,刘秀在河北的实力,已经到了可以和刘玄分庭抗礼,甚至是压过一头的地步,如果自己再死抱着刘玄,弄不好自己也会步上苗曾三人的后尘。

    刘秀杀苗曾三人的意义,绝不仅限于控制幽州,更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让那些本已效忠于刘玄的河北官员们都感觉后脊梁发凉,也让他们开始为自己将来的命运惴惴不安起来。

    陈康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摸清楚刘秀的‘喜好’,陈康心中更加有底,整个人也显得轻松了不少。他含笑说道:“萧王到邺城已有几日,可曾去过云兮阁?”刘

    秀面露茫然之色,不知道他所说的云兮阁是个什么地方。陈

    康连忙乐呵呵地解释道:“云兮阁可是邺城,乃至整个魏郡,最有名气的酒楼,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能叫得出名字,在云兮阁都能吃得到。”

    “哦?”“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晌午,下官可带萧王去品尝云兮阁的美味。”陈康谄媚地笑道。刘

    秀点头应了一声,说道:“好。那么,就麻烦陈太守了!”“

    萧王真是折煞下官了。”

    在刘秀回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朱祐跟了进来。回头看了朱祐一眼,刘秀也不在意,将身上居家的袍子脱掉,换上一件出门专用的锦袍。朱

    祐好奇地问道:“大王喜欢陈康送来的那两位婢女?”刘

    秀摇摇头,说道:“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并未仔细看。”现在若问他那两个小姑娘具体长什么样子,估计他都已经记不起来了。朱

    祐不解地问道:“既然大王并没有十分喜欢,又为何要收下?”

    刘秀笑了,说道:“盛情难却嘛!陈太守都已经把人送来了,我若是不收下,岂不折了陈太守的脸面。”

    朱祐皱着眉头说道:“陈康可是刘玄的人,大王又何必在乎他的颜面?”

    刘秀换好了衣服,系好玉带,走到朱祐近前,拍拍他的肩膀,若有所指地说道:“今天是陛下的人,明日是谁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朱祐脸色一变,惊讶道:“大王的意思是,陈康可以拉拢过来?”

    刘秀点点头,说道:“至少,可以为我们所用。”

    稍顿,他又乐呵呵地说道:“既然要用人家,就得先让人家的心里有个底嘛!”收下陈康送来的两位美女,刘秀就是在给陈康吃下一颗定心丸。

    朱祐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现在他还想不明白,己方到底哪里能用到陈康。

    见朱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刘秀哈哈大笑,用胳膊肘撞了撞朱祐,笑道:“如果你喜欢,可以带走。”“

    什么?”朱祐茫然地问道。

    “陈太守送来的两位美女啊!”刘秀很不正经地笑嘻嘻道。

    朱祐连连摆手,说道:“大王可饶了我吧,我和谁争,也不能和大王争嘛!”

    “算是我赏给你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行,大战在即,当务之急,需心无旁骛才是。”

    人家刚刚送来的美女,刘秀立刻便转手送给了朱祐,这等于是公然打陈康的脸面,好像是故意羞臊人家,那么还不如直接拒绝,不收下来。

    在人前,刘秀通常都是一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上位者形象,而在私下里,刘秀和朱祐的相处,可谓是原形毕露,毫无顾虑的嘻嘻哈哈的说笑,和普通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

    陈康并没有夸大其词,在当时,云兮阁的确是邺城乃至整个魏郡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酒楼。它的背景也不简单,出自于江湖门派云兮阁。

    作为江湖门派的云兮阁,以消息灵通而著称,也非常被江湖中人所忌惮。只

    要是个人,他或多或少都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而云兮阁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总是能把人们深藏的这些秘密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