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图书馆 > 第七十九章:飞来横祸
    《何以笙箫默》最后一镜,不到三十秒的实景拍摄,却仍需场景落实。

    其一,抽象的意想(周放)——具象的找寻(柴富通)——逻辑的剪接(周放、徐庞)。

    所谓抽象就是分镜头台本,具象就是生活的景点,而逻辑便是对生活的景点的‘断章取义’,说白了就是防止穿帮镜头,通过‘借景’技巧来实现拍摄。

    大家常听闻某导演说蒙太奇,蒙太奇的原理前提就是‘借景’,与照相术语‘取景’不同,它是通过借景‘创造地点’,这种场景是生活中并不存在的,也就是说,观众所看到的唯美场景,是导演通过‘剪接’技巧实现的。

    现在,剧组已来到柴富通按照周放的要求,勘察挑选的这地方。

    众人先实地‘复景’了一番,确定没问题,继而便开始架设器材,确定拍摄角度,让场景统一,把不需要的东西放到画面外,若不需要的东西无法移动,还可以以演员为中心绕圈式借景。

    幸好,这条小路还算空旷,周放挑选的‘借景’拍摄位置,除了路两旁的红枫树,仅有两个垃圾桶,一个名人半身石像,及三个消防栓是多余的,拍摄前使用伪装手段将它们遮盖起来便可以了。

    场地落实完,便到演员周放、闫雪、‘小何照’三人的定妆环节。

    美术组将三人的妆容、戏服捣腾、搭配好,继而连同场景一起拍照上传电脑,看是否符合统一格调,也就是演员衣服颜色与场景是否搭配,是否协调之类的问题。

    做完这些,还没拍摄便已花费了将近三小时的时间,却仅为三十秒的唯美结尾,怕也就周放了。

    若换做别人,哪会这般求精,怕不是在摄影棚搭个绿幕,继而让演员脑补场景走一遭,后期P个背景就完事了。

    与此同时,剧组的‘磨叽’,让校门外的面包车司机干等了三个多小时,愣是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尿都急了。

    MMP!要不是为了送自家女儿出国留学,面包车司机早就放弃了。

    四小时,好不容易等剧组吃完午餐,拍摄开始准备,场景清场,演员就位,面包车司机才发动了面包车,缓缓前进。

    ——————

    “《何以笙箫默》第三百七十二场,第一镜,第一条。”

    场记喊话打板,离开。

    镜头前,周放、闫雪牵着小何照的左右手,走在唯美的红枫树小道,‘一家三口’做出温馨、幸福的互动,十秒、十五秒、二十秒,眼看就能杀青了。

    兹拉——

    汽车加速,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在周放身后突兀响起,下意识地循声回眸,三人身后,一辆破旧的银色面包车以急速冲撞而来。

    事先毫无防备,现猝不及防,吓得周放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想要闪躲,肢体却来不及反应,似被施了定身咒。

    迎面撞来的面包车临近,车头仅离周放三人不到五尺的距离,周放都已能透过挡风玻璃,看清那个遮头盖脸的司机——目露凶光的模样。

    危在旦夕,狂风扑面,似定身咒被解除,周放反应过来了,一把抱起‘何照’,继而冲着仍愣神的闫雪的腰间,抬腿就是一蹬,反作用力让两人向左右两侧扑去。

    哭喊声、惊叫声、怒吼声响彻街道。

    刷——

    急速的面包车在两人之间穿过,轰撞开了前方横摆的监视器材,继而车身虽左支右绌,却不见刹车,就此离去,直到没影。

    现场一片狼藉,拍摄器材‘哐哐噹啷’从天而降,砸落一地。

    剧组虽没人被掉落的器材砸到,但大多都吓得跌坐在地,久久不能回魂,一脸煞白,心有余悸。

    少数及时躲闪开的,也是一脸惊怒交加。

    继而,有人怒气上头追车,有人忙不迭安抚同事,似劫后余生,哭声一片。

    “快,报警,叫救护车!”

    怒吼声来自周放,众人寻声看去,周放半跪在地,怀里躺着一身是血的闫雪,自己额头也在流血,身旁还站着昂头哇哇大哭的‘何照’。

    ——————

    沪市某医院。

    静谧的走廊,头扎白布的周放坐在塑胶长凳上,目光时而看向急救室,脸色阴沉。

    《何以笙箫默》一路拍摄顺风顺水,临近收尾却突遭车祸,大喜到大悲,如梦似幻,周放着实难以接受。

    这次的车祸,摆明了有人蓄意为之。

    这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呢?目标是谁?

    周放思绪凌乱,心中有着各种猜疑,却有心无力,现只能压抑怒火,等待,再等待。

    报仇什么的就不用想了,不说警察能否查到凶手,仅该如何善后此事,就够周放现时烦的了。

    剧组十多个人扭伤、擦伤,主演闫雪更被撞进了急救室,纸包不住火,现在医院外头怕已聚集了一众八卦记者。

    急救室的灯依旧亮着,心乱如麻的周放等来父母,周海国一言未发,仅拍了拍周放肩膀。

    “没事的儿子,你电话里不是说了么,雪丫头只是被车刮倒了,没被撞上。”

    罗秀坐到周放身旁,看着失魂落魄的儿子,一脸心疼地安慰道。

    恰时,叮的一声在静谧的走廊响起,只见不远处的电梯门开,继而周家三口就看到一对神色焦急的中年夫妇,在余嫚的陪同下,向着他们的方向快走了过来。

    被余嫚扶着的中年妇女如丧考妣,一边走一边低声哭泣。

    而那个中年男人,看到在急救室门前等待的周家三口后,顿时怒发冲冠,甩开两女,快步走来。

    “谁是周放?!”

    似兴师问罪,中年男人上来便怒声问道。

    “我是。”

    不顾母亲罗秀的阻拦,周放挣脱站起,却不敢与中年男人对视,略低着头,应声道。

    “我女儿呢,怎么样了?”

    “不知道,现还在里——”

    周放话未说完,怒不可遏的中年男人已抬手,欲给周放一巴掌。

    “干什么!!”

    一旁的罗秀见了,忙不迭站起身,气愤地推了中年男人一把。

    “若是我女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中年男人被推得倒退了两步,虽没对罗秀还手,但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接着冲略侧过头,准备受他一巴掌的周放叫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