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奋斗在港片世界 > 34【严家拳馆】
    “秦奋,你起来吧~”受了一拜之后,严振东出声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严振东的开门大弟子了。”

    “是,谢谢师父!”秦奋开心的站起来道。

    “本来我们严家收徒,要开祠堂,摆香案,敬天礼地,告禀祖宗,再请武林同道一起观礼的。不过现在形势如此,事急从权,也只得这样了。”严振东又很是遗憾的道。

    “是,师父。咱们现在是没这条件,等把武馆建起来之后,咱们再把规矩一一立起来。”秦奋附和道。

    “说得不错。”严振东听他这么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秦奋这五十两银子,足够他租场地开馆了。

    等武馆正式开张打响名头,四方人士都来拜师学艺。到时,他的严家拳馆就是佛山第一武馆,他严振东就是广东第一拳师,名震天南。

    那时,什么“广东十虎”,都要被他比下去。

    “师父,请上座~”秦奋笑着邀请道。

    严振东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推让,大剌剌坐上首位。

    秦奋也坐了下来,帮他斟满了酒,“师父,请~”

    说一声请,严振东立刻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饭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就像倒土箱子似的。

    顷刻间,一桌菜就下去了半截儿。

    秦奋看得目瞪口呆。

    他在《山村老尸》的世界里也挨过饿,当时他是吃了九份酱油拌饭才饱。

    说实话,那饭量让他自己都吓一跳,没想到自己居然那么能吃。

    不过而今看到严振东这吃相,他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上等席面有四干四鲜四蜜饯,八个冷盘,八个热盘。

    这是供十个人的席面,保证够吃还有富裕。

    其中一只脆皮烤乳猪,就至少有六斤左右,足够五六个人吃的。

    但严振东自己就消灭了一整头乳猪,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最后整整一大桌菜,秦奋只吃了一点,剩下的全都进了严振东的肚子,一点都没糟践。

    等严振东打扫完所有的盘子,几乎把盘底都舔了一遍后,转头看到一旁早就撂筷的秦奋,一张老脸顿时有点挂不住了。

    “你的饭量实在是太小了,咱练武的人就必须能吃,不然身上哪来的力气!”他板起脸来,教训秦奋道。

    秦奋一愣,心想严振东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自己把菜都吃光了,倒埋怨别人不多吃。

    “是,师父,您教训的是。那您吃好没有,要不要再来点?”他笑着问道。

    严振东一听,顿时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

    说实话,这是他这一生人中吃得最棒的一顿饭,简直香死人了,撑死都值。

    不过他还是摆摆手,“哎,算了,三寒两倒七分饱,我们武人尤其要注重养生,不能够吃得太饱。”

    “是,师父。”秦奋点点头,“那师父您说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呢?”

    “接下来自然是找场地,开武馆了!”严振东一拍桌子,激动地道。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是,师父,那我马上让人帮我们找场地。”秦奋立刻点点头,想到了刚才那个乞丐。

    既然他说在佛山没有他找不到的人,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那就刚好试一试他的本事。

    如果他做事真的不错,秦奋倒想留下这地头蛇。

    “嗯,你去吧。”严振东点了点头,丝毫不见外的往秦奋的床上一躺,“找到之后,回来告诉我。”

    “是,师父。”秦奋一愣,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

    出了福兴客栈,秦奋还没想好去哪儿找那位乞丐,就见他从街对面颠儿颠儿的跑了过来。

    “大爷,您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么?”他腆着脸笑着问道。

    秦奋一愣,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我担心大爷您有事吩咐又找不到我,所以我一直就在对面等着呢。”那乞丐谄笑着解释道。

    像秦奋这样帮忙办点小事,就赏一两银子的公子哥儿,在这年头可是不多见。他好容易才撞上一个,怎么都不能再错过。

    “你倒是有心。”秦奋点了点头,“行了,你知道哪有临街的,场地足够大的,适合开武馆的宅院么?”

    “嗯,这样的宅子我倒知道几处。”乞丐点点头道,“大爷要是有兴趣,我带大爷去瞧瞧。”

    “不会像上次一样,又是设得陷阱吧?”秦奋笑道。

    “当然不是,我哪敢呢。”那乞丐连忙摆摆手道,“大爷您饶了我一命,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么会做出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来呢。”

    “行了,废话不必说了,去帮我叫辆车。”秦奋摆摆手道。

    那乞丐立刻跑去叫了一辆马车,随后带着秦奋找起宅子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秦奋坐在车上,好奇地问乞丐道。

    “回大爷话,我大名叫张鹤荪,排行老三,您就叫我张三吧。”那乞丐笑道。

    “张鹤荪?!”秦奋一愣,没想到一个乞丐的名字居然如此雅致。

    “你也是出身富贵之家吧?”他好奇地问道。

    听他这么问,张三脸上闪过一丝懊悔,闪过一丝无助,“大爷您果然慧眼如珠。不错,想当年,我们张家也是佛山的大户,可惜子孙都不争气,染上了抽福寿膏的毛病,最后全部家当都赔进去了。”

    秦奋听完,不禁叹了一口气。

    清末,外国殖民者正是借助鸦?这一毒物,不仅从中國攫取了海量的白银,而且还严重毒害了民众的体质,所以日本人敢骂国人是东亚病夫。

    这都是他在历史书上看到的知识,只是没想到,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你还是戒了这烟瘾吧,不然,快活一时痛苦一世。”秦奋劝道。

    “是,大爷说得对。”张三频频点点头道,“其实我早就戒了,饭都吃不起,哪还抽得起它。”

    秦奋点点头。

    ……

    半天时间内,秦奋在张三的陪同之下,看了四个宅院。

    经过比较之后,最终选了其中一家。

    这宅子共有两进,前院临街,门面广阔,非常气派。后院僻静,方便人在此练武。

    秦奋选定之后,连忙回到客栈,将严振东喊醒,告诉他这好消息。

    严振东又亲自走了一遍,最终选得跟秦奋一样。

    师徒俩一拍即合,便将这院子租了下来。

    每月租金二两银子,押一付三。

    秦奋付了租金,签了契约,又另外拿出五十两白银给了严振东。

    严振东捧着这五十两白银,足足愣了有五分钟的神。

    清醒过来之后,他马上就带着钱去了后院。等回来时,身上干干净净,谁都猜不到他把银子藏哪儿了。

    租下场地之后,师徒琢磨着选吉日开馆收徒。

    秦奋还将张三留了下来,负责干点杂活,打扫卫生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