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阎罗系统 > 第440章 不一样的隆中对
    沉默了好一会儿,诸葛亮才开口道:“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

    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之争锋。

    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血旗军乃一山匪,虽有吕布为其将,但藏头露尾毫无气度,魑魅魍魉不足以虑。

    大人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

    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一番话,条理清晰,框架结构严谨,徐徐数百字道出,便是一份完整的奏对答卷。而且总体上来讲正是契合了刘备现在的凄凉情况。从绝地寻求反击寻找发展,直接就点了一条看起来极为可行的道路放在刘备的面前。

    说,你刘备现在就不要想要去搞什么曹操、孙权这些大佬了,你是绝对搞不过的。你现在能做的就是从刘表手中把荆州拿过来,然后以荆州为基地往西去打血旗军拥有的益州也就是四川。那里才是你刘备建立基业的地方。一旦达成,便是三足鼎立之势,然后可图中原。

    这便是《隆中对》,如果按照原本的命理和事态发展,诸葛亮这一番策划可谓精准至极,数百字就囊括了刘备后几十年的事业走向。

    什么关羽张飞,这些人能说得出这些话来吗?能如此鞭辟入里的给他刘备分析形势并且拿出可行可靠的建议策略吗?不能!即便刘备自己也是眼前一抹黑,根本毫无头绪。听完诸葛亮的这一番话之后才慢慢明白,自己原来并没有身陷死地,而是大有可为啊!

    事情往往就是如此,不怕眼前凄凉,就怕目力所及没有出路。只要有出路,人的心气儿就会大不一样。路上有险阻又如何?披荆斩棘便是。

    于是刘备激动了,激动得浑身发抖。他觉得自己这么礼贤下士的来来回回折腾的三趟,总算是捞着大贤了!这个诸葛亮,万万不能放过!

    可正当刘备和诸葛亮将要看对眼,两人把手言欢,一起畅想未来的时候,一个很突兀的声音突然从屋子里的角落想了起来。

    “不好意,打扰一下。”

    这一句话简直就把这之前刘备和诸葛亮好不容易点燃的热腾腾的气氛直接破坏得干干净净。到这个时候,两人才想起屋子里一直都还坐着另一个人。诸葛亮颇为尴尬,而刘备则是大怒以极。

    “你们都说完了吧?我就想问一下,什么时候开晚饭啊?要是没晚饭的话,早点说,我还去别处寻点吃食。”

    薛无算会饿吗?当然不会,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破坏这里的气氛而已。其实他更想看到的是当血旗军的那些非人一般的军卒杀到荆州之后刘备和诸葛亮的表情。估计到那个时候诸葛亮才会明白自己评价血旗军的那些言语会有多么可笑。

    “这位大人,寒舍粗茶淡饭已经早在准备了。要是不嫌弃亮也想跟这位大人好好喝上两杯的。”

    薛无算微微眯了眯眼,诸葛亮这是在邀请他?客套?看起来不像。这就有意思了。难道说这位卧龙先生对他很感兴趣?

    “哦?你也喜欢喝酒?”

    “亮的酒量不好,但却可以陪上几杯,只要这位大人不嫌弃亮的浊酒,大可多留一阵。”

    刘备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想他堂堂刘皇叔,三顾茅庐,这才见到诸葛亮。这位叫阎罗的倒好,一来就是一顿乱搅合,居然还能让诸葛亮开口邀酒。这人莫名其妙的有什么好邀的?巴不得赶紧滚。

    “酒量不好无所谓,愿意喝就行。不过你家仆人应该还在做饭,还有时间,等我出去一趟再回来跟你喝酒。”说着话,薛无算叼着雪茄就出了这间屋子。

    “不知大人要去哪里?亮对这周围很熟,可为大人领路。”

    弄不明白诸葛亮在想什么,薛无算哈哈一笑,点了点头,示意诸葛亮跟上自己。

    出了院落,按着原路返回。不多时,就到了之前停驻马匹的地方。本来只该八九人的护卫,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百来人,尽都披甲,兵刃出鞘,杀气腾腾。看其装束应该是隶属襄阳城的守军精锐。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要回新野求援不现实,靠着刘备的名气,叫来百多帮手还是可以的。

    于是就有了眼前这番杀气腾腾的场面。

    “你不怕?”薛无算很好奇当真跟来,甚至就跟在他身边的诸葛亮居然一脸淡定的看着前面的军卒,丝毫不见胆怯。不是说书生多怯懦吗?这话看来不准。

    “不怕。他们是来找大人你的麻烦的,大人你都不怕,亮亦无惧。”

    说着话,身后跟来的是刘关张三兄弟。刘备的脸色连变,心里飞快的盘算这事儿突然出现的变故。杀了这神秘的阎罗自然是好,可会不会在诸葛亮的面前留下一个“气量狭小。不足与谋”的恶劣形象呢?

    可不等刘备想到折中的办法,心里早盼着有帮手过来的张飞已经忍不了了,唰的一下拔出腰间长剑,走到军卒阵中,扬声道:“姓阎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三弟莫要鲁莽!”刘备连忙开口阻止,可脚下却未动,眼神也是落在诸葛亮的身上。他想从诸葛亮的表情里读到东西。要是对方反感,他不介意放过这神秘人;要是诸葛亮不在乎,那就必须要帮三弟洗刷耻辱。

    “刘备,你三弟要杀我,你怎么看啊?”薛无算饶有兴趣的看向刘备问道。见后者沉着脸不做声,便耸了耸肩,背着手就朝着已经围过来的军卒迎了上去。

    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一百多军卒,说是精锐,比起血旗军里的那些普通军士都尚有不如,想要杀薛无算?这估计连笑话都算不上。

    短短不到三息,一共一百二十一人,悉数倒在了地上,各自的脑袋被堆砌在一边,成了一个不大的京观。血腥气弥散得方圆数百丈都令人作呕。

    而站在京观前的薛无算依旧背着双手,嘴上叼着烟,脚下踩着还剩一口气的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