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龙刺兵王 > 第661章 东渡扶桑
    中午放晴,大雪骤止,艳阳撒照在海面上,一艘游轮乘风破浪而行,从华夏津港出发,驶向岛国扶桑的北海道。

    唐锋就盘腿坐在这艘游轮的甲板上,尽管气温很寒冷,然而他早已,习惯性的身穿一件紧身单薄褪色军装。

    不过为了不让路人注意,茅十八特地给他准备了件绿色的军大衣。

    这艘游轮乃是旅行社的,行驶速度并不是太快,照目前这个速度来看,只怕达到北海道也要将近深夜了。

    这倒不是唐锋不想乘坐专机,这样速度无疑快很多,只是华夏与岛国,向来就处在一种对抗的状态中,并不允许军用专机过境。

    到目前为止,有关萧如音的任何消息,唐锋还是一无所知,甚至于,都不知道她是生是死,所以唐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到北海道再说。

    游轮前行,前方是辽阔的大海,海水在寒风的吹拂下不断翻飞汹涌,唐锋尽管表面还是很平静,然而内心却是有些急躁。

    盘腿看了好半晌海面,他终于微微摇头叹了一声,旋即挥手吩咐道:“茅先生,你到楼梯口那边替我守着,别让任何人上来!”

    茅十八没有问为什么,对于唐锋的任何一个命令,他都不会问原因,只需要去执行就对了。

    “是少爷!”茅十八躬身应了一声,就立刻转身走到了旋梯口边上。

    此次东渡扶桑,唐锋不仅带了茅十八前行,同时还有四名暗龙高手,这四人全都是通窍掌教境。

    除此之外,唐锋没有再带其他人,甚至连此行都也没有透露,若此次,当真是剑圣宫蓄意而谋的话,就算带再多的人去也没多大作用。

    稍稍平复心绪,唐锋翻手,从军大衣当中掏出了早上隐龙给他的锦盒,锦盒古旧,如同先前盛放兽王内丹的盒子。

    将盒子打开,立刻就露出了里面一小段碧玉通透晶莹明亮的骨节。

    “这小段骨节,也不知是何种兽类,想不到先前强如兽王级别的大能,竟也会在秘境之中陨落,看来那秘境还当真是不同寻常!”

    唐锋食指与中指捏着骨节,仔细查看起来,不过却是看不出所以然,不过他却可以看出,这小支骨节大概放置了太多岁月,里面蕴藏的能量,已有相当部分流失。

    其实要说兽类骨节,就唐锋所见,最强大的还是封印在他心脏的龙爪,这龙爪印记不仅能量超然,甚至还蕴藏着种种龙族武学传承。

    比如唐锋目前所学的龙爪九式,龙形变身法,龙行护盾等等武学绝技,只怕都是这只金龙爪本身蕴藏,并不是他父亲留下来的。

    唐锋简直不敢想象,单单是一只金龙爪就强大到如此地步了,如果是一整条活着的金龙,那又将会是何种恐怖的境地?

    当然了他父亲能够硬生生将金龙的爪子砍下来,这也就说明他父亲,甚至比金龙还要强大,绝对是一位通天大能强者。

    “看来武道之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唐锋微微摇头收敛心神,毕竟现在想这些事,对他来说无疑有些遥远了。

    当下仰面将这段骨节放入嘴里咬碎,旋即团入腹中,令唐锋意外的是,这小段骨节入口竟还有些微甜,只是下一刻,小腹立刻爆发出了轰隆声。

    想来是骨节入腹,里面蕴藏的雄浑能量立刻扩散了开来,朝他的筋脉,不住的四下汹涌。

    唐锋自然不可能平白浪费这股能量,连忙运转三千神国法门闭目修炼,兽王能量所到之处,立刻就有一盏神火被点亮。

    想来这兽王能量,比起聚气丹等级要高得多了,先前唐锋服用了不下几百枚聚气丹,虽然丹田气劲变得越发雄浑,不过却是无法点亮神火。

    很快又有一盏神火被点亮,紧接着又是一盏……

    约略两个时辰,唐锋都是宛如磐石般盘腿坐在那一动不动,只是闭目,不断的修行。

    三个时辰过后,这小段兽王骨节终于被完全炼化,而他也已点亮了二十个神国,到目前为止,已有一百六十九个神国被点亮。

    唐锋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开始提升,冲破了通窍四重,到了五重境,他丹田里的气劲,也如眼前的大海般汹涌磅礴。

    “炼化了兽王骨节,才点亮了二十个神国,这部神法有三千神国之多,也不知到何时才能点亮?”

    唐锋暗想着,根据父亲留下来的信息介绍,体内三千神国点亮一千个,才算是小成,届时就能武王境无敌。

    “武王境才算是小成,看来凝聚玄丹,武王境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却不知往上的境界又是什么?”

    唐锋微微睁开双眸,眺望着苍茫大海扪心自问,这个问题别说他不知,只怕就连全江湖的玄丹武王,都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地球环境所限,古往今来的武者,最巅峰也不过武王境。

    已近日暮,唐锋没有再去想这些问题,巩固好境界之后,立刻起身,迈步走下甲板。

    茅十八却还是矗立在楼梯口把守着,三个小时未曾离开过半步。

    唐锋走过去道:“辛苦你了。”

    茅十八笑笑道:“少爷何必说这些,看你修炼这么久,肚子也饿了,咱们下去吃点东西吧,下半夜才能达到扶桑,想来应该有一场硬仗要打,咱们必须得保持充足的精力。”

    唐锋点点头,沿着旋梯走下甲板,进入里面包下的贵宾休息室。

    吃过晚饭后,尽管游轮下层大厅已热闹非凡,然而对于这些繁华喧嚣,唐锋早已不感兴趣,整个过程中足不出户,只是待在休息室里。

    八个时辰后,游轮终于响起了靠岸的轰隆汽笛之声,曙光还未升起,前方北海道连绵建筑轮廓已遥遥在望。

    很快游轮靠岸,直至船上大部分游客下船,唐锋这才从休息室里走出,沿着旋梯缓缓而下。

    只是当他两只脚刚踏上扶桑北海道这片土地之时,迎面竟忽然有四人,四个身穿岛国武士服,脚踏木屐,手握武士刀的忍着武士走了过来。

    “阁下可是唐锋先生?”四人走过来,立刻用一种不太流利的华夏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