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伤根基
    洛漓和林淼手牵着手,身后跟着王斌和黄清清,大摇大摆走回屋里。

    一个仇能记一辈子的小丫头,仰头就朝保姆扔了个挑衅的眼神。

    保姆被洛漓瞪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忍住要当场对洛漓耍一套打狗棒法。耻辱啊!要不是今年突然下岗,一时半会儿没了饭辙,她哪用得着干这种低三下四的活?本地人给外地人当保姆,说出来都嫌丢人!只是看看王斌那壮硕的体格,她终于还是找回了理性,虽然这份月薪800的工作,她已经不想干了,可在辞职之前,也没必要给自己找肉体上的不痛快。不然天晓得眼前那个传说中手里有十个亿的小孩,会不会背地里找人弄死她。

    一眼就认出林淼的保姆,脑补有点过头地担心着,然后强忍着气,慢慢放下了扫帚。

    只能说人的名、树的影,淼爷各种“违法乱纪”的凶名在外,已经随随便便就能能让一个四十多岁的国企下岗老女工由内而外地感到忌惮和害怕……

    “太欺负人了!你们太欺负人了!”保姆把扫帚一放,转脸就哭号起来,“这活儿我不干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吧!你把工钱给我结了吧!我明天不来了!”

    保姆瞬间化身弱势群体,向秦晚秋伸出了手。林淼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全都不是问题,头也不抬就喊道:“清清!给她拿一千!”

    保姆的哭喊声戛然而止。

    秦晚秋回过神来,连忙喊道:“淼淼!不用不用!阿姨自己来!”

    说着话,就匆匆朝楼上走去。黄清清不用林淼再喊,就赶紧上前扶住秦晚秋。秦晚秋心头一暖,朝她笑了笑,又随口问道:“这回又是你陪领导来啊?”

    黄清清一脸不好意思道:“我从单位辞职了,现在专门给我们小老板当秘书。”

    秦晚秋不由一愣,回头瞥了林淼一眼,眼里交织着钦佩和惊讶。这么小的一个小家伙,转眼功夫,就变成老板了?到底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孩子太神奇?

    秦晚秋看不懂,也想不明白,心里除了感慨还是感慨。

    黄清清扶着秦晚秋走上楼,林淼随手拿起遥控,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机,然后拉着怒气难平的小萝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时间正是晚上七点多,随便打开哪个频道都是《新闻联播》,林淼淡淡然听着播音员字正腔圆的播报,没多看保姆一眼,而且要不是洛漓已经比他高十几公分,他大抵还会把洛漓的头按在他怀里,阻止暴脾气小丫头继续跟保姆眼神相杀。

    屋里安静了片刻,秦晚秋和黄清清就从楼上下来了。

    秦晚秋拿着钱走到保姆跟前,递上去轻声道:“大姐,辛苦了啊。”

    保姆拉着脸接过钱,立马眉头一皱,不高兴道:“不是说一千吗?”

    “孩子不知道情况,随口说的嘛。”秦晚秋声音不大,语速很慢地说道,“我们说好是一个月八百,你才做了半个月,刚刚好四百块,没有错啊。”

    “怎么没有错!你们的猫还把我抓伤了呢!”保姆掀起衣袖,手臂上确实有两道不算太深但也很明显的划痕,“我去医院打针都花了一百多块!医生说还要打好几次的!这钱得你们出!”

    洛漓立马针锋相对地喊道:“那你得把少少找回来!”

    “莉莉,冷静。”林淼站起来,先对洛漓说了句。洛漓嘴一嘟,满脸不高兴,但还是很很听话地不再吭声。林淼又望向黄清清道:“清清,给阿姨拿一千医药费,让她写张收据。”

    黄清清哦了声,从包里拿出一捆还捆着纸带的现金拆开,数出十张抓在手里,又拿出纸笔,刷刷写了张条子,把笔递给保姆道:“阿姨,签个字吧?”

    “你叫谁阿姨?”保姆不高兴地质问黄清清道,“我干嘛要签字?”

    林淼淡淡道:“钱是小事,怕就怕以后出什么事了说不清楚,留张条子我就图个安心。”

    保姆总算逮到跟林淼说话的机会,梗着脖子道:“那我要是不签呢?”

    林淼笑了笑:“不签就没钱了啊,要不你去找附近居委会的人过来,让居委会做个证,这个钱也可以给你。反正就是不能空口白牙,什么凭证都不留。”

    保姆看着林淼淡定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翻着白眼从黄清清手里拿过笔,在条子上写下名字,嘴里一边嘀嘀咕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看你就是亏心事做多了。”

    林淼听得微微皱眉,但实在懒得多说什么。

    保姆把条子交给黄清清,从黄清清手里接过了钱,钞票往兜里一塞,仿佛一下子有了底气,嗓门突然大了不少,对林淼道:“孩子,阿姨吃过的饭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这些钱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阿姨今天劝你一句,丧良心的事情少干,不然小心将来遭报应!”

    林淼不由看看她,反问道:“阿姨,我好像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对,表面上确实没对不起我,但你对不起的是全国老百姓。你从银行骗了十个亿,那是全国老百姓的十个亿!算下来全国每个人都被你骗了将近一块钱。现在看你年纪小,法律暂时拿你没办法,但早晚有一天,你要是赌输了,血本无归了,那就等着遭雷劈吧!”显然对事情只是一知半解的保姆,振振有词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着林淼。林淼见微知著,显然京城这边肯定还是有人在故意引导舆论,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煽动着老百姓的仇富情绪。

    “京城这边,都是这么说我的?”林淼多问了句。

    保姆冷笑道:“你现在知道怕了?”

    林淼叹道:“嗯,怕死宝宝了……”

    保姆看着林淼敷衍的样子,脸上冷笑未收,《新闻联播》里突然传出这样一条新闻:“下面请看几条短讯。我国东方古典浪漫主义小说《寻仙》,荣获本年度纽约国立图书馆图书展览会最佳东方魔幻小说奖,作者之一的林淼年仅八岁,引发美国社会对中国教育的广泛讨论……”

    林淼看到,立马惊声喊道:“《新闻联播》点名表扬骗全国十几亿老百姓的骗子!阿姨!你说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

    保姆看着新闻,又看看林淼,脸上一阵发烫,愤愤撂下一句:“你别高兴得太早,有你倒霉的时候!”便匆匆转身跑出了屋子。

    林淼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还是那句话,人的观念就像一座大山,搬砖不易,搬山更难。连《新闻联播》这种权威媒体开口,都扭转不了一个人的思想,这次十亿炒股的事情,真的伤根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