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六章 六耳大圣
    “专业网游电子玩家。”沈若凡一字一句道。

    “职业玩家?你逗我玩呢!”

    沈若凡刚刚说完,手机里面立即就冒出响亮的质疑声,充满着六耳的不信任,沈若凡显然对自己这个死党的脾气很了解,在话说完之后,就直接将手机拿远。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才又将手机放在了耳边道:“就是逗你玩,现在跟你聊天的这个人就是正儿八经的职业游戏玩家。”

    “我去,你不是开玩笑?你从小到大,没打过多少游戏吧?不对,是几乎没有打游戏吧?就你的手速,可以吗?除非是虚拟游戏室,但是这根本就不成熟,难道你……被富婆看上,所以以游戏玩家的名义包养你?”电话另一头,六耳毫不留情地揭着沈若凡的老底,说到最后,俊逸的脸上充满了猥琐。

    “滚!我当游戏玩家是个意外,电话里,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以后有空,再跟你详说。”沈若凡没好气道。

    “行。我不多问,但是你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打工,老板又是谁?别白给人打工,到最后一点工钱都没有。”六耳的声音逐渐正经了起来。

    “你认识,寒。”沈若凡道。

    “寒!你说是给寒打工?我靠,你不早说,早知道是给她打工,我还问这么多干什么?”听到沈若凡的话,电话另一边的六耳立即大呼小叫了起来。

    “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终于擦出火花啦?说说,你到底是用什么名义成为寒的员工的?是卖萌、装可怜还是什么?还是说,从最初的失业都是蓄谋已久的?”六耳道。

    “我跟寒的关系清清白白,别给我乱扯,快说打电话来,到底什么事情?如果就问我工作的事情,我这就挂了。”沈若凡没好气道。

    “别呀,我们两个人很久没有好好聊会儿天了,难得有机会,当然得唠唠了。都是兄弟,别瞒我,说老实话,你对寒真的没有感觉,共住一个屋檐下都这么久了。”六耳八卦道。

    “共住一个屋檐下就能日久生情,我还曾经和你老婆共住一个屋檐下呢?”沈若凡没好气道。

    电话另一边的六耳面色一黑,明智地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要是真讨论出来,绿帽子都要戴到天上去了。

    “懒得跟你这混球说,打电话来想问问你这货找到了工作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刚好当小敢的家教老师,算是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没想到你丫的竟然已经找到了。”六耳道。

    “小敢?时间过过也真快,小敢也从小屁孩长大了,他现在读高二了吧。”沈若凡回忆道,小敢,全名刘敢也就是六耳的亲弟弟。

    当初跟沈若凡混得很熟,对沈若凡亲热的比对六耳还亲热,让六耳吐槽,他有个假弟弟。

    “下学期就高三了,可是小敢那被我们压下去的游戏瘾最近又冒头了,学习从班里中游掉到了下游,要是再不抓紧,这货估计就要报考省外的二三流大学,在这里他就这样了,等出去了之后,天高皇帝远,不疯才有鬼。所以让你来救急,把他的成绩拔高。”六耳解释道。

    “小敢对游戏不是一直不感兴趣吗?想当初你玩荣耀那会儿,还被他嘲笑来着。”沈若凡皱眉道,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道,“反正我现在是给寒打工玩游戏,就过去给小敢当兼职老师好了。”

    “不需要跟寒报备一下吗?现在你可不是寒的室友而是她的员工欸。”六耳轻佻道。

    “安啦,要是一两个星期前,我还要跟我老板报备,可现在我已经确定了,只要我替寒把一日三餐给解决好了,就算我一整天不进游戏,寒也不会当回事的。”沈若凡浑然不在意道。

    “哦~~那我确定了,原来寒就是用一个理由来包养你而已。”六耳怪声怪气道。

    “滚。”沈若凡没好气道。

    “ok,不骚扰你,来我家的路,你应该是熟悉的很,我就不让人去接你了,自己来吧。”六耳说着正要吧电话给挂掉,忽然好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差点忘记问了,你跟寒在玩什么游戏啊?要不我让人去帮你们忙。”

    “用不着,而且就算进来了,十有八九也是我在帮你忙。”沈若凡很是自豪道,他知道六耳说的倒不是假的,六耳父亲的公司涉足多个领域,包括房地产、建材、家具、游戏等。

    可是这又如何呢?不说武尊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网游,那些游戏高手们未必适应,就说最关键的一点,现在系统头盔只是预售根本就没有真正贩卖,沈若凡手里的游戏头盔本来就是一个意外。

    “哦?这么自信,是找虐吧。快说是哪个游戏,让哥哥进来虐虐你。”六耳眉头一挑,满是不服道,他当初在游戏界可也是闯下了不小的奇迹神话。

    “武尊。你要是能进来虐我的话,那你就进来吧。”沈若凡没好气道。

    “武尊?等等,你是说现在还在宣传的武尊?”那一头电话里,六耳的声音瞬间高八度。

    “如果没有第二个武尊的话,那应该就是了。”沈若凡道。

    “你们怎么玩的?难道你们现在是内测玩家啊?”六耳道。

    “这个问题,我现在也回答不上来,不过这件事情总而言之就是不简单。等以后游戏真正开服了之后,我再来和你说吧。”沈若凡道,他现在都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到底是则么回事呢!

    “行,你想说总会和我说的,不过房子你和寒真的没有一丢丢的搞头?就你那游戏技术,确定不是寒可怜你,换个理由来包养你?”

    就算是隔着电话,沈若凡也还是听出了六耳嘴里那满满的猥琐,当下额头上挂满了黑线,朝着电话里吼道:“你再给我唧唧歪歪,我就把你的猴毛给拔光。”

    “房子,别介,做人不能这么恼羞成怒啊。要平常心啊,不能因为被我戳破了心里的秘密,就这样发狂啊。”六耳贱贱地笑道。

    “滚,你个有老婆有房子的人别在我面前秀,还有发音请标准,前后鼻音请注意,作为一个高材生,不要在我这个苦逼租房的人面前说房子。”沈若凡道。

    “发音标准?呵呵!别人还有资格,你个连二声和四声都分不清楚的跟我扯个球,老子全身上下毛发哪里一点茂盛,你叫我六耳?”沈若凡刚刚说完,电话另一边的六耳瞬间就咆哮了起来。

    “谁说你毛发不旺盛了,你那条小泥鳅上的毛发可是旺盛的很。”沈若凡呵呵笑道。

    “你丫的禽兽,竟然连这个都说出来,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的就是跟你这混球在同一个套间里面居住过。还有老子是大鸟!”六耳瞬间发飙。

    沈若凡背一趟直接倒在床上,脸上再次露出贱贱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