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 第102章 物尽其用


    几个厨子听了都要哭了,天都黑了,让他们到哪里去抓鱼。而且这儿是荒山野岭,即便有溪流,水也很浅,就算下面稍微深一些的地方,也不可能捉到大的鱼呀。

    “叶姑娘,用野鸡行不行?”天枢忽然在一旁开口问。

    “也行。”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最好现在就能抓来,经过一个晚上熬着,味道才是真的一绝了。”

    天枢几个人听了,眼睛顿时亮了。

    几个家伙争先恐后报名要出去找野鸡,最后还是叶子衿指定了人选。

    领到任务的天枢和天机像中了大奖一般,兴高采烈地跑远了。

    晚上找野鸡,对于两个高手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荒山野岭之中,野鸡本来就不知道怕人,何况还是在晚上。

    一炷香以后,这两个家伙就拎着五只野鸡回来了,还用衣服包裹了一些野鸡蛋带了回来。

    这样一次,不用叶子衿吩咐,几个厨子就抢着将野鸡整理干净了。

    叶子衿也不避开他们,直接开始开始动手处理。鸡肉冷水下锅过水,然后取出备用,水倒掉,接着开始炒各色调料,放入清水,炒好的调料则用白色纱布包上丢进汤锅中。

    “你们揉面吧。”一份面要想好吃,首先就得有一份好汤料。

    面的话,则要有劲道。

    厨子不缺力气,在叶子衿指挥下,很快几大盆的面揉好了。

    叶子衿将面放在一旁醒着,然后悠闲地坐着等着。

    容峘早就醒了,昨夜他睡在地上,比起别人,也只是多了一个帐篷而已,很难想象,像他这样的贵公子居然也能吃得了这份苦。

    能住人的马车只有两辆,一辆给了李玲珑,那一辆还是摇光等丫头坐的马车,对比叶子衿他们坐的马车,无论是装饰还是舒适度,肯定没法相比。偏偏,昨晚容峘还真的将马车让出来给她了。

    这一点举动,让叶子衿默认了容峘算是个男人。

    李玲珑就不满了,昨晚她翻来覆去,到了下半夜才睡着了,一早上,人爬起来还觉得迷迷糊糊犯困,浑身都难受。

    “早上真的吃面?”不过,当她闻到鸡汤的味道,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你以为我说着玩呀。这么多厨子在,难道真的要光啃干粮。”叶子衿得意地回答,手里的刀子上下翻飞,一片片薄薄的面皮飞快地掉在了锅里翻滚。

    面皮不但薄,而且大小都差不多,看得边上几个厨子不住赞叹。就冲着这份刀工,他们就自叹不如呀。

    营地里的侍卫更是激动万分,外出本来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他们早就做好出来受苦的准备了,可是这刚出地界,居然日日都能吃到美食,真的是值了,这样的美差就是再来几份,他们也乐意。

    大家分散开来,全都洗漱一番,然后各自取出了自己的碗。

    叶子衿真的很有趣,带了锅上路,锅大,里面就放了碗,说起来还真不占地方。

    大伙儿用碗的时候也方便,都能吃上热饭。

    “我先来。”李玲珑大叫,面皮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她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

    “自己盛。”叶子衿瞥了她一眼说,自己则给容峘先盛了一碗,然后自己盛了一碗。

    “你就是在拍马屁。”李玲珑不高兴。

    “你说对了,说明我有眼光。既然是拍马屁,肯定要找最有用的那个拍,要是你能将他赶走了,我肯定也拍你的马屁。”叶子衿鼓着嘴,一边吃一边回答。

    太讨厌了!李玲珑很悲催地发现,自己根本斗不过叶子衿,因为叶子衿的脸皮比她厚多了。她决定化悲痛为食欲,“给本郡主盛一大碗。”

    她恶狠狠地吩咐婢女。

    婢女连忙过去给她盛了一大碗的面皮,接下来,李玲珑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晨曦来临的时候,商队继续出发。叶子衿雷打不动,上车不久以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李玲珑赶紧也跟着趴下睡,两个丫头睡得天昏地暗。容峘看了一眼,笑了笑,然后将叶子衿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睡。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醒过一次,和李玲珑斗了一会儿嘴仗,看到李玲珑被自己气得脸色涨红,顿时满足了,“给我一本游记看看。”

    “你才认识多少字呀?”李玲珑终于逮到机会讥讽她。

    “呵呵,连蒙带猜呗。遇上不认识的,这儿不是有现成的两个老师吗?”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话没毛病,李玲珑顿时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一时之间,马车之中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叶子衿捧着一本游记看得有模有样,偶尔,她还真的会遇上不认识的字,然后问问容峘。

    李玲珑有心显摆一下,这时候也不好意思去打击她了。

    商队一路前行,一直到晚上,都没有遇上任何的村庄,正如容峘所说,这一片虽然有大量的荒地,但人口方面来说,真的是太少了。

    “只有这么点面粉了哈,大家晚上只能吃干粮和面糊糊了。”叶子衿先声明,“明天早上就没有吃的了。”

    “留下一些呗,他们不是有干粮吗?”李玲珑不耐烦地说。

    “我们也有干粮呀。”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依旧带着婢女和几个侍卫去挖了野菜。

    不过,这一次大家的运气不错,看到了大河。

    天机几个争着到河里打了十几条巴掌大的鱼上来。

    叶子衿也不嫌弃,将鱼处理干净,又将鱼脊梁上的筋给抽掉,然后依旧炸了调料,用白纱布包住鱼丢进了锅中。

    几个厨子都看不懂,她为什么要将鱼用纱布裹着丢进锅中,可是等锅里的汤变成了白色,叶子衿将纱布取出来的时候,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将鱼丢掉,纱布洗干净以后晾干。”叶子衿吩咐摇光。

    摇光用篮子将所有包住鱼的纱布装上,然后走到河边清理去了。

    “放着鱼不吃,丢掉干什么?”李玲珑心疼地问。

    “用鱼熬汤,所有的精华全在汤里,剩下的鱼肉没有半分味道,更不会有营养。”叶子衿回答。“你就等着吃好了。”

    果然,晚上的面糊糊和昨晚吃的味道有很大的不同,虽然都是糊糊,却吃出了鲜味来。

    有了鱼汤糊糊,手里的干粮吃起来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吃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衿没有起早。

    李玲珑蹦蹦跳跳过来问早上吃什么,叶子衿冲她呵呵一笑,就是不说话。

    “吃干粮或者是点心。”容峘淡淡地回答。

    “不做饭?”李玲珑大吃一惊。

    “没有食材。”叶子衿笑呵呵地回答。

    而事实上,吃饭的时候才发现,锅里是炖了两大锅的鱼汤,大家都用碗盛了鱼汤,然后用手里的干馒头占着鱼汤吃下来。

    李玲珑尝试了一下,觉得这种吃法也很不错。

    “多谢叶姑娘。”几个厨子特意过来拜谢叶子衿。

    “是你们自己有天赋,又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叶子衿淡淡地回答。

    “我等有个不情之请。”一个年级稍微大一些的厨子开口。

    “嗯?”叶子衿这时候也吃饱了,淡然地看着他们。

    几个厨子噗通跪在了叶子衿面前,“我等想拜叶姑娘为师,愿意跟姑娘学厨艺。”

    “哎哟。”叶子衿哇地叫一声,然后跳到了边上,“我不收徒,而且你们别跪我,我不喜欢被人跪。”

    “叶姑娘。”看到她转身就要走,几个厨子都急了。

    叶子衿可不管他们,古代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这么小年纪可不想要几个年纪一大把的徒弟。再说了,这几个还是李玲珑私人的厨师,她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收这样的人做徒弟了。

    “他们几个厨艺还不错哟。”李玲珑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不住地在一旁为几个厨子说情。

    “既然厨艺不错,那就不用学了。”容峘见叶子衿不耐烦的模样,忍着笑,轻轻一句话就为叶子衿解除了所有的烦恼。

    越清王开口,几个厨子自然不敢再继续追着叶子衿闹,几个人暗暗决定,以后叶子衿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师傅了。毕竟,才两天,叶子衿已经教给了他们许多东西。

    “中午的时候,我们会经过镇子,晚上迟一些,会进文州。”上了车以后,容峘告诉她。“晚上,在客栈住下,顺便也可以补给一下干粮。不过,接下来的路途中,很少再有荒无人烟的地方了。”

    “文州也是六哥的封地。”李玲珑自豪地在一旁补充。

    “你有那么多的封地?”叶子衿诧异地看了容峘一眼。

    她的话音一落,李玲珑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随即,她心虚地大声责备叶子衿,“封地多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就你事多。”

    叶子衿闻言,笑着没有继续和李玲珑对呛下去,但此刻容峘却开口解释了一番,“我的封地虽然多,不过真正少好的地方就是这文州的地域了,其余几个州大多都是入不敷出,除去缴纳朝廷的赋税,百姓很难能维持温饱。”

    他的回答,让叶子衿吃了一惊。她也是到过定州去过,看到州府之中的繁华,她还以为定州很不错了。

    容峘见她眼神复杂多变,好似猜到了她的心思,接着为她解惑,“定州等州府之中,看似繁华,实际上也就靠一些大户支撑。真正百姓的生活并不是太好。”

    叶子衿想了想自家,的确在老宅子的时候,即便一家劳力全都扑在地中,自家老爹会打猎,大伯和三叔去上工,一年到头好像也赚不到多少银子,否则的话,叶家也不会没有一个读书人,住的房子也是破旧不堪。不过,要是真的论起来,老宅子的房子在村子里还挺不错的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么多封地论起来还真像鸡肋呀。”叶子衿摇着头感叹。

    “为什么像鸡肋?”李玲珑白了她一眼,“你是厨子,什么都用吃的形容,还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你看不起厨子?”叶子衿斜睨摇着二郎腿问。

    李玲珑见她的眼神不友善,立刻打了一个寒战,讪笑着回答,“哪有,我就是觉得鸡肋不好吃罢了。”

    “下一次就让你知道鸡肋到底好不好吃。”叶子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说。

    “子衿的意思是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容峘慢悠悠地解释。

    叶子衿立刻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那是普通人的活,哼,以后我一定让你们好好尝尝鸡肋骨的味道。你们就不会这样说了。”

    斗斗嘴之间,不知不觉就路过了镇子。

    文州的镇子的确要比平安镇繁荣很多,城镇的范围也大得多。即便是中午饭点的时刻,街上也有不少人在逛街,做买卖的铺子里更是生意兴隆。

    “去找镇上最好的酒楼买一些特色菜带过来。”容峘吩咐。

    外面传来天枢的答应声,然后就消停了。

    街上的行人看着长长的商队都吃了一惊,商队并没有任何停留,继续往前赶路。

    等马车出了镇子不久以后,天枢就将食盒递了进来,同时还送进来一些当地的小点心。

    叶子衿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了兴趣,李玲珑也没有兴致。

    点心全是荤油炸成,上面的油很重,这样的点心对于穷苦一些人来说,倒是极好的东西,也或许对于李玲珑原来来说,也能勉强入口。但自从吃过叶子衿做的点心以后,车内的三个人再也不想看这样的点心一眼。

    “拿下去和婢女分食了吧。”容峘淡淡地吩咐。

    “是,爷。”天枢从窗户口将篮子又提了出去。

    下午的行程要有趣很多,沿途终于可以看到不少的村庄,李玲珑和叶子衿趴在窗口,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说了一路,容峘则没有半分不耐烦,偶尔也会插上几句,为她们解释此处的人情风俗,这一趟旅行似乎没有开始那样的乏味了。

    “咦,车怎么停下呢?”黄昏时刻,在城门要关上之前,商队终于赶到了文州,可惜刚进城,车队就被人拦下了。李玲珑将脑袋从马车的窗口伸出去问。

    一道清冷的身影从边上的店铺中闪了出来。

    “糟了?”李玲珑顿时惊呼一声,然后将脑子飞快地缩进了马车中,“死了,死定了。”

    “什么死定呢?”叶子衿疑惑地看着她,“不会是在外面欠债,被人追上门来要债了吧?”

    李玲珑没有心思和她开玩笑,整个人已经蹲在了马车中间,对叶子衿不住摆手,让她别说话。

    叶子衿龇牙对她笑。

    “玲珑,下车。外祖母病重,一直在担心你,立刻跟我坐船回去。”外面响起了清冷的声音。

    “我和六哥走旱路。”李玲珑见躲不过去,干脆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外祖母一直将你挂在心上,你这样任性。她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你不怕她难过?”男子冷声喝问,“平时你任性倒也罢了,今天却不行,你必须跟我走。”

    “我又不是不回去,你催什么催?”李玲珑气呼呼地反问。

    “走水路要比走旱路快一半的时间。”男子似乎也铁了心。

    叶子衿光听声音,心里十分好奇,忍不住想伸头出去看看。这时,容峘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轻声开口,“外面的人是平王府二公子,为人十分清高,最见不得花痴的女子,你确定要伸头看?”

    “不看就不看。”叶子衿讨厌一切自以为是的男人,哪怕对方长得再如何好看,只要对女性有歧视,她都讨厌。“你惨了。”

    她同情地看着李玲珑说。

    “你不用同情她,她除外。”容峘淡淡地说。

    “哪有?他在府里也一直喜欢欺负我。”李玲珑气呼呼地说。

    “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下来的话,我立刻让人上去捉你回去。”外面的声音果然很霸道。

    “到了京城以后,别忘记先大力宣传一下产品哈。你要牢记,你是代言人,是拿提成的。”叶子衿叮嘱李玲珑。

    “知道了。”李玲珑气得半死,叶子衿是坏丫头,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亏她还一直将叶子衿当作最好的朋友了。这丫的,她都要被人捉走了,叶子衿居然一点儿也不难过,还恨不得将她扔出去。哼,叶子衿肯定是想和六哥双宿双栖,嫌她碍事了。

    “别在心里骂我哈。你想想,即便走旱路比走水路要慢得多,但再慢也不过是不到十天的时间,你这会儿乖乖跟着你哥回去。从公事上讲,你先到京城宣传产品,这是你的责任所在,从私人的角度上说,你答应过我娘好好照顾我,你就该早点回去帮我打点好一切。”叶子衿乐呵呵地看着她说了一通。

    “三、二……”外面的声音显得特别不耐烦。

    李玲珑估计自己是躲不过,直接跳下了马车,“等你到京城里,要给我做好吃的补偿我。”

    “行,只要你将事情办得漂亮,想吃什么都是小事。”叶子衿笑眯眯地答应她。

    李玲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好了,我下来了,走吧。说好了,二哥,你不许和六哥吵架。”

    “走。”数数的男子看到她下来,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

    “子衿京城里见,六哥再见。”李玲珑还在叽歪,她身旁的男子不耐烦,直接一伸手将她提起来带走了。

    “混蛋二哥,放我下来。”李玲珑愤怒地大叫。“我最讨厌二哥了。”

    声音渐行渐远,直到马车里的人再也听不到。

    “李乘风。”容峘忽然开口。

    “啊?”叶子衿被他下了一跳。

    “刚刚那个男人,他对人的态度一向很冷,以后见到他,离得远一些。”容峘对李乘风的印象好像不是很好。

    “你和他的关系不好?”叶子衿斜睨看着他问。

    容峘见她小八卦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的确不算好,他向来看我不顺眼,而我对他也不喜。”

    “原来是两两生厌呀。”叶子衿咂舌,“那玲珑郡主还缠着你。”

    “玲珑从小就喜欢缠着我,因为我挑食,身边的厨子总是换了一个又一个。对于馋嘴的小姑娘来说,美味的诱惑比什么都强。跟着久了,她自然也就和我亲近了。”

    “你连人家亲妹妹都拐走了,要是我,也会对你不喜。”叶子衿摇着头说。

    “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回去后,要讨好你两个哥哥了。”容峘笑眯眯地回答。

    你丫的!居然就这样被这家伙调戏了。叶子衿气呼呼瞪着他。

    容峘淡笑看着她,转而吩咐商队继续前行。

    客栈是天机提前进城定下的,所以等他们到达客栈的时候,小二已经为马儿准备好了干草,也为所有人准备好了吃的。

    “天黑得还真快。”叶子衿坐在桌子边等着小二上饭。

    “客官,你们要的招牌菜全在这儿了。”小二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并且主动报上了菜名。

    叶子衿仔细一看,桌子上有十来道菜,不出所料,上来的全是炖菜。

    “先尝尝,如果不合胃口,再让你的婢女去做两道菜。”容峘轻声说。

    叶子衿点点头,她出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品尝南靖国的美食,从而和自己的厨艺比较一番。

    总体来说,缺少调料的炖菜,有点儿平淡无奇,不过其中一道鱼汤的味道还不错。也不知道厨子在鱼汤中放了什么,鱼汤没有半点儿腥味不说,还将鱼的鲜美全都逼出来了。

    这道菜算是叶子衿穿越到南靖国品尝到的最美味的一道菜了,就算醉春楼最早以前的几个厨子做出来的菜,也很难和这道鱼汤相比。

    相比之下,其他的菜真的算是平淡无奇。

    “天机,你问问掌柜,看厨房能不能借给我们用用?每一道菜我们另算银子给他们。”叶子衿笑眯眯地吩咐。

    她是个从不亏待自己的人,而且对面那位主,胃口不好,就算是鱼汤,他几乎都没有喝两口。做人了,要圆滑,去京城的旅途中,她是要承蒙人家关照的,因此该巴结就得巴结,人生不就那样吗?

    天机很快去找了掌柜,“掌柜答应可以借小厨房一用。”

    小厨房就小厨房,叶子衿并不嫌弃地方小。

    叶子衿喜欢面食,也喜欢米,碍于人多了一些,她很利索地选择做了刀削面和炒饭,分外又炒了六个菜,都是小炒,根本不费多少时间。

    小厨房飘出的香味很快就引起了客栈中厨子的注意,“掌柜又找了新人?”

    “都用上了小厨房,老张,这不是挤兑你吗?”几个厨子开始议论起来。

    正巧,小二进来端菜,几个厨子就抓住了他问起小厨房的情况。

    “那边是被客人借用了。”小二笑着回答。

    “不是掌柜请来的新人?”有人不信。

    “是大商队带出的厨子。”小二解释后端着菜出去了。

    “看样子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几个厨子消停了。

    大多数侍卫都是住在底楼,院子里留了五六个人看守货物和马匹,不过叶子衿可没打算当个免费的厨娘,为每个人做饭。

    她做的饭菜只顾上自己人,还有容峘,当然天机几个人作为容峘贴身侍卫,也勉强受到了一些优待。

    “不用管他们。”容峘淡淡地扫了天机他们一眼。

    天机等人立刻挺直了后背,呼吸也放轻了一些。主子完全是重色轻友呀,哦,不,是重色轻属下。他们好喜欢叶姑娘做的饭菜,但主子发话,他们也不敢乱开口。

    “蛋炒饭和面条都是最简单的饭食,不费事。”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

    小碗中的蛋炒饭色泽诱人,味道更是扑鼻。叶子衿吃了一口,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容峘微笑着,也跟着吃起来。

    他们这边吃得香,客栈中其他的食客就有些受不了了。

    “掌柜,照他们的那样来一份。”

    “炒饭来一份。”

    “面条,再来一碗面条。”

    掌柜听到客人的吆喝,连忙跑出来解释,“各位客官,不好意思。他们桌上的饭食,可不是我们客栈的伙食,那是他们自带的厨子做的。”

    厨子?容峘听了,冷冷地扫了掌柜一眼。

    掌柜浑身立刻打了一个寒战。

    “什么厨子?那是我家小姐。”摇光大怒,啪地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掌柜被吓了一跳,做生意的人自然不愿意惹事,这边摇光生气发火,他立刻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小姐、公子,是老朽眼拙。”

    “算了,只是个称呼罢了。你忙你的,我还要吃饭了。”叶子衿像一只小仓鼠一般,嘴里塞得满满的,说出的话都有些不清。

    容峘淡淡地扫了掌柜一眼,掌柜浑身立刻又打了一个寒战,然后点头哈腰退下了。

    饭菜的香味简直太撩人了,很多食客已经打听到容峘是个大商客,大家都是出来做生意的,因此并不愿意惹事。他们见叶子衿也是大商队的主子,也就歇了心思。

    但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个两个仗着自己身份出来横的人。

    “我家主子愿意出二两银子买你们一碗蛋炒饭,两位是否能行个方便?”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过来询问。

    容峘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叶子衿却抢先说话了,“二两银子太少了。”

    啊?等着看热闹的食客们本以为,以叶子衿他们这样大的商客,叶子衿又是商客的主子,必然不会接受对方的挑衅,甚至是羞辱。

    “不知姑娘要多少银子才可以行这个方便?”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中间冷笑着问。

    “蛋炒饭的话,五十两银子一碗,面条同样这个价,桌子上的每一道菜都是这个价。今天本姑娘心情好,愿意下厨。当然在座其他客人如果嘴馋的话,也可以购买。”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炖菜、汤菜什么的,本人不愿意费神,就不要提了。提了也白搭。”

    她的话音一落,食客们顿时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姑娘是想银子想疯了吧?五十两银子一碗蛋炒饭或者是一碗面条?疯子,绝对是疯子。

    所有人看着叶子衿的眼神全都不对劲了。

    容峘不赞成地看了叶子衿一眼。

    “别想管我。”叶子衿白了他一眼,“都说了,今天本姑娘心情好了。天天坐在马车里都闷死了,再不动动伸手,估计到了京城以后,我也生锈了。”

    容峘轻轻地笑了起来,“只要你高兴,怎么做都可以。”

    这个支持还不错。

    饭菜的价格太高,原本还有些跃跃欲试的人,此刻也都哑然了。

    只有过来地小厮有些上不来下不去。

    “吃不起,就别杵在这儿了,碍眼。”关键是叶子衿还挺气人。

    小厮下意识地看了坐在桌边的主子。那一桌,坐着的不仅仅只有刚刚说话的年轻男子,此外还有两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的姑娘。

    “照着桌子上的菜全都来一遍,再给每个人上一份蛋炒饭。”年轻人最讲究的是脸面,叶子衿对小厮说的话,无形中让年轻人觉得自己被打了脸。

    “成哥,算了吧。”坐在年轻人对面的姑娘小声说。

    她越是这么说,年轻人越是坚持,“本公子不缺这点儿银子。不过要是做的不好,这些银子,你也甭想拿。”

    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叶子衿呵呵一笑,慢条斯理地将碗中最后一口面条吃完,然后站了起来。

    摇光和玉衡赶紧过去,站在她的边上,“别口是心非就行。”

    年轻人脸色顿时涨红了,他明白叶子衿的意思,不就是怕他耍赖吗?“你去临安城打听一下,周家人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原来是临安城周家的人呀,众人听了顿时了然地议论起来。周家善做瓷器,很多瓷器都是被列为贡品,作为南靖国出使外国的礼物。

    周家一套不起眼的瓷器,在市面上卖得都是高价了。

    叶子衿不知道什么周家,她之所以卖手艺,并不是真的缺少银子,而是为了她自己。她早就打定主意了,一路上,她要趁机将自己产品的知名度打出去。

    “对了,用客栈中的食材,你们自己另外和掌柜结算。”叶子衿走到后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重要的一条,扭头赶紧对年轻人说明。

    年轻人却认为她是在挑衅,气得脸色都变成了黑色的。

    “我们不差那点儿银子。”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回答。

    叶子衿这下才彻底放心了,她摇摇晃晃地向小厨房放下走去。

    后面,摇光和玉衡,则拎着各色的调料瓶子紧跟其后。

    小炒的话,出菜的速度就很快。

    不大一会儿,六道菜就上桌了。

    水芹菜腊肠、糖醋里脊、拔丝苹果、蒜蓉虾、地三鲜和麻婆豆腐,素菜占了绝大多数。

    看热闹的食客们全都摇起了头,这位周公子也是在太败家了。五十两银子,居然只买了几分家常菜,真够舍得。

    年轻人带着怒火招呼同伴吃起来。

    食客们则睁大眼睛等着看热闹,五十两银子的一道菜呀,想想都够激动的。

    天啦,酸酸甜甜的味道,简直难以言语,年轻的姑娘刚吃了两口,就兴奋得脸红起来。

    他娘的,碗中的真的是蛋炒饭?这是中年男子的心语。

    值了!年轻人因为气愤而黑下来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一边,他是被辣的。

    桌子上,酸甜辣的口味全有,六道菜实在是太少了。等四个人发现六道菜全剩下光溜溜的盘子时,顿时全都傻眼了。这是他们的杰作?他们居然将盘子吃得这么干净?再低头看看碗中,几个人更是崩溃了。

    天啦,碗里居然连一个米粒都没有。

    “这道菜汤,是我家小姐免费赠送。”摇光最后放了一碗汤在桌子上。

    几个人也顾不上谦让,顿时拿着勺子往自己的碗里盛,就连那位年轻羞涩的姑娘都不例外,送上来的汤不多不少,正好四碗。

    看着忽然变得凶残的四个人,食客们都忍不住咽了口水,难道那些菜真的美味无比?

    叶子衿和容峘吃的时候,他们只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但因为当事人吃的十分优雅,食客们还没有更多的体会。可现在不一眼呀,桌子上那四个人简直如饿死鬼投胎一般凶残,大家的好奇心全都被吊起来了。

    “再加六个菜。”姓周的后生大声对叶子衿说。

    “收银子。”叶子衿示意摇光。

    摇光板着脸过去站到了年轻人的面前。

    “再来六道菜,一会儿一起结算。”姓周的年轻人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摇光冷冷一笑,手一伸就将桌子上的银票捞到了手中,她从中抽了三百两的银票,然后轻轻地走回到了叶子衿的身边。

    高手!坐在年轻人身边的中年男子一把抓住了蠢蠢欲动的周公子,“姑娘的厨艺天下无双,多谢。”

    “天下无双不敢说,客人吃的高兴,我就高兴。”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我也是因为自家调料用得好,做出的饭菜比一般人做出的香了几分而已。”

    容峘的嘴角也勾了起来,这丫头,居然打得是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