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明初第一豪强 > 第442章 天星教
    其实在刚刚出手的时候那名江湖男子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托大了?要是顶级高手这么容易暗算,那自己也应该听说过一些这样的历史典故和传闻才对。可是这名江湖男子却根本没有料到张小磊根本就是求死、求死不成那就求虐的心思。能把自己虐出梦境那就太好了。

    当自己睁大的双眼被那男子施展暗算喷吐出的毒雾喷中的时候,一股酸麻和刺痛之感也微微的传来,整个眼前的世界顿时变成了一片白色,似乎严重白内障一般。

    当然,也仅仅是如此而已,那酸麻和刺痛其实并不是多么让人难受,连胡椒面或者最普通的辣椒粉的效果都显然没有。自己的视力似乎也都没有第一时间丧失,透过薄雾似乎仍然能够看见十几米内的人影乃至更远距离上的一些模糊景象。看起来或许是双方的武力值差距太大,那江湖男子仅仅是用随身的暗算手段展开攻击,根本不是什么大势力有预谋的暗算,因此就是这样都不能给自己造成实质性的损害。

    不过张小磊似乎反应过来:要是自己如同没事人一般,那吓跑了这个可以虐杀自己的江湖人该怎么办?想到这里也就双手捂眼低声呻吟了一声,似乎十分刺痛但又不致命的样子。

    此时那个江湖人在紧张和压力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回头路了,就迅速趁机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耳边要穴。张小磊也没有躲避的意思。

    耳边的阵阵酸麻似乎直入前额,可是也仅仅是多少有些酸爽的感觉。很显然因为太大的武力值差距,就算自己不是绝情谷谷主那种专门修炼无穴术的人,这世界寻常的点穴之法对自己也根本没有用?至少这种层次的江湖人施展出来的看似如此。

    然而怕吓跑了对方的歹心,因此张小磊还是借势昏厥过去,同时似乎在假装的时候,只要稍稍一用内力,自己的心跳和脉搏似乎就能感觉到如同处于昏迷或者假死状态一般。

    “哈哈!太好了!这么一个大高手如今被我俘虏了。要卖给什么势力比较安全合理呢?这世上的名门正派那就别想了。似乎江湖上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是武功明显差的人用不光彩的手段暗算武功明显高的人,那就会遭到主流武林社会的唾弃甚至共讨之。当然,如果是无根无底的失忆野人或许差些,但谁也说不定什么人看自己不顺眼就因为这种事把2自己大卸八块了?还是卖给魔教中的最大一门天星教比较好,据说天星教最为厌恶的就是那些武艺明显高强的人,特别还是男子。。。”

    让张小磊有些吃惊的是这个路上遇到的江湖小虾竟然也有不俗的力量和腿脚。自己这样一个大活人装在袋子里跑起来跟飞一样,速度至少堪比骑在马上?

    当然,即便是如此,张小磊似乎被安置在一个小小村落的地窖之中之后等等待了很久,才等到那个江湖人带着其他的人敢了过来。

    “你确定此人能够跳跃到五六丈的高度上?确定此人完全没有任何过去的记忆?乃至一些基本世间认知都没有?要是在我们面前夸大其词或者有所欺瞒,你应该明白将会是什么后果!”似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低声说道。

    “绝对确定!此人连不会武功的乡野平民乃是武林中人的公共。。。公**仆这样的悲剧都不清楚。。。”

    “好了,既然如此,你的钱也早就交了,你可以走了。。。”那个女子的声音似乎说道。

    这名江湖中年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不妥,自己一转身是否会遭遇什么不测?然而强威强压之下自己也不得不如此。可不幸的是事实就是如他预料的那样,而且更进一步:还没等那江湖人转身的时候。天星教的那名女子就是随手一针刺穿了那江湖中年的喉咙。。。

    那似乎颇有身份的紫衣女子来到张小磊的身前,从随身取出一大一小两颗药丸送入了张小磊的嘴中,张小磊也十分客气的吞下了这些药丸。

    之后似乎等待了片刻那女子才说道:“我想以前辈的身份绝对不会让这种三流都不够格的寻常江湖武人暗算,尤其这人身上似乎也没有携带杀手锏的情况下。不知道为什么要如此,是早知道会如此,故意要来我们天星教踢场子么?”

    张小磊此时权衡了片刻,觉得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过强大比较好。要是自己经过这人的暗算眼睛还能看见,那或许说不定就让这些所谓的天星教中人根本不敢打自己的主意了?

    因此就郑重的故意挑事说道:“是啊,我本来的打算就是如此。我就是要会会你们这个所谓的天星教。这所谓的魔教竟然有让女子出来掌事的风度,那就再好不过了。我这辈子最爱好的就是女人,一生被本人先奸后杀的少女乃至幼女无数。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活的长一些的。虽然我的眼睛被我自己放弃了,那人补刀的时候我没有抵抗。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就算没有视力,武功也不过就稍逊半筹左右。对付你还有你们这些不敢在主流江湖行走的地下门派还是绰绰有余的,说罢,张小磊直接就向那个女子的身影伸手摸了过来。”通过那江湖中年之前的一些行为和言谈,

    太平天国并不是旧式农民起义的最高峰,不要一看到什么严密的组织和宗教就认为是最高峰。它本质和天启年间白莲教起义、嘉庆年间白莲教起义没有本质不同。是二流性质的宗教式农民起义。这种宗教式农民起义必然面临上层缺乏考验和凝聚力、自身过于依赖愚民而不具备太高的领导才能要求、出身有问题、依赖于自己所传教的与做工作的老根据地民众等多种局限。:清朝后期的很多暴动并不是整个社会真的要到了洗牌的地步,而是清朝的核心武力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