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虞信的主意(第二更)
    其实说实话,赵丹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但正所谓兼听则明,在做出决定之前,多听听臣子们的意见,让臣子们有发挥的机会就是必要的事情。

    毕竟这年头的华夏大地可是七雄并立,国君虽然听上去吊吊的,但实际上和公司老板也是差不了多少。

    由于一共七雄并立,所以说实话这个时代的士人们选择还是挺多的,不想后世大一统王朝的话那样几乎没有任何选择。

    所以别看国君们高高在上,但仔细说起来还是士人们的选择面要更广一些,想去哪国当臣子就能去哪国当臣子,在这个国家当官当得不高兴了分分钟挂印而去,挥一挥衣袖没有任何留恋。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君们想要吸引人才,高官厚禄这些东西就不必说了,更重要的还是要给臣子们一个表现的舞台,让臣子们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才能。

    在政坛上来说,一个臣子手中权力的大小,基本上就可以等同于君王给他表现舞台的大小。

    所以说适当的分权才是一个明智的君王应该做的事情。

    作为最高统治者,赵丹理所当然的要把最高级的权力——决策权抓在自己手里,把次要的建议权交给大臣们就行了。

    除非是那种一心想要谋朝篡位的家伙,否则的话建议权带来的这种“吾也能够像大王谏言国家大事”的满足感,就已经能够让臣子们觉得自己确实是很受君王重视了。

    被君王重视,这无疑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只要臣子们的意见是对的,那么赵丹从来都不介意给臣子们这个面子。

    现在的赵丹就是在给虞信这个面子。

    虞信不急不忙的开口道:“大王,以臣之见,此事易尔。”

    “哦?”赵丹眉毛一扬,道:“虞卿且说来听听。”

    虞信笑道:“大王,那魏国之中,一直有一大患而未解,若是大王能善加利用,则魏国必定不足为患也。”

    赵丹道:“何患?”

    虞信道:“此患,名为魏无忌也!那魏无忌素来贤名在外,又有诸多奇人异士相助,更于野王一战之中破秦军杀司马梗而名震天下,正是功高震主之势,魏王圉如何会无动于衷?”

    虞信的话音刚刚落下,赵豹就冷笑一声,道:“虞卿或许不知,自从那高基死后,魏无忌已然是大权在握,极得魏王圉之信任矣,何来为患一说?”

    赵豹这话一说出来,大殿之中就有人连连点头,显然觉得很有道理。

    虞信不急不忙的笑了一笑,说道:“司寇此言差矣,魏王圉此人生性凉薄且猜疑心极重,之前龙阳君高基如此受宠,一旦被猜疑亦是不能得免一死,魏无忌又如何能够和高基相提并论?如今魏王圉之所以信任魏无忌,乃是因为高基刺杀一事所产生的后果,更是因为魏王圉知道非魏无忌不可抗衡赵国,但是!”

    虞信咳嗽一声刻意的停顿了一下,在众人十分不爽的目光之中继续说道:“但是那魏无忌之大才,想必诸位早已知之。魏无忌此人素来锋芒毕露而不知掩饰,以魏王圉之性格迟早再生猜忌之心,大王只需要遣一得力说客前赴大梁,必定能说动魏王圉,如此魏国不攻自破也!“

    虞信的这个计策,说起来其实一点都不新鲜,就是“离间计”罢了。

    但是等到虞信说完之后,在场的几名赵国大臣们对视了几眼,却都从其他人的脸上看到了认可的神情。

    虽然说离间计的确是很老的套路了,但正是因为这种套路有用,所以才会被用得人尽皆知啊。

    只要有用,管它什么老套不老套呢!

    赵丹满意的看了一眼虞信,微微点头。

    虞信所说出来的想法,正是赵丹所打算采用的手段。

    一开始在考虑要不要把魏无忌派回去的时候,赵丹就已经思考过如果以后魏国万一真的在魏无忌的率领下变得强大起来该如何应对。

    最后赵丹思考下来的结果如下。

    第一,魏王圉对魏无忌的猜忌始终存在,不可能消失。

    第二,魏无忌即便会在某些事情上违背魏王圉的意愿,但是造反这件事情对于魏无忌来说基本是不可能的,甚至就连架空魏王圉这种事情魏无忌也不会去做,所以魏王圉的手中一定会有权力,足以对魏无忌形成限制的权力。

    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

    只要这个死循环不能够解开,那么魏国就会一直陷入内耗之中,无论如何也都不可能强大起来。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魏王圉两次启用魏无忌都是为了应对外部强敌,而等到外部的威胁稍微小一些之后就马上将魏无忌弃之如敝履,由此可见魏王圉对魏无忌的猜忌。

    虽然在目前看来,因为高基搞出的小小意外而让魏王圉和魏无忌这对兄弟产生了一次难得的相互信任,但是这种信任其实是相当脆弱的,只需要稍微的挑拨一下,魏王圉和魏无忌之间的信任就会荡然无存了。

    可以这么说,魏王圉的存在就相当于一个保险,一个绝对不会让魏国变得强大起来的保险。

    如果魏王圉知道在赵丹心中是这样的角色,恐怕要气得吐血了···

    赵丹开口道:“诸卿以为,虞卿之见如何?”

    赵胜咳嗽一声,缓缓道:“臣以为,虞卿之见或可行之。”

    虽然说这其实有点坑小舅子的意思,但是赵胜也没什么办法···亲戚比起国家来说其实还真不算啥,秦赵始祖同出一源几百年前是一家,还不是一样干仗干得你死我活?

    赵豹哼了一声,并没有表示赞同,但是也没有表示反对。

    李伯也同样表示了赞同。

    于是赵丹就果断的拍板了:“既然如此,那便劳烦郑朱再跑一趟大梁吧。”

    郑朱和苏代这对赵国的大小行人最近可以说是非常的忙碌,堪称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就在众人计较已定,准备散会的时候,刚刚出去一趟的繆贤回到了大殿之中,朝着赵丹回报了一个消息。

    “大王,河东郡那边有回报了。”

    赵丹闻言脸色微微一动,道:“快快说来。”

    在前几天,赵丹在一次会议之后安排了对蒙骜的刺杀计划。

    算算时间,也应该是要到有回报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