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恐怖邮差 > 第七百九十三章:自废
    一颗人头,带着血花,在半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后,重重砸在众人脚底下。

    一时间,所有人目光聚焦在地上那颗人头上。

    待看到鲁瑟尔的头颅,摔在坚硬的石头上,头破血流,惨不忍睹的画面后。

    众人一愣,抬起头来,就见一具无头尸体正跪倒在赵客的脚底下。

    “你……你……”

    一名主教看着地上的人头,又看看被赵客踩在脚下的无头尸体,双眼往上一翻,手指指着赵客,张张嘴,可惜一个字没能吐出来,就晕死过去。

    “真神,他杀了真神!”

    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发出尖叫声。

    所有人没想到,这个明明已经归附的刺客,居然一刀砍下了真神的脑袋。

    “杀了他!”

    另一名主教眼珠子都红了。

    可在他们还未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个影子出现在赵客身后,看到这个身影,众人神情顿时怪异起来。

    喉腔里像是突然卡上一根鱼刺一样,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又一个鲁瑟尔。

    和上一个一模一样,脸上始终保持着古井不波的微笑,迈步走到赵客身前。

    “怎么会两个真神??”

    可惜,巴特已经在方才的乱斗中,被愤怒的战士们撕成了碎片,现在连个轮廓都凑不齐。

    不然他要是还活着,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喜极而泣的告诉众人:“这TM的都是假的。”

    然而,巴特死了。

    死的很惨。

    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自然无法将自己知晓的答案告诉众人。

    在众人目光呆滞的眼神中,赵客咧嘴一笑,手上唐横刀,一刀刺进鲁瑟尔的心口,将鲁瑟尔一脚从楼顶上踹下去。

    “砰!”

    伴随着闷沉的声音,鲁瑟尔的尸体,被摔的四分五裂。

    本来已经醒来的那名主教,看到面前画面后,眼睛一翻,又一次晕倒在地上。

    但这就完了么?

    不!

    只见赵客咧嘴一笑,将手上的大喇叭举起:“狗屎的真神,鲁瑟尔早就死了,你们看到的鲁瑟尔,就是一堆人造垃圾。”

    赵客的话音落下,根本不给下面这些战士们思考的时间。

    因为很快,另一名鲁瑟尔,已经迈步走了上来。

    这名鲁瑟尔手上提着一把斧头,看着下面已经呆若木鸡的一众人,那张脸上说不出来是哭还是笑。

    赵客从邮册里拿出半个西瓜,斜靠在断壁上,看着面前的鲁瑟尔:“请开始你的表演。”

    鲁瑟尔木然的点点头,举起手上黑色的消防斧,看得出来斧头平时被维护的非常好,斧刃在阳光下,投出一抹冷光。

    鲁瑟尔将斧头高高举起,在下面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对准自己脑袋瓜,狠狠劈下去。

    噗呲!

    银色的勺子挖重重插在半个西瓜里。

    只见勺子转动,从里面挖出一大块果肉。

    被赵客放在口中,鲜红的西瓜汁在果肉的挤压下,瞬间覆盖赵客的味蕾上。

    第四名鲁瑟尔走上来,他的表演刀具,是一柄水果刀。

    这名鲁瑟尔,显得非常热情,缓缓退下自己的裤子。

    扑哧。

    勺子插进西瓜果肉里,就见鲜红的汁水,顺着缝隙喷溅的老远,令赵客不禁皱起眉头。

    看着有一具尸体,从楼顶坠落下来。

    这个时候,下面的一众人的神情从目瞪口呆,逐渐一点点惊悚。

    面对着,面前血淋淋的现实,即便信仰在坚定,此时也不由自主的心里生出了猜疑。

    三位……不!应该是两位主教,另一位还在晕迷中。

    即便作为真神的奴仆,被视为暴动军团的传教者。

    在看到面前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心里本是坚固不催的防线上,一时开始生出了裂痕。

    第五位……

    第六位……

    赵客已经吃完了西瓜,没再继续看下去,他总共制作了二十个分身。

    足以给外面,那些狂热的信徒,表演一场,蠢蠢的死法。

    走下楼顶,赵客看着面前这片平底崛起,和整栋神殿融为一体的树林。

    眉宇间透出一股冷意:“她不能辜负你们,但我能!

    想要好日子,就自己去拼吧。

    我不会为你们,去背上这份重量!”

    克里·拉斯如果活着,这个世界美好一些,成为所谓的净土,赵客倒是希望这个世界长久一些。

    但当这些都建立在,克里·拉斯的忍让和牺牲下的话。

    赵客不介意毁掉这个世界。

    讲道理,赵客不擅长,他没有鲁瑟尔或者克鲁那样的口才。

    但二十具鲁瑟尔的尸体,足以击溃掉他们的信仰,哪怕是一道微弱的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裂痕,终究会彻底爆发。

    陆陆续续,分身身上的分魂回归在赵客的本体。

    至于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些主教和暴动军团的战士们,究竟是怎样的神情。

    对自己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深吸口气,赵客从邮册里,拿出雪姬子。

    伴随着周围气温开始下降,赵客手指轻轻沿着刀刃划开。

    按照肥猪的说法。

    想要进入遗弃之地,就必须碎掉自己的本命邮票。

    而想要碎掉自己本命邮票的最好方法,就是一刀捅穿自己本命邮票的位置。

    不过这一刀下去,就等于做了包……皮手术。

    切掉的,就再也长不回来了。

    看着顶在自己腹部的雪姬子,赵客犹豫了。

    他不是一个圣人。

    甚至他并不是一个好人。

    骨子里透着自私自利,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

    用赵客自己的评价来说,称呼自己一声小人,也不为过。

    但人人心里都会有一根软肋。

    就如遨獵这样的男人,那根软肋,就是他的致命伤。

    而自己的软肋,就是自己的亲人。

    恰恰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孤儿,并没有什么至亲。

    但也正式因此,在赵客心里,每一位亲人,都有着无法取代的分量。

    把自己从养老院救出来的老哥科雷。

    把自己抚养长大,教授自己厨艺的老头子。

    一起在竞争打闹中成长起来的师兄弟。

    这些人,在赵客的心里有着常人无法取代的重要性。

    双手握着刀刃,赵客神情变得挣扎起来,一咬牙关。

    “老头子,成不成,小子我算是对得起你了,看天意吧!”

    随着赵客用力往下一压,刀刃刺穿肚皮,还未到深处。

    但一股刺骨的冰寒,瞬间顺着自己的腹部涌入自己全身,令赵客忍不住打起一个冷颤。

    【警告!你的本命邮票受到了威胁。】

    【警告!如果本命邮票受到损伤,你将暂时失去邮差的资格。】

    【警告!你的本命邮票一旦受到损伤,你将失去所有能力。】

    【警告!你的本命邮票一旦受到损伤,你将无法使用邮册。】

    一连串的警告,不断从邮册里传出,同时连自己的使灵,也开始有些焦躁不安起来。

    邮册的封面上,‘吞’的双臂展开,露出腋窝下的双眼,目光看着赵客,发出尖锐的低鸣声。

    似乎是在对赵客这样的举动感到不解,又感到恐惧。

    看着‘吞’这个小家伙可怜的眼神。

    赵客只能向它笑了笑:“小家伙,如果我能重修恢复,一定给你做一顿大餐,但现在……抱歉了。”

    赵客说完,深吸口气,用力将手上的刀刃,一刀刺如深处。

    “咔!”

    类似玻璃碎裂声,令赵客脸上的血色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一样,一张脸变得煞白。

    耳边无数警告声响起,但赵客已经听不见了,耳朵力,嗡鸣作响。

    连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隐约的看到,自己的邮册像是被铁锈腐蚀了一样,迅速变了灰暗下去,连封面上的‘吞‘也在腐锈中,逐渐失去了色彩。

    “抱歉了!”

    赵客心里向吞说上一声道歉,同时喊道:“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