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燃魂 > 第3章 连环套
    在飞行战舰的时代,诺曼军队对敌国领土的大规模军事占领,采用的不再是四处设卡、到处驻军的传统模式,而是在军事要地集中驻扎部队,对非驻军区域的管控,主要通过委派当地人担任行政治安官、利诱当地人提供情报等方式进行,一旦发现有抵抗活动,迅速出动地面机动部队或飞行战舰进行镇压。这种军事占领模式,为诺曼人节省了大量兵力,降低了被袭击的几率,但为抵抗者的游击作战提供了广阔的生存和活动空间!

    洛林联邦州,三分之二的区域是山区地形,三分之一是地势相对平坦的盆地、河谷。在山区地带,诺曼军队选择了斯利恩、巴莱、华伦斯、索姆索纳斯四座城镇派驻军队。上一场大战,诺曼人曾在斯利恩和巴莱建立过军事据点,对华伦斯和索姆索纳斯未予理睬。二十多年后,斯利恩和巴莱依然是军事要地,诺曼军队的进驻毫无悬念,而华伦斯建立起了洛林地区最大的火力发电站,冶金产业的规模也进一步扩大,索姆索纳斯则在最近几年重新成为洛林地区最大的军工生产基地,被诺曼人盯上也不足为奇。

    华伦斯位于索姆索纳斯以北约300里的桑斯河谷,是洛林地区为数不多的河港城镇,桑斯河上游地区开采的煤矿经水路运抵此地,为冶金企业和火力发电厂提供廉价且稳定的原料。

    魏斯和“洛林游击战士”在斯利恩附近打了场漂亮的连环伏击战,虽然惹得诺曼战舰天天在洛林山区游荡,但这种干脆利落的作战方式和摧枯拉朽的作战成效,让诺曼人在地面部队的使用上不得不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没有战舰掩护或是少于一个营的兵力,压根不敢在据点之外的山野中活动。

    游击作战,打的是技巧,拼的是耐心。“肇事”之后,魏斯领着“洛林游击战士”蛰伏了一个多星期。之后,他们开始对诺曼军队在华伦斯的驻军情况展开侦察。通过反复细致的侦察和打探,确定诺曼军队在这里派驻了一个团的兵力,两千来号人,配备了包括装甲战车在内的各种军用车辆,达到了半机械化水准。此外,由于距离诺曼军队在克莱沃的航空基地较近,一旦发生战斗,诺曼战舰有可能在半个小时左右赶到。

    袭击华伦斯,除了军事政治影响力,基本上是得不偿失。

    在华伦斯的酒馆茶座发布“江湖悬赏”消息,不管是坑蒙拐骗、偷盗强抢,只要能搞来诺曼军队的野战炮炮弹,以每发1磅纯金的价格收购,数量不设上下限。

    对于这种掉脑袋的活计,大多数华伦斯居民的反应都是付之一笑,但消息传开,也就自然而然地传到了诺曼驻军耳朵里,他们试图追踪消息来源,但除了抓住两个不知内情的掮客之外一无所获。

    很快的,坐镇秘密据点的魏斯受到了来自华伦斯的一条神秘消息,有人想方设法搞到了两箱21PIR口径的炮弹,每箱3发,要求兑现“江湖悬赏”的黄金。

    这事听起来像是飘逸洒脱的古典武侠桥段,在接受正规军事教育的职业军人看来,可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在利益的驱动下,战场上相互厮杀的对手私下里谈买卖也不是没有可能。

    通过外线联络的掮客,素未谋面的供需双方最终约定了交易时间和地点。

    夜黑风高时,人迹罕至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驾着拉货的马车来到了山岗上。周围山石嶙峋,植被稀少,稍远处是一座只剩残墙断垣的荒废古堡。

    马车货堆上,坐着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低着头,不走近了很难判断年龄和模样,但看身形轮廓,应该是个体格健壮的男子。

    待马车停下过了一会儿,两个披着黑斗篷的人骑着马从古堡废墟的方向过来,悄无声息,宛若从地狱走出来的幽魂。

    待他们来到近处,走过泥土地的马蹄声也渐渐清晰起来。

    马车上的人出声道:“先生们,请不要再往前走了。”

    听到这个浑厚的男声,两个黑斗篷在三十尺外停住,其中一人发问:“货呢?”

    “先让我看看黄金。”马车上的人说。

    两个黑斗篷相互看了看,个头高的那个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长方形的金属块状物,一手一块,将它们相互磕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马车上的男子翻身跳到地上,搬开堆在最上面的几个麻袋,用截然不同的姿势搬下一个,解开,从一堆金属瓶子里“挖”出一枚跟手臂差不多长的炮弹,捧着转向那两个黑衣人。

    “我们可是提着脑袋把这些货弄出来的,你们别想耍诈,大不了同归于尽!”说这话时,男子朝驾车的老者投去一个眼神,老者举起一只手,手里分明捏着一枚菠米弹。

    高个的黑斗篷应道:“黄金买不来胜利,但炮弹可以。”

    “你们过来一个人……下马走过来。”男子提出要求。

    高个的黑斗篷爽快地翻身下了马,不紧不慢地走到车旁:“炮弹都在车上?”

    “当然。”男子道,“给我们两匹马,马车归你们。”

    黑斗篷不置可否,他将其中一块金属递给男子。

    男子放下炮弹,接过金属块,不能免俗地用牙去咬。

    黑斗篷蹲下来查验炮弹,摸了几下,问道:“引信呢?”

    男子愣了一下:“引信不在上面吗?”

    黑斗篷站了起来,用冷厉的眼神注视着男子,见男子茫然无辜的眼神流露出些许惊慌,便道:“这炮弹上装的是木塞子,使用之前要拔掉塞子,装入引信,这才有用。”

    男子连忙辩解:“可是我们弄到手的炮弹就是这样,当时箱子里没有别的东西,对吧!老家伙?”

    马车上的老者也匆忙应和:“没有,绝对没有!”

    “为了保证安全,炮弹当然是跟引信分开运输存放的。”黑斗篷转身走到同伴旁边,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又走回到马车这边,冷冷说道:“没有引信,只能给一半的黄金。”

    “那不行!”男子急忙道。

    黑斗篷摊开手掌:“要么接受条件,要么取消交易。”

    男子怎舍得把到手的沉甸甸的金块交回去,他咬了咬牙,艰难地做出决定:“4磅黄金,不能再少了!”

    这是一笔交易,但又不同于寻常的交易。黑斗篷显然不想在讨价还价上浪费时间,当即同意了对方的还价,验过其余几发炮弹之后,他将另外三块黄金交给了男子,走到马车前面,牵着缰绳要走。

    “你们得把马给我们。”男子道。

    黑斗篷冷冰冰地说:“如果我是你们,我宁愿走着离开,那样不容易引人注意。”

    想想对方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两个黑斗篷从出场开始就一直保持着亡灵般的幽冷和阴沉,男子跟老者交换了眼神,就地分赃之后,飞快地消失了在浓浓的夜幕之中。

    两个黑斗篷也相互交换了眼神,然后一个驾着马车,一个骑着马牵马,朝着远离华伦斯城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行进。

    无月之夜,晴朗的夜空中点缀着些许星辰,在那寒意刺骨的高度,三艘诺曼战舰貌似随意地摆成三角队形,舰身后部用于推动战舰水平移动的螺旋桨处于静止状态,从烟囱里冒出的热烟既少也淡,烟气连同微弱的机械轰鸣声一道消散在这无垠的夜空中……

    领头战舰艏部靠下位置,有个鱼眼般的观察室,两名诺曼舰员各用一具高倍望远镜,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下方的情况,而在他们身后,一人负责记录,一人负责联络,还有一名军官现场坐镇。每隔几分钟,这名诺曼军官就要走到昏暗的舱灯下,捋起袖子看看手表。良久,他踱步来到两名观察员身后,压低声音说:“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密切关注目标区域。我们的飞行高度太高了,地面上的爆炸火光,比百尺之外划燃火柴的光亮还要弱,千万不要出现疏漏,让发生在斯利恩城外的悲剧在我们眼皮底下出现。”

    离他近的观察员回应道:“别担心,长官,华伦斯城的灯标一直在,我们的观察范围不会偏离目标区域。那里一直黑漆漆的,别说爆炸,就算有人开枪,我们也不会错过。”

    这名不太耐烦但又显得自信饱满的诺曼军官道:“没发生交火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鱼没胆来,一种是鱼上钩了。如果是第一种,那我们这次全都白忙活了;如果是第二种,接下来就有好戏了——‘猎人’会循着敌人的踪迹找到他们的巢穴,包围并发起进攻,到时候我们只需要稍稍支援一下,就能彻底解决掉这里的麻烦,把宝贵的飞行战力投入到更加重要的前线去。顺利的话,也许新年的时候我们会在联邦首都放礼花!”

    两具高倍望远镜皆为单筒构造,接话的那名观察员抬起头来活动了一下脖子,换了只眼睛继续观察,嘴里道:“要是敌人的巢穴离目标区域很远,岂不是天亮前都不会有战斗发生?”

    诺曼军官想了想:“如果半个小时之内再无动静,我们就采取双人轮班制,轮流监视地面的情况。”

    这时,记录员提议道:“或许我们可以开个小小的赌局,就以天亮前是否会有战斗押注……赔率照旧,1赔2。怎么样?”

    军官几乎不假思索地应道:“我押2个金马蒂,今夜无战事,接吗?”

    记录员没怎么犹豫便回答:“接!”

    一旁的通讯员嚷道:“哈,多塞拉,我就说你肯定是在上次的登陆战中发了横财吧!2个金马蒂押注,你想也不想就接……好!我也押1个金马蒂,今夜无战事!”

    “别嫉妒我!”记录员嘻笑道,“参加登陆作战需要很大的勇气,运气稍差就有可能战死!再说了,在新年到来之前,我们应该还有不少仗可以打,你们也都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