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1495 乱中有序
    本场比赛截止到目前为止,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始终在制造烟雾弹,特别是面对三档防守的时候格外明显:

    所有防守球员集体上步前压,把力量全部囤积在距离进攻锋线六码、七码之内的空间里,制造出密集施压的局面,把这支防守组在地面防守和突袭冲传方面的能力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整个短兵相接的威胁性就相当于把匕首抵住了对手的脖子展开贴身厮杀,没有任何一个进攻组敢小觑这支防守组的能力。

    但真正开球之后,防守组的阵型却如同弹簧释放开来一般迅速反弹散落开来,整个防守重心都开始后倾,站位和阵型都呈现出天女散花的姿态在全场散开,把中传和长传区域联手覆盖起来,掐断传球的通路。

    可以简单总结起来,那就是利用长项形成威胁,以连续重拳威慑对手之后,牵制住对手不敢轻举妄动,而后在把主要精力放在弥补自己的短板上。

    这是非常具有针对性的防守策略布局。因为旧金山49人的地面推进实力相对弱势,而传球进攻能力则在整个联盟首屈一指,即使接球球员饱受伤病困扰,陆恪的存在依旧是没有人能够轻视的核心进攻点。

    不能说聪明却可以说有效。至少本场比赛到现在为止还是有效的——旧金山49人的比分板上依旧没有开张呢。

    哈勃在地面进攻战术层面的安排还是相对保守,但这不能责怪哈勃的思想僵化:

    上赛季因为陆恪的传球进攻完全大杀四方,大大削减了地面进攻的压力,能够从空中进攻层面上牵制防守力量,进而为地面推进赢得空间,这也使得马库斯和高尔如鱼得水,双双奉献了一个出众的赛季。

    而本赛季传球进攻饱受伤病困扰,地面进攻压力骤增,能力球的进攻档次开始增多,但马库斯和高尔都不是马肖恩-林奇、阿德里安-皮特森那样可以用自身能力生吃对手的跑球风格,他们还是需要进攻锋线为自己创造更多空档,在正面困局中,两个人的能力还是有所欠缺,这也使得地面进攻连续受阻。

    换而言之,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确实掐住了旧金山49人的命脉。

    但是,作为一名依靠着战术布局和睿智博弈在联盟之中站稳脚跟的四分卫,陆恪却清楚地知道一点:烟雾弹,归根结底的目标是在于迷惑对手,但对手放松警惕的时候,隐藏在烟雾弹背后的杀手锏就将登场。

    现在摆在陆恪面前的问题就在于:即使明知道对方的前压防守是烟雾弹,但他却无法准确判断这一次到底是烟雾弹,还是真实操作。稍稍一点点疏忽,第一节比赛的两次擒杀就是最好证明,眼前这支防守组绝对不会轻易错过机会——

    某种角度来说,陆恪可以联想到西雅图海鹰,他们的防守前线就具备了让进攻锋线手足无措的能力。

    但不同之处在于,西雅图海鹰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甚至可以说是傲慢,所以他们很少使用计谋,往往都是硬碰硬的阳光大道,这使得陆恪能够做出一些预判;而亚利桑那红雀的绝对实力则相对不足,这也使得他们必须更加狡猾,利用计谋来完成优势的累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之间就变得暧/昧起来了。

    此时此刻,虽然是二档四码而不是三档转换的进攻,但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也敏锐地察觉到了陆恪的持续节奏变化,比赛场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于是,防守组就再次祭出了今天屡试不爽的烟雾弹,试图混淆陆恪的防守阅读,为防守组赢得更多机会。

    只是,不知道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负责呼喊战术的人是否听说过一句话:同样的套路使用次数太过频繁的话,就容易暴露出破绽来,真正高明的魔术师绝对不会反反复复使用同一套魔术,而是不断衍生出新的把戏,只有这样,才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陆恪知道,即使是再高明的烟雾弹,终究也还是有破绽的,尤其是对方十一名球员联合使用一套烟雾弹,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失误或者纰漏,那么就将成为他的机会,所以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耐心完成防守阅读。

    规律,规律,在如此阵型之中必然隐藏着规律!

    陆恪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为什么安全卫柯蒂斯-泰勒和外线卫约翰-阿布拉汗的站位出现了一个错位?

    准确来说,不是错位,因为阿布拉汗的站位还是基本正常,与两名内线卫的站位保持了一个基本平行的位置,只是稍稍朝着外侧撇了半步左右;但因为阿布拉汗的站位外扯了小半步,这也使得他和内线卫之间的槽位空档稍稍拉开了半步,然后原本应该站在线卫群后面的安全卫柯蒂斯就顺着这条通道,快步上前了,反而是来到了线卫群平行站位的前方一步半的位置,于是就改变了整个防守站位。

    其实,在亚利桑那红雀整个防守组全面上步全面施压的情况下,阿布拉汗和柯蒂斯的站位都不能算是奇怪,更多是充分利用场地,把整个防守阵型的纵向和横向深度都完全打开,制造出更多烟雾弹效果,在足足十名防守球员全部都拥挤在短传区域的情况下,如此站位的偏差就更加不算是什么了。

    但对于陆恪来说却不是如此。

    从第一波攻防到现在,陆恪一次又一次地完成防守阅读,绝对不是在放空脑袋,每次防守阅读都在持续不断地观察对方的防守站位,进行计算与总结。当然,每次防守阵型都如同一盘散沙,根本无法判断整个脉络与布局,但陆恪却坚信着:乱中有序,防守战术绝对不可能如同进攻战术一般天女散花地完全呈现出无序状态,一点一点地,陆恪就能够捕捉到一个规律的流动,只是现在还无法确定是否完全正确,仍然需要比赛的进一步验证。

    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是,阿布拉汗和柯蒂斯的站位变化,这是烟雾弹的组成部分吗?防守组是故意让陆恪察觉到如此站位改变的吗?还是说,陆恪真的捕捉到了亚利桑那红雀防守组烟雾弹式的站位规律,进而发现了漏洞?

    不需要太过钻牛角尖,即使是陆恪,他也不可能算无遗策,竞技体育的战术博弈还是需要进入交战的运动环节来完成对峙,在瞬息万变之中做出调整和选择,这才是比赛的魅力——包括球员自己也无法预测下一秒的变化,这种刺激感将彻底引爆肾上腺素,陆恪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检验自己的想法了。

    “攻击!”

    陆恪当机立断宣布了开球,然后整个进攻组的阵型就形成了左右错位的移动:进攻锋线保护着陆恪朝着右侧横向移动,而所有接球球员出发之后都朝着左侧横向扯动,两条线路呈现出前后交错跑动的格局,把防守组的所有预判全部打乱——

    防守锋线和线卫近距离衔接的纽带就被进攻组的主动变化硬生生扭断了,防守锋线被迫跟着进攻锋线朝着自己的左侧横向移动,而线卫则不得不跟随着接球球员朝着自己的右侧横向移动,原本密密麻麻的短传区域,现在就如同悬崖断裂式的地震一般,横面斩断,防守联动的衔接就被错位开来。

    陆恪的视线朝着自己的左侧快速横扫了一圈,配合着接球球员的跑动方向做出了观察动作,包括马库斯也沿着左侧槽位冲了出去;但陆恪的视线余光却紧紧锁定住了阿布拉汗和柯蒂斯的移动趋势。

    果然!

    此时旧金山49人的右翼站位分别是洛根、博尔丁、塞勒克,由内往外。按照常规对位,身为外线卫的阿布拉汗应该是对位洛根,身为安全卫的柯蒂斯应该是对位博尔丁,而身为角卫的皮特森则是对位塞勒克;但现在阿布拉汗和柯蒂斯完成了换位,于是就变成阿布拉汗对位博尔丁、柯蒂斯对位洛根。

    但开球之后,对位局势就再次发生了变化。

    柯蒂斯留在了原地,没有移动脚步,就好像突然灵魂出窍了一般;阿布拉汗依旧锁定了博尔丁的直线前冲路线,开始快速后撤,整个防守卡位看起来丝毫不像是外线卫,倒更像是安全卫;皮特森则跟着塞勒克的脚步开始后撤,依旧坚守自己的角卫工作。

    那么洛根呢?

    洛根的跑动路线主动迎向了柯蒂斯,但柯蒂斯却仿佛没有看到洛根一般,不为所动;洛根自然不可能停下脚步来防守柯蒂斯,这不是他的任务,他的脚步朝着左侧横向一拐,立刻就在短传区域撕扯出了一个空档,然后内线卫卡洛斯-唐斯比就填补了柯蒂斯的空缺,与洛根形成对位,卡住了洛根横向冲跑的动作。

    此时,旧金山49人的整个左翼都已经堆积了无数球员,进攻球员和防守球员全部都碰撞纠缠在了一起,显得无比臃肿,角卫、线卫、安全卫全部都朝着外接手和近端锋冲了过去,狠狠地形成正面冲撞拦截。

    那么,柯蒂斯呢?他真的犯傻了吗?

    显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