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1391 不是末日
    旧金山49人又输球了。

    在2013赛季,这似乎已经不能够称为新闻了,常规赛第二周客场输给西雅图海鹰的比赛就已经打破了球队跨赛季连胜的势头——并且,那一场失利还演变成为了三连败的开端,以一连串组合拳将卫冕冠军打入谷底。

    但这次情况还是稍稍有所不同:赛季第一阶段的三连败是科林-卡佩尼克担任首发四分卫,而本场失利则是陆恪担任首发四分卫,这也是2011赛季国联决赛之后,陆恪的首场正式比赛失利,这就着实太过不可思议了。

    对于陆恪、对于旧金山49人的其他球员、对于教练组团队,乃至于对于其他球队,这场失利都具有重要意义——那个连续创造奇迹的神奇小子终于出现了疲态,陆恪领军的旧金山49人也不再是无法击败的球队了。

    竞技体育的精神力量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

    当一名球员或者一支球队能够保持不败的时候,无形之中就将产生一种心理压力,这种压力对于竞技双方都是存在的,尤其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胜利者凭借着不败信念往往能够迸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让胜利成为一种习惯;而挑战者则可能产生自我怀疑,“我真的具备了击败他/他们的能力吗?”

    如此压力在比赛进行中往往是持续不断地转移交换的,对阵双方终究有一方将败下阵来,焦点就在于:到底是胜利者率先显露疲态?还是挑战者咬紧牙关坚持到底?

    在魔法解除之前,胜利者总是能够占据上风。信心,在关键时刻往往能够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成为左右比赛胜负的关键。

    但现在,新奥尔良圣徒终于打破了陆恪的不败光环,对于其他三十支球队来说也释放出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既然德鲁-布里斯能够做到,那么我是否也具备了如此可能呢?至少,不败光环的魔力已经出现了破绽。

    千万不要小看一场常规赛的失利,稍稍不注意,这就可能成为整个赛季崩盘的转折点——如此案例着实数不胜数,甚至每年都会上演。那么,这场失利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又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赛后新闻发布会之上,新奥尔良圣徒和旧金山49人两支队伍都成为了瞩目焦点,尤其是客场作战的后者。

    新闻发布厅现场熙熙攘攘地拥挤了超过三百名媒体记者,彻彻底底地水泄不通,汹涌的人群甚至一路蔓延到了走廊之外,发布厅大门干脆就关不上了,却依旧抵挡不住记者们的热情与癫狂,还有记者们持续在附近晃荡着,如同豺狼一般询问着,“斑比现身了吗?”

    延续了两个赛季的不败光环终于消散,对于任何一名球员任何一支球队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巨大遗憾,不可否认地,记者们都在期待着戏剧化的场面,如果能够捕捉到某位球员的大型崩溃现场,那才是真正地赚到了!

    因此,记者们一窝蜂地都来到了客队新闻发布厅,如同三好学生一般正襟危坐地等待着新闻发布会的开始,但期待狗血的八卦之心已经按耐不住地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以至于现场涌动着一股奇妙的欢乐气氛:如此期待着一支球队输球,这在联盟里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了。

    但记者们注定要失望了。

    不要说大型崩溃现场了,就连嘴炮都没有。

    球员们似乎已经在更衣室里完成了情绪整理,再次登场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个个都已经冷静了下来,以客观的视角看待这场失利,“表现更加优秀的那支队伍赢得了胜利”,陆恪的回答堪称是官方样本;而对于不败光环的落幕,球员们也心胸豁达地表达了想法。

    “没有人可以永远胜利。一场比赛的对阵双方终究还是要决出胜负,有人赢得胜利,那么就有人必须面对失败,这不是世界末日。对于我们来说、下一周的下一场比赛又是一个全新开始,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

    上述这番话作为回应,着实是再恰当不过了,但问题就在于,这不是陆恪的回答,而是马库斯-林奇的回答,这就显得意味深长了。可以看得出来,短短的更衣室休息时间,这支刚刚遭受了沉重打击的球队快速完成了休整,并且再次振作了起来,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衣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现场所有记者脑海里的共同问题。

    可惜的是,旧金山49人根本没有分享更衣室秘密的打算,就连内部人士的消息渠道也没有打听出一个所以然来,记者们也只能自己凭空想象了。

    旧金山49人客场输给了新奥尔良圣徒,迎来了赛季第四场失利,五连胜势头终止,即使没有陆恪不败光环的噱头,这场强强对决的结果也是本周重要新闻之一,但新闻所衍生出来的余波却远远低于预期,没有能够制造太多波澜,很快就悄无声息地平复了下去。

    然后,常规赛第十一周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现在,是时候把失利暂时放在一边,把目光投向第十二周的比赛了。这就是常规赛,一周接着一周,一场接着一场,一路没有刹车地朝着超级碗狂奔,在冲过终点之前,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把比赛进程停止下来,即使是“陆恪输球”也不能。

    又是一个周二。

    早晨,陆恪五点准时起床,按照惯例,沿着别墅门口的山丘坡道一路慢跑,结束了固定套路的万米变速跑之后,回到家中,按部就班地结束沐浴结束早餐,然后就驱车前往烛台公园了。

    虽然系统正式进入了休眠状态,但过去三年时间里,陆恪已经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训练计划,即使没有系统的监督,他也已经形成了惯性,生物钟和身体肌肉准时准点地提醒着他接下来应该进行的训练。

    当然,训练内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实力的成长,因为风格的变化,因为伤病的影响,每周每周的训练内容都在做着相对应的调整,除了万米变速跑和瑜伽之外,现在的训练计划已经截然不同了。

    整个生活习惯的形式和训练方式的框架,这些看不到的间接影响却是系统留在陆恪身上最深刻也最重要的烙印。

    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失利,身心俱疲,那种空虚感和疲惫感都前所未有地汹涌,在陆恪短短的职业生涯里,这还是首次出现的情况;但经过周一的调整之后,陆恪就重新回到了轨道上,一场失利不是世界末日,他们需要为下一场比赛开始做准备了。

    训练,对于陆恪来说,就是最好的疗伤方法。

    抵达烛台公园之后,陆恪轻车熟路地进入更衣室,更换了一套训练服,紧接着就开始了早晨的第一阶段恢复训练。

    本赛季,陆恪先后经历了两次伤病,现在也仍然在应对着手臂拉伤的困扰,这也使得他的训练内容发生了诸多改变,力量训练、有氧训练、柔韧训练以及带球训练的比例都发生了变化,就连热身训练也做出了调整。

    比如说过去一周时间里,为了避免手臂伤势加重,同时也为了更好适应比赛强度,在热身阶段就需要让身体上肢能够完全活动开来,安德烈-理查森专门为陆恪制定了一系列手臂以及上身的热身动作,每天他都必须花费额外的四十五分钟来循序渐进地让手臂肌肉适应比赛强度。

    这也再次证明了,伤病才是每一位职业球员的最大敌人,必须小心应对。

    离开更衣室,陆恪朝着健身房的方向迈开了脚步。深秋时节的清晨依旧看不到朝阳的影子,整个训练场都笼罩在一片肃穆的雾霭之中,萧索之中带着些许落寞,但清晨时分的露水夹杂在空气里扑面而来,却总是能够让人精神抖擞起来。

    陆恪很喜欢此时的训练场,虽然很多时候都只有他一个人,但恰恰如此,让他产生了一种独占整个训练场的惬意,仿佛这就是他的天地。那种静谧,总是能够让人想起烛台球场齐声呐喊时的汹涌和激昂,但睁开眼睛,看台上却空无一人,那种对比总是非常奇妙。

    此时,静谧之中却隐隐传来了琐碎声响,并不明显,只是息息索索的杂音而已,有点类似清扫落叶时的响动,但细细分辨,却又有所不同。听声音,似乎是从训练场方向传来的。

    这并不稀奇。

    因为陆恪的存在,他总是以身作则地积极投入训练,球队的替补球员们和落选新秀们也格外积极主动。不少人都采用了陆恪的训练时间表,早早地前来烛台公园训练,偶尔,陆恪还会加入他们的行列,一起训练。

    不过,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确保球队日常训练质量的前提下,在确保战术手册的学习不会拖后腿的前提下,每天还坚持五点起床进行自己的训练,这着实太恐怖了——尤其是战术手册的学习。

    人们之所以称呼陆恪为训练狂人,不仅因为他能够自己安排训练,而且还能够整个赛季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除了陆恪之外,估计也只有JJ-瓦特能够整个赛季都如此高强度地完成训练了。

    所以,破晓时分的训练基地,大部分时候都只有陆恪一个人。

    今天陆恪似乎又有了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