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1145 最后时刻
    “罚进了!”

    “贾斯汀-塔克实现了自我救赎,为巴尔的摩乌鸦踢进了这一记四十七码任意球,再次将比分差距拉开!上帝,哦,上帝!还有什么能够比这样一场跌宕起伏的比赛更加精彩呢?”

    “在这一波进攻中,乔-弗拉科与外接手安匡-博尔丁的连线,完成了三档八码的转换,但吉姆-哈勃却提出了红旗挑战,他认为博尔丁距离首攻线还有一段距离;裁判通过录像回看之后,证实了吉姆-哈勃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巴尔的摩乌鸦就陷入了四档数英寸的局面。”

    “如此局面是否有些耳熟?”

    “约翰-哈勃也同样选择了强打四档,千钧一发之际,乔-弗拉科与托雷-史密斯的连线成功地完成了四档转换,将进攻延续了下去,却终究还是再次遭遇三振出局,最终由贾斯汀-塔克来完成收官,四十七码的任意球,顺利踢进!”

    “意外!意外!还是意外!”

    “这场比赛现在已经出现了太多太多意外,现在,在这场超级碗对决中,巴尔的摩乌鸦重新抢占了上风,牢牢地掌握了胜利的主动权,不仅仅因为比分是’35:41’领先,更重要的是,现在比赛时间只剩下最后三十九秒了。”

    “同时,旧金山49人只剩下最后一次暂停了。所有的几率都已经朝着巴尔的摩乌鸦蜂拥而去,那么,陆恪还能够创造奇迹吗?”

    刚刚这一波攻防,巴尔的摩乌鸦依旧表现出了绝佳状态,两分钟官方报时暂停之后,连续利用跑球来消耗时间,迫使旧金山49人不得不使用暂停来阻止时间的流逝——否则根本不需要等到贾斯汀-塔克登场,比赛时间可能就已经消耗完毕,那么“35:38”的比分就将保持到终场,由巴尔的摩乌鸦赢得超级碗。

    现在,场上比分来到了“35:41”,旧金山49人足足落后六分,除了达阵别无选择。

    尽管比赛时间只剩下最后三十九秒,尽管旧金山49人只剩下最后一次暂停,这意味着,稍稍一个不注意就可能全盘皆输,甚至还意味着,陆恪可能需要尝试“万福玛丽”;但至少,他们还拥有一次尝试的机会。

    特勤组开球,旧金山49人选择了安全接球,作为回攻手的AJ-詹金斯没有回攻。因为此时此刻的回攻只是浪费时间,只会让球队陷入更加可怕的境地;安全接球之后,旧金山49人就将从二十码线之上开始进攻。

    再次登场,陆恪快速瞥了一眼进攻倒计时的计时牌;而后,陆恪就抬起视线看向了自己的进攻组队友们。

    陆恪没有多说什么励志的话语,现在任何语言都只是画蛇添足而已,他只是用坚定不移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十位进攻组小伙伴们——整个漫长赛季的所有努力和坚持,现在就集中在这最后三十九秒之中,成王败寇,就是如此简单,什么全胜赛季、什么常规赛MVP,刹那间都将灰飞烟灭,现在只有这三十九秒是重要的!

    那犀利而强硬的眼神,就是最好的集结号。

    “我已经准备好达阵了,有人还是不太确定吗?”陆恪的视线逐一看向了自己的队友,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是用坚定的眼神给予回应,从进攻锋线到外接手,从近端锋到跑卫,无一例外,最后陆恪点点头,“那么,这一档进攻我们这样做……”

    陆恪快速完成了战术布置,而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正中央,队友们的手掌也陆陆续续重叠了上来,“让我们铭记:我们是!”

    “九人!”

    “我们是!”

    “战士!”

    “战斗!战斗!战斗!”

    简短有力的战斗口号保持了专注与力量,再次让热血沸腾起来,而后进攻组所有战士们就快速完成了列阵,摆出了一个非常怪异的阵型——

    左翼清空;右翼囤积。

    四名接球球员全部都站在了右翼:最为内侧的克拉布特里,与进攻截锋艾利克斯-布恩并肩而立,但脚步稍稍落后了半步;洛根就站在克拉布特里的右手边,约莫间隔半步、落后半步;再过去三码,吉恩的站位与弗农基本保持平行;又过去三码,莫斯也横向平行站立。

    虽然三名外接手和一名近端锋全部都站在了同一侧,但站位却没有完全分散开来,而是其中在了右翼的内侧和中间区域,稍稍内缩,整体看起来,不像是散弹枪,更像是火箭炮,将所有火力都捆绑起来,集中地朝着单一方向发射,制造出最大的破坏力。

    唯一的例外就是跑卫马库斯。

    马库斯和陆恪并肩而立,他的站位则站在了左翼,不过,他和陆恪之间的距离也就区区两码而已,整个人的身型都隐藏在了进攻锋线左侧的两个大块头后面,依旧凸显不出左翼有任何形式的接球站位。

    古怪,非常古怪。

    但问题就在于,所有人都知道旧金山49人进攻组的跑动路线绝对不可能中规中矩,如此古怪的阵型又到底有什么猫腻呢?

    虽然巴尔的摩乌鸦防守组非常希望识破陆恪的战术布局,甚至是故意在自己的右翼、对手的左翼留下一名球员盯防,以防万一;但他们却不能冒险,因为另外一侧囤积重兵的格局着实太过明显太过突出,绝对不能视而不见。

    于是,防守组却做出了相对应调整。

    防守前线只留下了三名防守锋线球员冲传,两名外线卫分别站立在两侧,但脚步都稍稍落后了一码——他们还是留下了外线卫科特尼-厄普肖镇守49人的左翼,厄普肖可以对位马库斯,也可以应对其他意外。

    其他球员们,两名内线卫、两名角卫和两名安全卫,各自站位一层一层地铺陈开来,但整体重心也全部偏向了乌鸦队的左翼,与49人的接球球员针锋相对,却依旧保持了自己在中央区域的防守能力。

    这已经是巴尔的摩乌鸦防守组所能做出的最大调整与妥协了。

    陆恪开始准备开球,但随后他就站立了起来,改变了自己的进攻战术:洛根离开了自己的本来位置,来到了右翼最外侧,脚步距离边线也就只有两步远而已,但他的平行站位却保持了原本的状态,依旧落后于莫斯和吉恩。

    现在,整个进攻阵型就散落了开来,火箭炮重新回归了散弹枪,这也是旧金山49人多线路进攻阵型的常态,连续两个常规赛赛季最为常见的阵型之一,但巴尔的摩乌鸦防守组的不确定反而逐渐扩大了——

    熟悉也紧张,陌生也紧张,这着实是进退两难。

    角卫科里-格拉汉姆移动了自己的脚步,本来是对位盯防莫斯的,现在则对位盯防洛根,得益于线卫群的功能多变性,乌鸦队防守组的变化也是数不胜数,往往能够移动一枚棋子就改变整个防守布局。

    没有紧张,也没有忐忑。

    陆恪随后就直接宣布了开球,仿佛这就是常规赛之中再普通不过的一次开球了。

    “攻击!”

    巴尔的摩乌鸦防守组率先选择了变阵——约翰-哈勃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智慧,面对旧金山49人的变阵,他们选择了主动出击,足足七名球员展开冲传突袭。

    三名防守锋线和四名线卫联手上步冲击,以绝对人数优势撕开了口袋保护,开球瞬间就已经切入了口袋之中,不管阴谋还是阳谋,只需要掐断四分卫的进攻枢纽,就能够在防守之中占据上风。

    事实也是如此。

    进攻组的四名接球球员同时前冲出击,眼花缭乱的跑动路线遍布了短传、中传以及长传等不同区域;但防守组的四名二线球员则一对一地完成了防守卡位,第一时间就瞄准了自己对位防守的球员,亦步亦趋地完成盯防。

    至少,陆恪没有办法在开球瞬间就寻找到短传空档,继而为防守前线的施压乃至擒杀四分卫制造更多机会。

    现在就可以看到,整个进攻锋线口袋风声鹤唳、岌岌可危,陆恪才刚刚宣布开球,腥风血雨就扑面而来,即使他本来就站在手枪阵型之中,距离进攻锋线约莫四码,但防守前线却瞬间就推搡着进攻锋线前进四码,将口袋空间完全吞噬。

    后撤步。

    后撤步。

    陆恪正在连续后撤步拉开空间,连连后撤了五码,但还是可以感受到那股血腥之气正在自己的皮肤表面狂舞,他只来得及抬起下巴横扫一下全场,根本没有时间进一步判断进攻和防守的对峙站位,紧接着就捕捉到进攻锋线口袋被撕破的裂缝。

    “五名进攻锋线VS七名防守前线”。

    绝对人数优势让巴尔的摩乌鸦在对峙之中占尽上风,进攻锋线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是视线余光快速一扫就可以看到三抹白色身影快速快速地朝着自己冲撞过来,右侧一名、中央两名,三名球员形成了一个半月形的包围圈,脚步前前后后地快速推进。

    警报,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发出了警报,短短五码距离对于防守前线球员来说也不过是眨眼的事情,陆恪必须提前做出反应,否则等他们杀到的时候,就为时已晚了。

    没有任何迟疑,陆恪就在脑海里呼唤出了特殊技能——

    “子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