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1143 悬念回归
    “达阵!”

    “经过裁判反复录像判定,旧金山49人的十九号外接手泰德-吉恩接球成功,完成达阵!刚刚出现的三次黄旗犯规全部都是指向防守组的,因为达阵成功,犯规清零,于是,旧金山49人就再次斩获了达阵!”

    “精彩!真的是太精彩了!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巴尔的摩乌鸦的跑卫雷-莱斯意外出现掉球,让旧金山49人进攻组能够从端区前沿二十五码线之上展开进攻。关键时刻,乌鸦队防守组终于如梦方醒,以强硬的防守完成了三振出局,没有让49人进攻组的强势延续下去。”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49人将选择任意球迫近比分的时候,他们却选择了强打四档,面对四档数英尺的转换机会,陆恪放弃了地面进攻的突破,而是以一记约莫二十五码左右的长传找到了端区左上角的死角,由泰德-吉恩完成了关键接球,斩获达阵!”

    “大胆!冒险!细腻!准确!高效!”

    “现在这支旧金山49人进攻组再次让人们感受到了2011赛季的风格,关键时刻的爆发力重新将比赛主动权抢了回来!比赛的精彩程度超出了想象,胜负悬念回来了,是的,虽然旧金山还有附加分没有完成,但现在就可以正式宣布了,比赛的悬念已经回归!”

    “旧金山刚刚斩获了达阵之后,现在场上比分差距就已经回到了一记达阵之内,而比赛时间还剩下了九分二十一秒,球权来到巴尔的摩这一边,这也意味着,两支球队重新回到了起跑线,胜利和失败的可能性基本相同——巴尔的摩依旧稍稍占据上风,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情况正在变得微妙起来,接下来一波进攻,巴尔的摩依旧无法得分的话,那么情况还将更加微妙。悬念,悬念,即使不需要我来进一步分析,各位观众都可以感受到,现在的比赛走向充满了无数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巴尔的摩还是旧金山,他们都必须脚踏实地地专注在自己的比赛之上,否则剩下的九分钟比赛时间转眼就会消失的。”

    “哇哦,今晚超级碗最精彩的时刻现在才刚开始!”

    “等等!”

    “等等等等,旧金山49人选择了两分转换,哇哦,吉姆-哈勃真的是大胆!但事实上,这并不意外,刚刚选择了强打四档,现在又选择了两分附加分,停电归来之后,吉姆-哈勃展现出了强硬而强势的追分势头,这应该是预料之中的选择。”

    选择两分转换,这不是放手一搏,而是顺理成章。

    陆恪与吉恩连线达阵之后,收获六分,场上比分暂时来到了“33:38”。

    如果按部就班地选择一分附加分,阿肯斯罚进之后,比分也仅仅只是“34:38”,落后四分,还需要一记达阵才能够完成逆转,否则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诸流水。

    但如果选择两分附加分,成功了,比分就是“35:38”,落后三分,只需要一记任意球就可以追平比分;失败了,比分差距则维持在五分,同样也是一记达阵才能够取胜的局面。

    当然,更进一步思考的话,假设乌鸦队接下来一波进攻取得了任意球,那么49人现在选择一分附加分还是两分附加分、成功还是失败,连锁反应就更加明显了;不过,如此短短时间之内,自然不可能把每一种可能都纳入考量范围,选择两分更多是一种持续施压的决定,而不是冒然赌博。

    于是,旧金山49人进攻组再次完成了列阵,站在端区前沿两码线之上。

    49人进攻组清空后场,摆出了全面传球的姿态,左翼是克拉布特里和高尔,右翼是弗农、洛根和莫斯,五个接球点一字排开——如此阵型更像是长传进攻的列阵,对于两分附加分来说,反而是显得太过冒险了一些。

    不过……旧金山49人选择冒险战术的时候还少吗?

    唯一稍稍不同的是,左翼的高尔和右翼的弗农都与进攻锋线并肩而立,这使得整个口袋保护球员多达七人,这使得整个进攻阵型还是稍稍厚重了一些,不至于让四分卫完全暴露在防守前线的目标范围之内。

    “攻击!”

    二十号安全卫艾德-瑞德始终保持了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后置的左脚持续不断地轻轻点地,如同发动摩托车一般,预热着自己的引擎,然后就踩着一个奇妙的节奏,在陆恪宣布开球之前就抢着节拍启动。

    这是顶尖球员的一种本/能,其实就是百米赛跑的抢跑。如果能够踩准裁判发令枪的声音,那么就能够在起跑阶段抢得先机;但如果没有踩准,那就是抢跑犯规了。

    这一次,瑞德抢跑成功了,左脚才刚刚完成蹬地、右脚还没有来得及发力上前,陆恪的开球口令就刚好宣布了,紧接着他就如同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裁判没有投掷黄旗,这意味着瑞德已经占据了上风。

    果然,进攻组这一次的高尔和斯坦利都慢了半拍,没有能够第一时间进行补防,瑞德的脚步就已经从进攻锋线外侧横向内切,整个人高高跳跃起来,如同小飞鼠一般展开了翅膀,将陆恪的视线完全遮挡住,并且狠狠地冲撞了过去。

    因为瑞德的抢节拍着实太过巧妙,就连陆恪都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双手才刚刚完成了接球,脚步都没有来得及调整,紧接着视线余光就捕捉到了一抹白色身影,如同龙卷风一般朝着自己扑面而来,似乎已经可以捕捉到对方的呼吸了。

    大脑甚至没有时间召唤特殊技能,陆恪只能根据自己的比赛本/能,条件反射地朝着左翼的端区前侧将橄榄球传送了出去。

    橄榄球才刚刚脱手,指尖还残留着皮革的粗糙颗粒,紧接着瑞德整个人就狠狠地冲撞过来。

    陆恪根本没有时间观察橄榄球的弧线,世界天旋地转,一股懊恼和愤怒的情绪就在脑海深处滋生起来:

    同样,进攻组摆出了迷魂阵,防守组也同样摆出了迷魂阵,两支球队都在互相欺骗对手。之前始终是旧金山49人占据了上风,但两分附加分的凶险就在此刻发挥到了极致,因为防守组能够将整个端区完全覆盖,同时还具备了随时上步突袭的能力——

    此前巴尔的摩乌鸦至少三次使用了线卫和角卫、安全卫打乱防守角色的战术,利用角卫或者安全卫来完成突袭四分卫的指责,而线卫则后撤完成防守,但陆恪全部都惊险地逃过,而且还更进一步地完成了推进;但这一次,同样的战术却终于让乌鸦队得逞了一次。

    归根结底,还是双方对峙之中的状态渐渐来到了同一个水平线上。从刚刚的二十五码线开始进攻,就可以看得出来,防守组将进攻组逼迫到了四档局面,同时还差一点就完成了达阵防守;现在来到了两分附加分转换,防守组就真正地掐断了陆恪的传球路线。

    该死!

    陆恪暗暗地咒骂一声。

    瑞德的飞扑并不凶狠,但覆盖面积足够,直接就将陆恪扑倒在地,两个人顺势就地打滚,保护自己,而后陆恪就看向了自己的传球方向,找到了克拉布特里——

    欢呼!

    克拉布特里正在欢呼!

    怎么回事?

    难道,两分转换成功了?

    ……

    “攻击!”

    陆恪宣布开球的瞬间,站在左翼外侧靠近边线位置的克拉布特里就朝着正前方快速冲刺,以自己的身体顶撞着角卫克雷-威廉姆斯,不依不挠地持续前进着。

    事实上,从开球线到端区不过两码而已,两个大步就已经站在了端区之中,但克拉布特里的脚步却没有停顿,以自己短短的助跑能力持续往前冲撞,用肩膀卡住了克雷的身体,迫使克雷不得不快速后撤步来调整脚步,否则就将直接被掀翻。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纠缠地切入了端区中央地带,然后克拉布特里就突然发力,将整个人的身体都叠加倾轧了上去,强制性地让克雷连续两个后撤步来调整自己的身体重心,但克拉布特里却早早地做好了准备,顺势推开克雷,借助反作用力转过身。

    然后,克拉布特里就看到了传球。

    等等,这是什么传球?

    整个传球弧线明显过高,按照如此抛物线传送,就将直接传到端区之外,这对于陆恪的传球准度来说绝对是大失水准,显然是遭受到了严重撞击情况下的出手;但陆恪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手腕控制,出手瞬间的柔软和坚韧往往能够将橄榄球控制在一个不太离谱的安全区域之内。

    就好像现在。

    克拉布特里深呼吸一口气,整个人就直接原地腾空跳跃起来,身体舒展到了极致,如同素手摘星辰一般,在橄榄球飞行轨道的半路之上,将橄榄球拦截下来,依靠自己的右手轻轻一拨,而后左手跟上,就这样控制住了橄榄球。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肌肉和骨骼正在爆裂作响的声音。

    紧接着,身后就传来了克雷冲撞的强大力量,但克拉布特里就气沉丹田,利用地心引力的牵扯将自己完全拉拽下来,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双脚着陆。

    停顿。瞬间。

    下一刻,克拉布特里和克雷就彻底失去了重心,双双朝着边线之外扑了过去,但……两分转换依旧完成。

    “3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