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1041 正面破局
    西雅图海鹰的防守重心是什么?地面防守,这不是一个困难的答案。

    如果想要打开局面,四分卫到底应该如何应对?要么就学习西雅图海鹰的进攻组,以多名顶尖跑卫来完成轮番冲击,不断破坏防守组的节奏;要么就如同陆恪上半场的战术布局,模糊跑球和传球的界限,持续不断地改变进攻节奏。

    现在,陆恪正在展示第三种可能。

    旧金山49人进攻组以双近端锋的姿态摆出了传统的二乘以二阵型,右侧是吉恩和洛根,左侧是克拉布特里和弗农;另外,高尔和陆恪以变化版的手枪阵型横向平行站立,两个人之间约莫距离四码左右,这使得高尔的位置隐隐落后于吉恩的站位,勉强可以算是一条直线之上。

    手枪阵型本来就是可以传球也可以跑球,现在高尔的站位更是暧/昧,如同一枚额外的棋子般默默地站在了一个特别的位置上。

    “攻击!”

    陆恪宣布了开球,高尔的脚步在原地小碎步调整起来,那蓄势待发的启动冲劲始终蕴含在肌肉之中,看起来就像是一支优雅的豹子,正在伺机而动。没有冒然前进,也没有左右晃动,看起来就像是彻底脱离进攻战术之外的棋子。

    有猫腻!

    西雅图海鹰的中线卫鲍比-瓦格纳死死地盯着高尔的一举一动,高尔没有轻举妄动,他也没有轻举妄动,他的唯一任务就是掐死跑卫的所有推进可能。有什么地面进攻的手段,尽管放马过来,他不会失误,他绝对不会失误!

    慢了约莫半拍一拍的节奏,在整个快速的比赛过程中,就是一个放慢节奏的变化,然后就可以看到高尔朝着陆恪所在的位置横向移动起来,他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一边移动一边观察,似乎正在持续不断地寻找着推进空间。

    瓦格纳依旧没有着急,保持着重心的稳定,视线紧随着高尔的动作而移动,但肌肉却已经开始紧绷了起来,随时都可以出击。

    高尔看起来就像是一辆横向移动的高速列车,他的移动脚步和动作着实太过凶狠,即使想要忽略都困难;同时,陆恪迟迟没有传球,甚至没有大范围地移动脚步,始终在原地小范围地调整自己的身体,稍稍退后了两步——

    所有的所有看起来就像是一次延迟的跑球战术:等待接球球员跑动路线,将防守球员的位置往后推进,制造出一片提供跑卫肆意驰骋的空间。

    ……

    西雅图海鹰的防守战术依旧延续了上半场后半段的格局:四名防守锋线和一名中线卫展开地面防守;两名角卫和两名安全卫展开二线防守;最后是两名外线卫,他们作为地面防守的补充,并且伺机完成短传区域的传球防守。

    现在就是如此。

    开球之后,站在左翼内侧的弗农-戴维斯和站在右翼内侧的泰德-吉恩,两个人双双沿着深远区域快速而凶猛地推进,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地就冲出了五码之外,并且还在持续朝着更加远端展开直线打击,双箭头的声势着实骇人。

    但中央腹地地带却显得相对薄弱。

    两名角卫负责对位防守外侧的两名球员,而负责防守内侧接球球员的两名安全卫则站位靠后——凯姆-钱塞勒正在快速收网,厄尔-托马斯则单独置后,这也意味着钱塞勒一个人需要面对两名强力接球球员的冲击,两名外线卫的防守位置就变得至关重要起来了。

    五十六号勒罗伊-希尔和五十号K-J-莱特。

    因为弗农和吉恩的重跑势头着实太过凶猛,希尔和莱特第一时间就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开始后撤展开防守;但紧接着就可以看到滞后反应的高尔,两个人的脚步都稍稍有些迟疑,随后高尔就开始横向移动了。

    延迟跑动战术。

    这个想法几乎同时出现在了每一位西雅图海鹰防守组球员的脑海之中。因为希尔和莱特的持续后撤,现在短传区域已经清空出了六码、七码左右的空间;同时,希尔和莱特还在跟随着弗农与吉恩的脚步持续后退。

    就在这时,陆恪和高尔的脚步交汇了。

    电光火石之间的思绪涌动,希尔和莱特双双停住了脚步,如果陆恪选择传球,他们的身后还有钱塞勒和托马斯作为接应,他们也可以及时转身与队友形成包围圈;如果陆恪选择高尔来跑球,他们就将快速回位,加入瓦格纳和其他队友的行列构建地面堡垒。

    于是,希尔和莱特的视线都双双落在了陆恪身上,没有冒然上前,而是停留在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肌肉保持紧绷、神经保持活跃,一触即发。

    ……

    就在高尔横向移动到了陆恪的身前时,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完成了交叠,高尔掩护住了陆恪的位置,然后陆恪就抬起了右手,以一个小小的上步动作完成了传球。

    不是假动作,就是传球!

    描述起来似乎非常漫长,但其实整个过程也就是两秒左右的时间——高尔延迟启动,而后横向移动,与陆恪完成交错,陆恪传球;同时,希尔和莱特对位防守弗农与吉恩,而后停顿脚步,视线落在了陆恪身上。

    进攻锋线和防守锋线依旧在狠狠地撞击着彼此,没有能够分出胜负,但陆恪就已经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传球。

    这不是一次跑球战术,而是一次传球战术!

    西雅图海鹰防守组顿时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判断失误,陆恪和高尔以假乱真的掩护动作完全吸引了防守组的注意力,希尔和莱特立刻重新启动,双双朝着后方移动,试图完成防守,但他们的脚步却根本赶不上橄榄球的速度,身体还没有启动,橄榄球就已经如同火箭一般越过了他们的位置。

    子弹传球!

    陆恪的一手长传享誉联盟,彩虹传球的弧度控制和角度掌控令人惊艳,现在甚至已经超越了阿隆-罗杰斯,成为了联盟之中最具威胁的长传范本;但人们却忘记了,陆恪同样具备着强力子弹传球的能力,短传和中传区域都可能瞬间抵达,堪称是攻城利器。

    这一次,陆恪就选择了子弹传球。

    莱特快速转过头,对整个后场的局势做出判断,但视线余光却捕捉到了惊人的一幕:三名进攻球员对阵两名防守球员!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二对二”的局面,怎么突然之间旧金山49人就拥有了人数优势?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突然出现的球员是……十五号。

    什么,十五号?

    ……

    “攻击!”

    克拉布特里没有将自己的前冲速度提升起来,他做出了快速冲跑的动作,但仅仅只是“看起来”而已,其实速度根本没有提升起来,不仅没有提速,而且还在竭尽全力地控制速度。

    克拉布特里的冲跑势头让对位防守的角卫布兰登-布朗纳条件反射地开始后退,希望能够在防守之中抢占先机;但事实上,克拉布特里仅仅前冲了三码、四码左右,而后就一个内切,沿着一个六十度角的放射线,大步流星地朝着中央地带持续冲刺。

    克拉布特里的突然边线制造出了节奏错位,布朗纳没有能够第一时间跟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慢了半拍,这为克拉布特里赢得了提速的空间。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瞬间就超过了停止跑动的外线卫希尔,但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完全没有理会希尔停下来的具体原因,只是视线余光捕捉到了一抹残影,而后就飞快地切入了中央地带,右脚猛地发力,一个支撑停顿,紧急刹车之后就完成了方向调整,正对着球门开始直线冲刺。

    正前方不远处,约莫十码之外,就可以看到弗农和吉恩两个人的背影。

    弗农主动迎向了钱塞勒,而吉恩则持续前冲迎向了托马斯,两两对应之后,成功地将安全卫的防守位置死死地卡住。

    克拉布特里看到了推进空间。

    克拉布特里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陆恪到底是怎么完成计算的,但事实就是,身后的两名外线卫和身前的两名安全卫都似乎被固定住了,他们之间制造出了一个约莫十码的腹地,如同露出了没有任何防守的肚皮的猫咪,就这样大喇喇地躺在地上。

    这将是他驰骋的空间!

    于是,克拉布特里就开始持续往前推进,眼看着自己的脚步又持续往前冲出了五码左右,现在距离开球线已经有了十五码左右,他的视线余光已经可以看见球场两侧标注“三档”的立牌了,然后他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

    几乎是转身的同时,橄榄球就如同子弹一般正面飞窜了过来。

    克拉布特里距离自己的巅峰状态依旧有段距离,但比起赛季中段来说已经复苏了许多,他的转身速度还是稍稍慢了一些,没有能够完全转过来,只能以侧身的方式迎接来球。

    不过,陆恪的传球依旧控制精准,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的胸口位置,只需要抬起双手做出一个接球手势,橄榄球就这样稳稳当当地钻入他的掌心!